•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四章 去禁毒大队说情
  • 第三十四章 去禁毒大队说情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种江湖上的场面话刘汉东听的多了,他和一般混社会的大哥不一样,靠的不是兄弟多,而是人够狠,遇事自己就能摆平,所以只是一笑置之,没往心里去。www.00ksw.org

        马伟可不这样想,他是铁了心要搭上刘汉东这条线的,其实两人早有交集,只不过未曾深交,前几年马伟就在近江道上打出了名气,人称小马哥,经常惹事生非,派出所进了好几次,拘留所也蹲过,因为讲义气,够朋友,公司上下都佩服他,领导也卖他面子,所以混的不错,自我感觉良好。

        从本质上马伟和刘汉东是一类人,但马伟的江湖气更重,并且自认是一方大哥,去年刘汉东救了他的女朋友朱玲玲,马伟很感谢他,也曾邀请刘汉东喝了几次酒,流露出让刘汉东跟自己混的意思,不过刘汉东也是个心高气傲的,有酒就喝,没事也不主动联络,时间一长,关系也就淡了。

        但现在不同了,自打刘汉东把张宗伟干死,把詹子羽废掉之后,江湖地位扶摇直上,现在属于一线人物,两人之间拉开了档次,马伟心里那点小小的骄傲也都随风而去了,他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如果把自己放在刘汉东那个位置,早让人弄死了,所以由衷的敬佩东哥。

        他喝多了酒,话也敞开了说:“东哥,你现在也是南关一哥了,怎么还替人家开车?这不行啊,手底下得有一把子弟兄,弄几个生意才像话。”

        南关是近江老户的说法,就是城南一带,龙开江也曾提过,花火这一片目前缺乏有分量的大哥级人物,刘汉东应该顶起来。

        刘汉东来的晚,酒还没喝透,笑问:“你觉得干什么生意好?”

        马伟说:“最来钱的肯定是房地产,咱资金不够玩不起,那就跟着开发商喝点汤,南关这些工地,咱给他吃下来,土方必须归咱们做,不服就打,半年下来绝对发财。”

        刘汉东说还有呢。

        “还有就是开酒吧,请几个DJ,弄一帮小妞在里面摇,再来点粉儿、冰的耍着,生意绝对好。”

        刘汉东说我不喜欢这个,还有什么生意最赚钱。

        马伟挠挠头:“那就只有开出租车公司了,弄百十辆车,汽油修理保养工资全都不要你管,每月光收份子钱就几十万,一年就几百万,***比抢银行还挣钱。”

        刘汉东有种感觉,所有的生意都是有色彩的,房地产就是浓浓的土豪金,纯属资本运作,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土方生意就是纯正的社会黑,只有混江湖的滚刀肉才能玩,KTV也黑,不过少了好勇斗狠的戾气,多了一分风骚时尚,都不是自己喜欢的行业,而出租车公司则是蓝绿相间的正儿八经的运输服务企业,属于正当行业。

        他说:“可以考虑一下。”

        马伟眉飞色舞:“太他妈好了,东哥开公司我拉一帮弟兄过去帮忙,绝对都是技术好的老司机。”

        刘汉东心说你这帮伙计都凶神恶煞跟混社会的一样,拒载绕路漫天要价都是你们这帮货,我真开公司还真不敢要你们,当然嘴上却客气道:“那必须的。”

        阚万林也说:“还有我那帮兄弟,也给东哥帮忙去。”

        刘汉东暗道你们开黑车的更不堪,有人连驾照都没有就敢上路,半夜拉个女客,意志不坚定就琢磨着劫财劫色,断然不能要,真开出租车公司,要的是张爱民那样本份老实的司机师傅。

        喝完了酒,众人醉醺醺的不能开车,用对讲机唤来几辆出租车,开去金樽KTV继续进行,进门的时候前呼后拥,让刘汉东充分感受到了当大哥的威风,江浩风还特地来到包厢和大家喝了三杯酒,给足了面子。

        “最近没人闹事吧?”刘汉东问他。

        “必须的,以前是他们不知道,现在出来混的基本都知道金樽是东哥在管理,没人敢闹,有不识相的,小雷就办了。”江浩风说。

        火雷俩毕业后一直没找到正经工作,就在外面瞎混,玩摩托泡马子,得亏他家里还有点钱养的起,经刘汉东介绍在金樽当了个安全副主管,工资不少,还能随便玩,可乐坏他了,不过小伙子办事还算尽职,金樽最近很太平。

        喝酒唱歌,不亦乐乎,刘汉东出去撒尿,路过一间包房,不经意瞥见里面的人正拿着冰壶溜冰,他干过一段时间的禁毒警察,对这个很敏感,当场就踹门进去了,喝道:“怎么跑这儿溜冰来了!”

        屋里的人并不害怕,而是大喊雷哥,附近服务员听到,赶紧跑过来劝,说这是东哥,雷哥的大哥,客人们这才紧张起来,乖乖的站好,说我们就玩玩,不当真的。

        火雷闻讯赶到,向刘汉东解释说这都是我的朋友,来捧场的,刘汉东扫视一下众人,都是二十出头的男孩女孩,穿的华丽夸张,桌上摆着清一色的土豪金苹果手机,包、鞋也都是名牌,估计是一帮富家子弟闲得无聊刚开始接触毒品,他给火雷面子,没当众发飙,点点头退了出来。

        出了包间,火雷向他解释,店里不卖这个,都是客人自己带的,现在市面上卖这个的很多,街口有个报亭,卖报纸和饮料,也卖冰壶,用小矿泉水瓶子插两根吸管做的吸毒工具,十元钱一个,一晚上能卖二百多。

        “咱金樽算很严格的了,不让拆家进场,但是管不住客人自己带啊,市内那些迪吧更乱,公开的卖,自己进了货往里面掺假,恨不得刮墙皮兑进去,赚钱都赚翻了,咱要是放开了,就凭东哥的关系,绝对能赚疯……”

        火雷说的神采飞扬,走廊里灯光黯淡,没注意到刘汉东脸色都变了。

        “哥在看守所蹲了半年,社会都乱成这个吊样了,火雷,你可绝对不能碰这些玩意。”刘汉东正色道。

        火雷眼神有些闪烁:“我不玩这些。”

        “不玩就好。‘刘汉东回了包厢,几次三番想拿出手机给缉毒大队打电话报案,可是想到金樽是自己照看的场子,江浩风一个月给上万的车马费,这样做对生意大有影响,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忽然江浩风探头进来,冲刘汉东招招手,把他叫到自己办公室,上烟倒水,开门见山:“东哥,有事请你帮忙。”

        “说。”

        “金樽的老板,就是我姨夫,他就一个孩子,宝贝的不行,昨天小孩溜冰让警察抓了,说要送进去强制戒毒,听说东哥和禁毒大队比较熟,想请你帮个忙,通融一下,尽量别送戒毒所,那不是人呆的地方,孩子还小,受不了那个苦。”江浩风很恳切的说道。

        “我帮你问问吧,毕竟我跟缉毒大队的伙计们很久没联系了。”刘汉东道。

        “那就太谢谢东哥了。”江浩风大喜,拿出一张卡推过去,“里面二十万,办事用的,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刘汉东毫不客气收了卡,问道:“你姨夫做什么的?”

        江浩风叹气道:“我姨夫当初也是混社会的,说起来和龙开江是一辈的,四十多岁脑梗赛,半身不遂了,从此退出江湖,不过混了不少年,家底子还是有一些的,就开了金樽,让我管理着,其实靠的还是他的影响力,不过这些年江湖也乱,不讲规矩了,所以姨夫让我请东哥来罩着。”

        刘汉东再次保证,一定尽力,江浩风千恩万谢,说今晚费用免单。

        ……

        第二天,刘汉东送完舒帆和佘小青,驾车来到缉毒大队驻地,再次来到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大家还都记得刘汉东,亲切和他打招呼,拍他的肩膀,正巧耿大队从外地办案回来,接待了刘汉东。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啥事。”耿直心里很有数。

        “捞人,有个朋友的孩子,叫葛亮,才十九岁,前天吸毒让抓进去了,他家里不想让孩子进戒毒所,托我打听打听,有没有通融的可能。”刘汉东也是实话实说。

        耿大队冲外面喊了一嗓子:“小方!”

        方正颠颠进来:“耿大,啥事?”

        “查一查,前天有没抓到一个叫葛亮的吸毒人员,有没前科,有没藏毒带毒。”

        方正转身出去了,过了一会回来:“有这么一个小孩,没前科,没藏毒,人在拘留所关着,等着往盐湖戒毒所送呢。”

        “把人提回来吧。”

        刘汉东大喜:“耿大队,你太给我面子了,晚上我请客。”说着将一张卡塞了过去。

        耿直将卡推了回来:“别给我来这一套,我放人不是给你面子,也不是想收好处,我有别的要求。”

        刘汉东心知不妙,硬着头皮道:“你说,看我能不能接住。”

        耿直说:“金樽是你管的吧,那地方毒品可挺泛滥的。”

        刘汉东赶紧撇清:“和我没关系。”

        耿直说:“我知道,你就是拿点车马费,维持一下秩序,不参与管理经营,不过以后你得参与进去了。”

        刘汉东顿时明白了,耿大队真黑,这是要培养自己当卧底啊。

        耿直颇为玩味的看着他:“你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