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三章 机动部队
  • 第三十三章 机动部队

    作品:《匹夫的逆袭

        郝佳辉放下手机开始穿衣服,袁静不满道:“又是哪个狐狸精召唤你呢?”

        “别瞎说,刘市长召见。www.00ksw.org”郝佳辉穿上衬衣,因为太过兴奋,扣子都扣错了,袁静爬起来帮他解开重新扣上,抱怨道:“这个刘飞真会折腾你,半夜叫你去干什么。”

        “我就怕他不折腾我,他这级别的领导想把我送进监狱,都不需要自己开口,一个眼神,手底下人就办了。”郝佳辉套上裤子,拿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材料,趿拉着拖鞋就往外走。

        袁静跟在后面,见老公径直拿了车钥匙开门往外走,赶紧提醒道:“你还穿着拖鞋呢。”

        “来不及了。”郝佳辉下车库去开他的奔驰车,从所住的蕴山别墅区到朱雀饭店平时需要半个钟头,夜里一点钟车辆稀少,十五分钟就赶到了,郝佳辉匆匆上了电梯,来到顶层,只见走廊里站着五六个惴惴不安的干部,顿时明白刘飞这个时间点召见自己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人家就这种工作习惯。

        刘市长办公极快,前面六个人只用了十分钟就见完了,全部被骂的狗血淋头,灰溜溜的走了,轮到郝佳辉,他心中七上八下,不由自主的舔着嘴唇,跟着工作人员走进了办公室。

        刘飞伏案工作,将他先晾了十分钟,郝佳辉坐立不安,见刘飞桌上的咖啡杯空了,心中一动,上前拿起咖啡壶,轻轻帮领导续满。

        “听说你要见我。”刘飞终于抬起头来,英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给你五分钟时间。”

        郝佳辉赶紧说道:“是这样的,上次会议之后,我回去认真学习了淮江日报上刘市长的文章,深受启迪,并且深刻感到自己的觉悟太低,认识不够,只顾着公司效益,没有把全市人民的交通出行放在首位,其实开放出租车牌照,对于出租车市场的稳健发展和合力竞争是很有益处的。”

        刘飞冷冷打断他:“你来就是说这些?”

        “我……”郝佳辉被他冷峻的口气吓到,接不上话了。

        “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刘飞问道。

        “我连夜写的一个材料,关于我市出租车市场的分析报告。”郝佳辉颠颠上前,将报告双手奉上。

        “放着吧,你先回去。”刘飞继续工作,看都不看郝佳辉。

        “那我先回去了,刘市长,您保重身体,熬夜对健康不利。”郝佳辉倒退着出门,正要顺手带上屋门,刘飞忽然说道:“下次出门别这么急,记得换鞋。”

        郝佳辉心中一阵轻快,领导注意到了自己的拖鞋,这是好事,《黑金》电影里有这么一幕,周朝先穿着睡衣就匆匆赶去处理出租车司机大乱斗,为形象加了不少分,自己其实也不差那十秒换鞋的时间,就是想表现一下诚惶诚恐的心情,接到电令立刻赶来,充分说明领导在自己心目中的重要性。

        刘飞拿起郝佳辉的分析报告看了看,写的很详细,很用心,将淮江出租车公司的股份构成,利润分配,每辆车的成本、损耗、支出全都列了出来,令人震惊的是,出租车行业真是一本万利,车辆都是简配的,大批量购置价格更低,但是给司机的价格却很高,份子钱更是敲骨吸髓,榨尽司机的每一滴血,而公司所谓的管理成本极低,一个千辆车的公司,一个经理一个会计足矣。

        出租车公司虽然是暴利行业,但降低份子钱却不容易,以淮江出租车公司为例,大股东有交通厅、省路桥公司,以及一些名头不响但很有背景的公司,动了份子钱,就动了这些单位的蛋糕,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刘飞为官多年,自然明白其中道理。

        刘飞的着眼点是解决市民出行难,打车难的问题,郝佳辉主动靠拢,拿出六百万捐款,以及面前这份投名状,说明这个同志还是可以挽救的。

        ……

        这两天刘汉东都在江大附中门口等海宁出现,可这小子大概察觉到了什么,从出事那天以后就没来上过学,许诺的大奖宝马Z4也泡汤了,对此大家都不觉得惊讶,海少做事全凭心情,心情好了星星月亮都摘给你,心情不好一毛钱都不愿意掏。

        倒是有人又给阚万林送去五万块钱,没说谁给的,丢下就走了,刘汉东分析是王世峰的授意,当爹的替儿子擦屁股来了。

        马伟的案子结了,对方托的也是公安局内部的关系,听说徐功铁出面,哪还敢继续纠缠,再说本来伤的就不重,无非是想出一口恶气罢了,他们收了两万块钱赔偿就不再追究,派出所就把马伟给放了。

        释放的时候,派出所门口来了几十辆出租车,马伟披着衣服从里面出来,眉头略皱,不可一世,宛如凯旋的英雄,兄弟们一拥而上,给老大点上烟,送进车内,浩浩荡荡而去。

        司机们给马伟摆压惊宴,设在郊区的农家菜馆,因为地方偏僻,方便停车,整条马路上停满了黄绿相间的出租车,陆续还有车辆赶来,到场的司机足有二百多人,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年男女。

        农家菜馆一片热火朝天,啤酒成箱的往上搬,司机们打定主意喝一场大的,大不了晚上不出车了,反正路堵得跟脑梗病人的血管一样,跑的越多,赔的越多。

        正喝着酒,天花板上吊着的电视机播出新闻,说我市召开价格听证会,决定将出租车起步价调整为十二元,每公里单价上浮两角钱,另外再加收一元钱的燃油附加。

        司机们一阵骚动,继而举杯庆贺,价格上涨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好事,而这里面马伟的功劳也不小,不是他率领纠察队到处围追堵截,罢工就不会进行的这么彻底,就不会取得这么宏大的胜利。

        电视机上出现记者采访刘飞市长的画面,马伟拿起酒瓶猛砸桌子:“静静,听市长说的啥。”

        大伙都安静下来,电视机里传来刘飞铿锵有力的声音:“他们跟我说,起步价调整,份子钱也要做相应的提高,要不然出租车公司利润就会下浮,影响到税收,我告诉他们,份子钱绝不允许上浮一分钱,谁敢动这个念头,谁就先下岗,去开一个月的出租车,就能体验到司机们的艰苦了。”

        马伟带头鼓掌,雷鸣般的掌声回荡在农家菜馆内外,拍完了巴掌,马伟举起啤酒瓶大声嚷道:“敬咱刘市长!”

        下面举起一片拿着啤酒瓶的手臂,如同绿色的玻璃森林。

        “干杯!”

        继续乱哄哄的喝着,朱玲玲从外面进来了,往那里一坐,气鼓鼓道:“就知道喝,自己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

        马伟神气活现道:“那帮逼养的不敢告我了,派出所拿我没辙,又不想管我饭,我不就出来了么。”

        朱玲玲说:“屁,要不是万林哥借了两万块赔给人家,东哥帮忙找人疏通,托了市局的关系,你这会早就看守所了,起码判你两年!”

        马伟挠挠头,问旁边一个人:“不是郝总帮我找的关系?”

        那人道:“拉倒吧你,郝总能顾得上你,他被刘市长骂的狗血喷头,自己的事儿都顾不过来,还捞你?”

        马伟这才相信朱玲玲的话,忙道:“赶紧喊东哥和万林哥来喝酒。”

        朱玲玲没好气说:“万林哥住院呢,东哥忙得很,不一定得空。”

        马伟说:“我亲自去请。”放下酒瓶,招呼了几个还没喝多的伙计,开了三辆车去接人,朱玲玲怕他路上闹事,赶紧也跟了去。

        阚万林正躺在新区医院冷清无比的骨科病房里百无聊赖,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野广告,上面印着最新韩国技术无痛人流,不孕不育人工授精,还配了几张搔首弄姿的穿三点式戴护士帽的日本**照片,搞的万林哥火气泛滥,正想将没断的那只手伸进被单子里撸一管,忽然房门推开,朱玲玲走了进来。

        “万林哥,还看报学习呢,赶紧起来吧。”朱玲玲一把被单子,就看到一柱擎天,吓得哎呀一声背转身去,脸涨得通红。

        “尿憋的。”万林嘿嘿一笑,“啥事?”

        “哦,马伟出来了,喊你去喝酒,他去接东哥了,我来接你的。”

        “那赶紧走吧。”阚万林一骨碌爬起来,好几天没喝酒,他的馋虫都快从喉咙里爬出来了。

        朱玲玲驾车,阚万林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因为刚才的尴尬,一路无话,到了农家菜馆之后,上桌喝了两杯,外面一阵喧哗,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冲走进来的刘汉东打招呼。

        刘汉东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请,今天晚上本来带着马凌和火雷等一帮人吃烧烤,被马伟接过来继续第二场,酒桌上马伟再次表示了感谢:“废话不多说了,今后有什么事只管招呼,我和我手下的弟兄们,就是东哥的机动部队,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一个电话十分钟内必须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