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一章 沈副局知恩图报
  • 第三十一章 沈副局知恩图报

    作品:《匹夫的逆袭

        沈弘毅有些为难,刘飞虽然没明说,但是意思很清楚,动用刑侦手段抓郝佳辉的小辫子,把他整倒,实际上这一招在官场斗争中并不鲜见,但是直接把公安局长找来以下任务的方式进行,就有些匪夷所思了。www.00ksw.org

        更何况,沈弘毅并不算刘飞圈子里的人,这样做是冒着政治风险的,我党禁止在组织内部使用特务手段,今天刘飞能对一个国企领导上手段,谁能保证他明天不对党政领导上同样的手段,这个口子不能开。

        但是贸然拒绝也是不明智的,刘飞是徐新和的女婿,近江市长,自己又是徐书记亲自提拔起来的,不能不给人家一个面子,短短几秒钟,沈弘毅脑子里已经转了几十个圈。

        刘飞好像看出他的为难,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一摆手道:“弘毅同志,有没有兴趣来一盘?”

        沈弘毅以为刘飞要和自己对弈一局围棋,哪知道人家拿出了拳击手套,他赶紧推辞:“不好意思,我没练过这个。”

        “公安局长没练过散打拳击?一般擒拿格斗也行啊。”刘飞兴致很高,看他拳峰都平了,看来经常打沙袋。

        “在公安大学上学的时候练过擒拿格斗术,后来一直在机关工作,早丢了。”沈弘毅很无奈的笑道。

        “那枪法怎么样,改天咱们练射击去,不去你们警院的射击场,去部队靶场,各种武器随便玩,我打狙击成绩最好……”刘飞谈起这些事情眉飞色舞,很不见外,仿佛不是上下级对话,而是朋友谈天。

        闲聊了一阵,秘书接到电话,说是街上已经出现出租车,罢工结束了。

        刘飞看看时间,正好下午六点。

        “呵呵,郝佳辉动作很快,晚饭时间到了,留下吃饭吧。”刘飞不由分说,让工作人员多订了一份盒饭。

        刘市长盛情款待,沈弘毅不好推辞,过了十五分钟,盒饭送到,是本市一家著名的下岗工人开的快餐盒饭,二十元一份,两荤两素,环保纸饭盒,刘飞和工作人员们就坐在茶几前,拧开辣酱瓶子,大快朵颐。

        “黑子,给沈局长开一罐啤酒。”刘飞道。

        “谢谢。”沈弘毅接了啤酒,大家举杯:“干杯。”

        各自狼吞虎咽,有那苗条纤细的女工作人员,居然把饭盒里的大肥肉拨给刘飞:“老大,给你吃。”

        刘飞居然照单全收,酒满口肉满腮,吃的那叫一个痛快。

        沈弘毅有些震惊了,这种风格的领导他还是第一次见,从刘飞身上他发现了一股朝气和干劲,能跟这样的领导一起工作,不得不说确实是很爽快的。

        晚饭后,沈弘毅回到公安局,调取刘飞的档案,其实对于新市长的履历他是了解过的,但这次是认真的研究。

        刘飞从北清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当过科员、秘书,乡党委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地级市市长,市委书记,虽然年轻,每一个脚印都踏踏实实,一环不拉,政绩也相当突出,虽然有着作风粗暴,独断专行的坏名声,但他呆过的地方,经济发展很好,民间口碑也极佳,曾经有过全县人民十里长街挽留的故事。

        沈弘毅还注意到刘飞的年龄很小,1979年出生,自己这个80年的混到正处级已经算是坐直升机了,刘飞已经是副省级,简直就是坐火箭升上来的,除了能力强之外,沾了岳父的光也是重要原因,刘飞比他的妻子徐娇娇小三岁,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就结婚了,女大三抱金砖,果然不错。

        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干部主动招揽自己,是靠拢呢,还是保持距离,沈弘毅犯了难,自己是徐书记一手提拔的青年干部,但和徐书记本人交流不多,算不得嫡系人马,和刘飞更是没有过交集,更重要的一点是,生性谨慎的沈弘毅感觉刘飞做事过于特立独行,这样的人要么干出一番大事业,要么戳一个天大的篓子,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敬而远之才是最安全的。

        左右为难,举棋不定之下,沈弘毅忽然想到组织部柳副部长,这老爷子是自己爱人的亲表舅,找他请教一下应该有用,于是收拾东西出门,打算去探望一下,正巧徐功铁走过来说:“沈局,有个事情汇报一下。”

        “哦,你说。”

        “刘汉东今天可惹了不少事,先是打架斗殴,又托我捞人。”

        “严重么?”

        “不严重,就是稍微麻烦点,牵扯到出租车罢工。”

        “不严重就帮他办了。”

        “明白。”

        沈弘毅满腹心事,哪有心情管刘汉东捞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他下了楼,没让司机开车,自己驾驶着汽车来到省委大院附近的一条街,想买些水果,近江郊区的种植户经常开着三轮农用车进城卖果子,价格便宜又新鲜。

        正好遇到城管大清理,抓人扣车,鸡飞狗跳,没买到水果,只好去超市买了些燕窝人参之类的补品,提着去了柳副部长家。

        副部长不在家,这种级别的大领导常年都在外面忙于公务,很少顾及家庭,不过沈弘毅登门,表舅妈一个电话打过去,表舅表示一小时后就到家。

        沈弘毅等了一个钟头,柳副部长酒气熏天的回家了,说是陪北京来的老朋友多喝了几杯,表舅妈一阵埋怨,去泡茶切水果了,客厅只留爷俩。

        “书房里说话吧。”柳副部长知道沈弘毅轻易不会登门,今天来肯定是有重要事情说。

        进了书房,沈弘毅也不绕弯子,将今天在朱雀饭店开会的事情说了一下,当然该隐瞒的还是要隐瞒,他只是想知道,刘飞这个年轻市长到底能走多远。

        柳副部长听罢,重重拍了拍沈弘毅的肩膀:“弘毅,你能有今天,其实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刘飞。”

        “难道是他向徐书记推荐的我?”沈弘毅一点就明白。

        柳副部长深深点头:“是的,当时刘飞还不在江东省工作,通过网络渠道得知你在平川的一些作为,对你的工作能力和一身正气非常欣赏,并多次在徐书记面前提到了你。”

        沈弘毅心底一股热流涌过,怪不得刘飞对自己那么亲切,原来神交已久,说句实在的,自己到平川这样一个县级市当副书记,政治生涯基本上没什么大奔头了,全省那么多副处级干部,不乏年轻有为者,上头没人,想出头实在是太难了。

        省领导视察的时候,别说这些县处级的了,就是厅局级的都得巴巴的往上凑,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让领导记住自己,留下好印象,其中艰难不足道也,很多优秀干部,缺的不是能力,而是一个机会。

        省委书记是全省一把手,能入他的法眼那是上辈子烧的高香,刘飞和自己素昧平生,却不遗余力的举荐自己,这份恩情难以报答。

        “弘毅,要知恩图报啊。”柳副部长打了个哈欠。

        沈弘毅得到了答案,及时告退,他决定全力配合刘市长的工作,当然方式上要注意一下,他给胡朋打电话,让他查郝佳辉的个人资产,越详细越好,这年头查人就从资产入手,基本没跑。

        “要秘密进行。“沈弘毅最后叮嘱了一句。

        “明白。”胡朋爽快答应,干这一行的人嗅觉都是极其敏锐的,出租车大罢工,上面肯定要办人,拿淮江出租的老总开刀再合适不过了,而沈弘毅就是刘市长的一把利刃,自己就是沈局长这把利刃的刀锋。

        调到近江以来,领导还没交办过重要任务,这次一定要办妥办利索,报答领导的知遇之恩。

        查别人资产这种事儿很简单,银行存款和房产登记,一查一个准,胡朋立即着手调查,通过关系调取了郝佳辉的银行往来帐,查到他名下只有一百多万存款,这个数目对于一位老总来说很正常,甚至有些寒酸。

        再去房屋产权中心查郝佳辉名下房屋,只有两处,一处老公房,一处五年前购买的商品房,大的也不过一百二十平米。

        又去交通管理局查郝佳辉的私家车,只有一辆牧马人,他老婆袁静有一辆甲壳虫,对于他们这种收入的人来说,不算很奢侈。

        胡朋急眼了,回去之后冥思苦想,抽了一盒烟,正巧徐功铁来串门,问他有啥心思,是不是半个月没回家见老婆憋着了。

        “我哪有你潇洒啊,局办的警花随便拿来泻火。”胡朋没好气道,“领导交办的任务,我没完成。”

        徐功铁细问缘由,胡朋一五一十说来,徐功铁哈哈大笑:“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现在人谁没三五个户口身份证,郝佳辉他哥以前是公安局副局长,给他多办几个户口不跟玩儿似的。”

        胡朋豁然开朗,一头扎进公安局信息中心,熬夜查找,功夫不负有心人,郝佳辉的另外两个身份证真被他从浩如烟海的户籍资料中抠了出来,说来也简单,利用头像模拟比对软件一搜就出来了,郝佳辉的另外两个名字分别叫郝斌和冯辉,户籍安在不同的分局,身份证号,出生年月,甚至民族都不同。

        用郝斌和冯辉的身份证号码再查,收获颇丰,光名下的存款就五百万,奔驰车一辆,悍马车一辆,别墅、铺面、车库,林林总总资产不下三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