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八章 阚万林的胳膊被打断
  • 第二十八章 阚万林的胳膊被打断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好歹也混过公安口,知道特情就是所谓线人,通常干刑警的都有自己的特情,特情基本上都是混社会的,刑满释放人员也不在少数,未必真的喜欢干这行,想和公安套上关系,或者有把柄捏在人家手上不得不干,反正这活儿不是什么好差事。www.00ksw.org

        但是给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当特情又是另一码事了,普通警察的线人提供了情报都有几百上千块的费用,副局长的特情肯定能捞到更多的好处,沈弘毅是智商很高的人,在他面前不用演戏,刘汉东直接回答:“我愿意干,但是有什么好处呢?”

        沈弘毅微笑着看着他:“一般的治安案件,我可以不拘你。”

        刘汉东大喜,这可是免死金牌啊,以自己的脾气性格,每星期都得干几场架,攀上沈弘毅这棵大树,只要不闹出人命来就没事。

        沈弘毅拿起内线电话将办公室主任徐功铁叫来,让他和刘汉东见个面,互相认识一下。

        徐功铁来了,和刘汉东热情握手:“我们早就认识了,你小子把平川闹腾的不轻啊。”

        刘汉东谦虚道:“哪里哪里。”

        沈弘毅说:“以后徐主任负责和你联系,有什么任务他会交代你,另外你的身份还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刑警支队的胡朋,一个是巡特警支队的石国平,好了,暂时就这样,老徐你带他去北岸新区分局,昨晚上的案子做个笔录。”

        刘汉东说:“不给我发个证么?”

        徐功铁说:“你以为是香港警察卧底啊,别说证了,电脑里都没你的名字,特情不在编。”

        刘汉东嗤之以鼻:“懂不懂幽默。”

        ……

        阚万林停在路边等活儿,忽然几辆汽车开过来将他团团围住,他见势不妙赶紧锁上车,打电话喊人。

        车上下来一帮人,穿着运动服,剃着板寸头,拎着铁棍、鹤嘴锄,一人跳上阚万林汽车的引擎盖,挥起鹤嘴锄狠狠刨下来,尖锐的锄头顿时将风挡玻璃砸出一个洞来,再来两下,整块玻璃掉落下来。

        阚万林急眼了,发动汽车猛踩油门,左冲右突,困兽犹斗,把这几辆车撞的伤痕累累,警报声响成一片,正撞的起劲,比亚迪熄火了,他被人揪了出来狠打,情急之下从裤兜里掏出弹簧刀来,还没捅过去,胳膊就被人用棒球棍砸了一下,小臂骨折,弹簧刀也飞了。

        一帮人将阚万林围在中间,拳打脚踢,直到远处响起警笛声才罢休,临走前丢下一句话:“以后嘴巴放干净些。”

        阚万林被送进了医院,手臂骨折,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汽车也被人砸毁,车窗玻璃全碎了,座椅也被割开,车身被砸瘪几十处,坑坑洼洼如同月球背面。

        警察做了笔录就离开了,这种没死人的打架斗殴案件本来是不会关注的,但是今天上午分局通知,新区治安严打,正好撞枪口上,不管也得管了。

        事发现场有摄像头,将斗殴一幕全都记录下来,警方调取录像,根据车牌号码找到了凶手,他们是世峰集团的保安。

        世峰集团是纳税大户,王家两兄弟都是政协委员,尤其王世煌更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但是警方考虑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又是严打第一天,主持工作的副局长下了死命令,今天打人凶手必须归案,所以刑警大队派了一组人前往世峰集团逮人。

        新区分局的四名刑警来到世峰集团,副总裁王世煌接待了他们,下午三点多种,他还没吃饭,在会议室一个人捧着碗粉丝在吃,刑警们鱼贯而入,王世煌打了个响指,也不问人家吃没吃,让工作人员再上四碗鱼翅,原来他吃的是鱼翅。

        “先来碗鱼翅漱口,晚上咱们喝大酒。”王世煌自来熟,其实他根本不认识这几位刑警。

        带队的刑警中队长说:“王总,是这样的,今天中午在新区北京路……”

        王世煌举起手:“不用说了,我知道,强子!”

        一个穿黑西装的汉子走了进来。

        “中午闹事的几个人呢,交给警察叔叔带走。”王世煌吃完了鱼翅,擦擦嘴,掏出软中华来散了一圈,自己点上,美美抽着,“不好意思啊,这帮小子精力旺盛,净给我添乱,打伤人没有?我赔,医疗费误工费全赔,我和你们分局长老王老在一起喝酒了,上礼拜还喝了一场大酒,妈逼把我胃喝的差点吐血,老王真几把能喝。”

        王世煌如此配合,交人、赔钱,警察们到有些不适应了。

        不大工夫,打人的几个小子被带来了,一共四个人,但视频上分明十几个,而且带头砸车打人的就是那个叫强子的保安头目,刑警们也不想追究这么深,人家作出这种姿态已经很给面子了,真拒不交人,警方也没有好办法。

        工作人员拿来四个档案袋,每个袋子里塞了两条软中华,就这样敞着口递过去,警察们自然不会接,王世煌一板脸:“怎么,看不起我?”

        中队长不卑不亢道:“太多了,烫手。”

        王世煌勃然变色,猛地一拍桌子。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忽然王世煌哈哈大笑:“都是纯爷们,我佩服。”掏出名片来发了一圈,还说以后大家就是朋友,有事尽管说话。

        最终中队长还是没收中华烟,押着四个嫌疑人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工作人员给中队长一张千元加油卡,说是办案辛苦,经费紧张,这是王总赞助你们的汽油。

        中队长坚持写了收条,收下了加油卡,同来的实习民警感慨道:“王世煌人不错嘛,没传说中那么恶。”

        “这是因为事情小,拘留罚款就行了,人家赔得起,要是大案子,他就不是这副腔调了。”中队长拍拍实习民警的肩膀,“小李,你还年轻,不会看人。”

        四个嫌疑人带回分局,对打人砸车的事实供认不讳,依法处于治安拘留十五天。

        安排警车把人送拘留所,中队长接到了王世煌打来的电话。

        ……

        新区医院骨科病房,阚万林躺在床上哼哼唧唧,胳膊上已经打了石膏,另一只手不耽误玩手机发微信,他还惦记着朱玲玲,在微信圈子里可怜巴巴显示自己的石膏手,巴望着人家能来看自己,最好带着一保温瓶的猪肘子汤。

        朱玲玲没等来,南强来了,就是砸断他胳膊的那家伙,世峰集团的保安头儿,他带了两个人,大摇大摆来到医院,将两万块钱扔在床上说,说看病修车的钱都在这儿了,以后学乖点,嘴别那么欠。

        阚万林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揍,就因为昨天夜里对世峰集团的太子爷不恭敬,不过胳膊被打断,汽车被砸坏,这也太过了一些,但他敢怒不敢言,毕竟人家势力大,自己一个开黑车的乡下人,胳膊拧不过大腿。

        南强等人刚要走,迎面遇上了刘汉东。

        阚万林激动起来:“东哥,就是这货把我打伤的。”

        刘汉东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南强么,冷笑道:“古长军一走,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也称王。”

        南强等人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曾经交过手,知道刘汉东的厉害,对付他们几个人小菜一碟,不过南强并不准备服软,他挺起胸膛,盯着刘汉东,大有分庭抗礼之意,不过气场还是差了一些。

        “刘汉东,我称王称霸又怎么了,你蛋疼啊?有种咬我啊。”南强故意出言挑衅,当看到刘汉东捏紧了拳头的时候,他不由得一阵窃喜。

        一小时前,王世煌把他叫到办公室,安排他拿两万块来看阚万林,遇到刘汉东的话就想法激怒他,闹得越大越好。

        起初南强不明白,很为难的说我真干不过这小子,王世煌说谁让你干他了,你挨揍就行,这货背着缓刑呢,敢动手立刻就得进去蹲监狱,我早安排好了,你只管去做,挨揍越重越好,最好能弄个轻伤什么的,这回非把刘汉东关起来不可。

        南强佩服的五体投地,带了几个人蹲守在医院,看到刘汉东的奥迪车远远过来,才快速走进病房,于是有了刚才那一幕。

        依着刘汉东的火爆脾气,这一架是非打不可的,不过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刘汉东居然没动手,反而笑呵呵道:“年把没见,你长进了,故意激我是吧,别整那些没用的,想打架咱找个没人的地方练,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场所,咱有点素质好不好。”

        刘汉东不上当,南强急眼了,上去就是一拳,刘汉东早有准备,侧身闪开,一记直拳,南强鼻血长流,发疯一般冲上来,他带的两个马仔也扑了过来,四人就在医院走廊里交上手了。

        等阚万林拿到棍子出来支援,架已经打完了,早已埋伏在院子里的协警们冲进来,将刘汉东按在墙上戴上手铐,这时他刚给徐功铁打完电话。

        南强他们三人已经躺在地上了,牙齿崩了,眼睛肿了,不过心里美滋滋的,刘汉东这个有勇无谋的匹夫,终于中计了。

        刘汉东戴上手铐,被警察们押上警车带走,南强叼上一支烟,马仔给他点上火,用肿成一条缝的眼睛目送警车呜哇呜哇的离去,满意的抽了一口,徐徐吐出,此刻很有一种功成名就的感觉。

        忽然警车又呜哇呜哇的开了回来,在医院门口把刘汉东放下了,手上已然没了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