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三章 江难
  • 第二十三章 江难

    作品:《匹夫的逆袭

        小孩子之间的事情,刘汉东不准备插手,愿不愿去是舒帆自己的事情,十六七岁的少年正是叛逆欺,就喜欢和大人逆着来,更何况刘汉东只是个司机,所以他保持了沉默。www.00ksw.org

        舒帆并没有不知所措,在众人注视下从容答道:“首先我不是你的王后,我连Party女王都不算,我只是抽到了大奖,然后我愿意到游艇上去玩。”

        海宁嬉皮笑脸,洋洋得意,他才不和舒帆抠字眼,只要能邀请到船上就是胜利。

        由于午宴时间拖得太久,登上游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这艘三十六英尺长的白色游艇的船头涂着“海宁号”的字样,船首流线型,驾驶舱蒙着一层深色玻璃,船尾小甲板上铺着柚木地板,码头上的少男少女们早已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享受土豪生活。

        海宁将手指塞进嘴里吹了一个尖锐的口哨,将众人目光吸引过来说:“游艇乘员是有限制的,我只能邀请五个人上船,并且只限女生。”

        男生们愤愤然,但也无可奈何,谁让他们没有游艇呢。

        除了舒帆之外,海宁又挑选了五位女生,都是苗条俏丽的少女,五个女孩兴奋的又蹦又跳,手牵着手上了游艇。

        “我的女王,请吧。”海宁先跳上船,向舒帆伸出了手,脸上浮着邪恶的笑容。

        舒帆却挽住刘汉东的胳膊,大大方方上船。

        海宁的笑容凝固了,猛地将墨镜摘下来问道:“他是干嘛的?”

        “是我的保镖,贴身保镖,我去哪儿,他去哪儿。”舒帆郎朗道。

        “不行,船上不许有男人。”海宁拉下脸来。

        “那算了,我也不去了。”舒帆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海宁气得在甲板上来来回回暴走了好几趟,叼着墨镜腿下了狠心:“好吧,就让他上来。”

        舒帆狡黠的笑了,在海宁的怒目注视下挽着刘汉东上了船。

        海宁将两个船员赶下来:“都走,把空间留给我们。”

        “少爷,你一个人不行的。”一个船员担心的说道。

        “放屁,我不行谁行,我都开好几回了。”海宁不由分说,摘下缆绳抛上去,一溜烟跑到驾驶舱,发动引擎,在一群女生簇拥下推动油门,掌舵前行,游艇歪歪扭扭离开了江心岛。

        船上有酒柜、银质冰桶里放着香槟酒,沙箱里摆着古巴雪茄,没有服务员,大家随意取用,在海宁的催促下,五个女生钻进舱室换了三点式泳装出来,遮遮掩掩,打打闹闹,显然她们还没适应这种放浪形骸的生活。

        舒帆不参与她们的活动,坐在躺椅上拿了本杂志在看,刘汉东问她:“既然你不喜欢和他们一起玩,为什么要上船呢?”

        “因为那辆车啊,我中了大奖,总不能不给人家面子吧。”舒帆这样回答。

        “嗨”海宁在舱里喊了一声,抛给刘汉东一灌姜汁汽水,又端了两杯香槟出来,递给舒帆一杯,自己坐在对面躺椅上,翘起二郎腿说道:“对了,你爸爸姓夏,你为什么姓舒?”

        舒帆说:“因为我妈妈姓舒啊,你呢,为什么叫海宁,你爸爸明明姓王啊。”

        海宁说:“和你一样,我爸姓王,我妈姓海,本来我爸给我起名叫王宁,我外公不同意,说一定要把海字加进去,所以我身份证上的名字叫王海宁,可是我觉得这个名字一点不好听,干脆就叫海宁了,我身边的朋友也都这样叫我。”

        “这样啊,那你外公一定很高兴。”

        “外公在我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妈妈在我九岁的时候去世的,我是没有妈妈的小孩,或许你们觉得我很吊,很狂,可是你们知道么,我只是为了想吸引爸爸的注意,他整天忙生意,根本没时间管我,我在学校有什么事情,他就找一帮兄弟帮我摆平,所以养成我这种性格。”

        海宁说着,眼圈潮红,摇晃着晶莹剔透的高脚酒杯,望着滔滔江水发愣,江面上雾气笼罩,能见度越来越低。

        “抱歉,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舒帆很内疚。

        “没什么,都过去了,对了,上次慈善晚会和你一起的那个阿姨是你妈妈?好年轻的样子。”

        “那是安阿姨,青石高科的总裁,我爸爸的……”舒帆斟酌着词语,却找不出合适的称呼。

        “懂了,是你后妈。”

        “不是后妈,我爸爸没和她结婚。”

        “那也差不多,我爸给我找了好几个后妈,唉,咱们都是没妈的孩子。”海宁举起杯,“为天下没有妈妈的孩子。”

        “干杯。”舒帆和他轻轻碰杯,却只象征性的抿了一下。

        海宁拿出雪茄点上,吞云吐雾,眯起眼睛看着刘汉东:“你的保镖很帅嘛,是不是特种部队退役的?”

        “他可比特种部队厉害多了。”舒帆看着刘汉东,眼神中充满崇拜。

        海宁很好奇,冲刘汉东道:“傻大个,露两手给小爷看看。”

        刘汉东理都不理他。

        海宁跳了起来,走到刘汉东跟前,他只有一米六五左右,比刘汉东矮了一头,而且瘦的像个麻杆,纤细的手腕上戴着硕大的沛纳海潜水表,小脸庞还残留着稚气,嘴唇上贴着两撇小胡子,看起来滑稽可笑,又嚣张跋扈。

        “和你说话呢,耳聋聋了么?”海宁叉着腰昂着头,瞪着刘汉东。

        “小屁孩一边玩去。”刘汉东看都不看他。

        海宁恶狠狠盯着刘汉东半分钟,忽然笑了:“有性格,够酷,我喜欢,跟我干吧,我给你一月两万块。”

        “不好意思,咱们八字不合。”刘汉东毫不客气的拒绝。

        “那就算了。“海宁转身离去,忽然猛地回头推了一把刘汉东,舒帆尖叫一声,酒杯落地。

        刘汉东倚在栏杆上,重心不稳,差点被他推下江去,好在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栏杆,海宁毕竟人小力量不够,没得逞,讪讪笑道:“我试试你的,果然够敏捷。”

        此时,驾驶舱内空无一人,对讲机传出呼叫:“海宁号请速回港。”

        游艇无人驾驶,低速巡航,不知不觉横在水道中央,淮江是水上运输重要通道,港务局下达大雾警报,一艘千吨级散装货轮正要返回港口,在大雾中驶来,拦腰撞上海宁号,玻璃钢艇身被钢铁货轮船首碾压成两截,发出卡拉卡拉令人牙襂的声音,正在舱里玩牌的女生们突然发觉船体倾斜,江水倒灌,手足无措,尖叫不已。

        巨大的撞击力之下,海宁当场就掉进江里不见了,舒帆沿着光滑的甲板迅速滑落,被刘汉东一把抓住,从栏杆上摘了一个救生圈套在她脖子上。

        “我怕!”舒帆带着哭腔喊道,突如其来的事件让她六神无主,刘汉东就是唯一的依靠。

        “没事,这不是大海。”刘汉东抱着舒帆跃入江中,回头看去,断成两截的海宁号正慢慢沉入水中,几个女生在水中扑腾着,大喊救命。

        “你在这等着。”刘汉东不待舒帆回答,甩开两膀,蹬掉鞋子游过去,那几个女生都会游泳,但救人的本事就差点,她们尖声说小莲落水了,快去救她。

        刘汉东自幼学习游泳,曾经入选江北市少年体校游泳队,水性相当好,他一个猛子扎下去,捞出一个溺水女生,女孩吓得发狂,拼死抓住他再也不松手,无奈之下刘汉东只好一拳打晕她,拖向游艇残骸,抓了一个救生圈套住,继续潜水救人。

        水下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凭空乱抓,刘汉东抓到一丛乱草似的东西,知道是人的头发,提起来一看,居然是已经失去知觉的海宁,于是拖着他往岸边游,舒帆会游泳,抱着救生圈紧随其后。

        刘汉东拖着海宁游了上千米才登上荒凉的淮江北岸,回望江中,依然是浓雾一片,不过可以看到港务局救援艇的雾灯,肇事货轮似乎也停船救人了。

        “哥哥,他死了么?”舒帆浑身湿透,颤栗不已,惊恐的看着海宁。

        海宁双目紧闭,肚子涨的像个鼓,一摸鼻息已经没了。

        “淹死了。”刘汉东说。

        “救救他吧,可能还没死。”舒帆躬身下来。

        “你干什么?”刘汉东问道。

        “给他做人工呼吸。”舒帆毫不犹豫道。

        “算了,还是我来吧,不能让这小子占了便宜。”刘汉东拨开舒帆,忍着恶心趴下,海宁嘴唇上的小胡子已经掉了,双目紧闭,睫毛还挺长,其实这小子长的还算清秀,就是痞气太足,让人很不喜欢。

        刘汉东安慰自己,好歹是一条人命,再讨厌也不能见死不救,捏住海宁的鼻子,口对口往他嘴里吹气,然后按压心脏,往复进行,有条不紊,来回数次之后,海宁终于喷出一大口江水,活过来了。

        “我死了么?”海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哥哥救了你。”舒帆说。

        海宁看了看刘汉东,似乎想到了什么,摸摸嘴唇,干呕了一下,坐在沙滩上不说话了。

        大雾持续,夜色降临,江岸上黑灯瞎火,后面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宛如置身地狱。

        海宁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