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八章 私奔
  • 第十八章 私奔

    作品:《匹夫的逆袭

        郑杰夫再度潸然泪下,物是人非,阴阳两隔,树欲静风不止,子欲养亲不在,就算自己是正部级官员又如何,手握权柄资源,却照顾不了亲生母亲,悲哀,自责、沮丧、痛苦的心情轮番折磨着他,伸出去的钥匙怎么也投不进锁孔。www.00ksw.org

        忽然门打开了,一个高大的年轻人站在门口望着他,郑杰夫误认为自己走错门了,刚要道歉,那人却侧身道:“郑主任来了。”

        郑杰夫一愣,看向屋内,家具陈设如此熟悉,正是母亲的居所,白色布沙发上坐着侃侃而谈的,正是自己的母亲潘老太太!

        家里坐满了人,大部分不认识,唯一熟悉的是宋剑锋,他也看到了郑杰夫,正站起来向这边走过来。

        郑杰夫瞬间就明白过来,母亲的死讯是个误会。

        宋剑锋快步上前,三言两语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郑杰夫恍然大悟,立刻恢复了上位者的尊严与矜持,一一与近江来的客人们握手,表示感谢。又走到目前面前喊了声妈,潘老太太微微点头,继续和坐在旁边的刘骁勇畅谈往事。

        门外又进来几个人,都是郑杰夫身边的工作人员,这种级别的领导身边是不可能单独行动的,刚才他们只是想让领导安静一下,远远尾随而已。

        郑杰夫说:“你们来的正好,帮我安排一下晚宴,规格要高……”

        “我不去饭店,就在自己家吃。”潘老太太道。

        郑杰夫立刻道:“那算了,安排酒店住宿就可以,你们去买些菜来,我亲自下厨。”

        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是极有眼色的,立刻数清了屋里的人数,打电话安排五星级酒店客房,又找了几辆汽车来提供交通便利,买菜倒是有些麻烦,要到最近的大型超市买无污染的绿色蔬菜和放心肉,当然领导下厨和领导植树一样,只是个象征性的动作,真正上桌的菜肴直接让酒店送过来就好。

        郑杰夫陪着“老家来的客人们”说话,在大领导面前,伶牙俐齿的王玉兰结结巴巴说不出成句的话,反而是刘汉东逻辑清晰,叙述简介,如何遇见,如何收留,如何辨别,如何送回,说的头头是道,郑杰夫听的频频点头,末了说道:“那位姓聂的老人,一定要找到,好好感谢人家,还要请司法机关介入,查一下他儿子是否冤案,当然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干预司法,按照程序一步步来嘛。”

        宋剑锋接话道:“我马上安排。”

        郑杰夫询问了王玉兰和马凌的工作单位,勉励小马同志多为人民服务,又和沈弘毅握了手,点点头没说什么,不过这对于沈弘毅来说已经足够,最后郑杰夫亲切慰问了刘骁勇老人的身体健康情况,说老人家年龄这么大了还陪着一起来京,真是过意不去。

        大家表情就有些怪异,心说这可是你后爹啊。

        好在刘骁勇不会主动提这茬,老太太也不提,别人就更不会说了。

        工作人员买来了蔬菜肉蛋葱姜蒜油盐酱醋,郑杰夫卷起袖子作势下厨,在场都是有眼色的人,哪能让大领导给他们做饭,不过这回郑杰夫是铁了心要孝敬老娘,无奈之下,只好由工作人员切好了土豆丝,热了锅放了油,大领导拿着锅铲子随便炒了两下,点到为止。

        客人太多,家里的饭桌坐不下,椅子也不够,去邻居家借了两个凳子才勉强坐开,工作人员非常细心的准备了一瓶红酒,宋剑锋见了急忙阻止:“郑主任不喝酒的。”

        “今天要喝,破一回例没关系。”郑杰夫道,虽然在座的大多数并不熟悉,但他们不是官员部下,只是普通的老百姓,这让他生出一种在家吃团圆饭的感觉来,刘骁勇就是老爷爷,王玉兰就是自己的妻子,刘汉东和马凌就是儿子和媳妇,沈弘毅是另一个儿子,宋剑锋则是来串门的老朋友,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膝下环绕的孩童。

        郑杰夫平易近人,大家也渐渐从拘谨变得放开了,和大领导聊起了家常,谈兴正浓之际,工作人员进来打断,向领导耳语几句,郑杰夫站起来说:“对不起大家,总理召见,不得不去啊,你们先聊着,老宋你招待好,我改天再招待你们。”

        说完和大家一一握手,最后对潘老太太大声说:“妈,明天搬回家去住吧。”

        老太太装聋作哑,无动于衷。

        郑杰夫尴尬的一笑,伸手虚压一下:“大家坐吧,继续吃饭,再见。”

        他走了,宋剑锋留了下来,陪大家吃完了饭才和沈弘毅一同离去,刘汉东他们则被工作人员带到宾馆休息,老太太家进驻两名保姆,24小时伺候着,小区保安也接到命令,留意着老太太的行踪,千万不能再走失。

        ……

        郑杰夫从中南海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钟,夫人还没有休息,随便洗了个澡,老郑躺到了床上,谈起母亲的事情,让夫人经常去探望一下,别让老人太过孤单寂寞。

        “不是我不愿意过去,老太太一直不待见我,我去了只能增加不愉快,两个孩子都在国外,各有事业学业,总不能为了尽孝耽误前程吧,再说我们又不是不让她来住,可她就喜欢住在那个老小区里,有什么办法?”夫人早就一肚子怨气了,巴拉巴拉说完,却发现丈夫已经睡着,他太累了,十几个小时没合眼,又是六十岁的老人,已经抗不住了。

        刘汉东他们下榻在距离**很近的北京饭店,硬件软件都是超一流的,王玉兰这回可开了洋荤,打电话回家向马国庆狠狠的炫耀了一下,想到明天要游览伟大首都,更是激动的翻来覆去睡不着,结果把第二天早上看升旗的节目给耽误了。

        沈弘毅工作繁忙,和老上级聊了几个小时,乘坐晚上的航班返回了近江,宋剑锋安排人热情招待刘汉东等人,找了一个专业导游,一辆旅行车,还有一名工作人员全程陪伴,甚至还为刘骁勇预备了一台轮椅。

        游玩的第一站是**广场,进入广场要经过安检,比进机场还严格,饮料也要喝一口才允许带进去,王玉兰啧啧惊叹:“我第一次来这儿,还是和老马度蜜月的时候,二十多年了,变化真大。”

        远处蜿蜒长队,是参观纪念堂的群众,王玉兰要看,大家却都没兴趣,导游也说看这个太耗时间,而且距离很远啥也看不清楚,还不如到城门楼子上去看看,体验一下国家领导人的感觉。

        在广场和**城楼上就玩了一上午,中午在广场附近的一家全聚德吃了烤鸭,正要去故宫进行下半场,忽然刘汉东的手机响了,是北京固定电话打的,接了一听,竟然是潘老太太打来的。

        “孙子,快来救我。”老太太说完就撂了电话。

        刘汉东赶紧打回去,是保姆接的,说没事,正给老太太治疗呢,再问详细的就支支吾吾不回答了。

        “谁打的?”王玉兰问。

        刘汉东就把电话内容给大家说了一下,刘骁勇当机立断:“不玩了,去看老潘。”

        一行人驱车前往家属院,北京交通拥堵的厉害,好在司机技术娴熟,距离又不远,很快赶到地方,进大门的时候一辆白色救护车拉着警笛出来,大家并未在意,赶到老太太家,敲开屋门,保姆惊愕的看着他们:“你们找谁?”

        “老太太呢!”刘汉东质问道。

        “救护车拉走了。”

        “追!”众人回头再追,可是救护车早已消失无踪。

        刘汉东说:“刚才那辆救护车上有305医院的标志,就去那儿!”

        一路赶到解放军305医院,这是一所专门为中央领导与部队离休干部服务的小型医院,地方不大,很快就找到了潘老太太的下落,因为她老人家正在检查室大吵大闹。

        大家围过去帮着老太太吵架,说你们怎么虐待老人啊,医务人员很委屈,说不干我们的事,是家属安排的手术,在皮下植入微型GPS芯片,这是高端科技,对人体没影响的。

        潘老太太大怒:“谁给你们的权力对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实施间谍手段!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刘汉东马凌王玉兰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啥好了,他们终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不能插手人家的家庭内政。

        关键时刻,刘骁勇说话了:“老妹妹,你真不愿意做这个手术?”

        潘老太太说:“我坚决不做。”

        刘骁勇问说:“是你儿子安排的哦。”

        潘老太太说:“我知道,他们都忙,没时间照顾我,可我要求也不高啊,一星期来一回,打几个电话就行,我离休工资够花,组织上关怀照顾也很多,可我就是想有家人陪着啊,他们给我请了好些保姆,保姆能代替亲人么?”

        说着说着,老太太眼圈红了,医务人员也都放了手。

        刘骁勇沉思片刻道:“小东,买票带你潘奶奶回江北!”

        刘汉东一愣,爷爷这是几个意思,公然把人家老娘拐走的节奏么?

        戎马半生的老军人斩钉截铁,说一不二,当孙子的还能说啥,对马凌使了个眼色,架了老太太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