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二章 慈善义卖会
  • 第十二章 慈善义卖会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不是一个多疑的人,也搞不清楚这处烂尾楼背后那些错综复杂纠葛不清的关系,他相信祁大哥的人品,还有心底坚守的那份信念。www.00ksw.org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祁庆雨说。

        这下刘汉东为难了,他现在是舒帆的司机,刚上班就请假恐怕不太好,便问了一句:“准备什么时候去?”

        “周末去一趟,也没啥大事,就是请人吃饭。”

        “哦,我应该能去。”

        祁庆雨很高兴,邀请刘汉东喝两杯,刘汉东欣然同意,两人支起小桌子,剥了四个松花蛋,小包装的油盐花生米,就着白酒滋溜滋溜的喝。

        忽然刘汉东想起一件事,拿出手机给马凌发了条信息,报告自己的方位以及正在干什么,从看守所出来之后,他就配了两部手机,一部用于日常通信,另一部专门为马凌24小时开机,再不玩失踪了。

        喝了点小酒,刘汉东一点醉意没有,驾车回到黄花小区,进了新房东摸摸,西看看,越看越高兴,这房子虽然产权不在自己手里,但只要不离开青石高科,理论上享有永久的居住权,和自己买的房子没啥差别。

        他忍不住打电话将马凌叫了过来。

        五分钟后,传来敲门声,刘汉东打开门,马凌穿着拖鞋站在门口,一脸诧异:“这房子是怎么回事?”

        “单位福利,怎么样,参观一下吧。”刘汉东得意洋洋。

        马凌甩掉拖鞋,赤脚走在光洁的实木地板上,啧啧称奇:“我知道这房子,年初原房主九十万卖掉的,后来装修了几个星期,进家具的时候我妈还围观来着,没想到是青石高科买的房子啊,他们为啥买黄花小区的老房子啊,不如买江景房了。”

        “如果我说他们特地给我买的,你信不信?”刘汉东笑道。

        “美得你吧。”马凌拿出手机,“我把我妈喊过来看看。”

        “等会再喊。”刘汉东一把抱起马凌,走进卧室丢在床上。

        口口口口口口(此处删减八百五十六字)

        马凌在刘汉东胸口划着圆圈,无限憧憬道:“以后咱们就在这房子里过日子了,反正房间多,把你妈接过来一起住也行,大家都在一个小区里多好啊,我开公交车,你开小车,一家司机,将来再养一个小司机出来……”

        两人哈哈笑起来,幸福无限。

        ……

        第二天是星期五,刘汉东准点来到别墅接了佘小青和舒帆,路上提到明后天休息的问题,没等佘小青说话,舒帆就先同意了,说法定休息日不用上班,有事尽管去忙。

        汽车开到江大附中附近,前方道路拥堵,鸣笛声此起彼伏,三辆公交车占据路面大半位置,私家车借到逆行,电动车见缝插针,堵得水泄不通,估计没半个小时无法疏通。

        舒帆和佘小青只好下车步行去学校,刘汉东注意到前面一辆捷达出租车里也钻出一个穿校服的高中生,再一看车牌号码,正是张爱民的车,于是他按响喇叭,张爱民回头看了一眼,高兴的招呼道:“小刘,开上好车了。”

        “替老板开车,你怎么跑这儿拉活了,这里可常堵车。”刘汉东道。

        “可不是么,我送儿子上学,高三了,马上就该考大学了。“张爱民不无骄傲的说道。

        聊了两句,交警开始疏导交通,车流缓缓挪动,张爱民赶紧钻进车里,刘汉东也坐回去,龟速驶离。

        下午,刘汉东来接了舒帆和佘小青,前往四季酒店参加慈善晚会,酒店停车场里停满豪华汽车,门前挂着横幅,大厅里站了许多衣冠楚楚的客人。

        作为司机,刘汉东是不用进去的,只需在外面等候,他看到一辆熟悉的宾利,余晓栋从车里下来和他打招呼,说送龙总来的,两人攀谈起来,刘汉东才知道这是市长夫人搞的义卖晚会,为贫困学生和孤寡老人筹集善款,近江乃至江东的著名企业家都在受邀之列。

        “你知道市长夫人什么来头么?“余晓挤眉弄眼的问道。

        刘汉东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操她的男人一定很厉害,操她妈的男人也很厉害。”

        余晓栋一拍大腿:“东哥,一针见血,市长夫人家老爷子是省委徐书记,江东一把手。”

        刘汉东纳闷起来:“徐书记把女婿调来当省会市长,不避嫌啊?”

        余晓栋说:“市长又不是市委书记,不进常委,再说举贤不避亲,能把近江经济盘活的,也只有刘市长了。”

        “哦,姓刘,和我一家啊。”

        “是啊,刘市长年龄不大,是江东省年纪最轻的副省级干部,70后,还不到四十周岁,人又帅,又是高学历,还娶了省委书记的女儿,人家这辈子活的真叫精彩。”余晓栋说的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四季酒店第二层的大型多功能厅,义卖大会正在进行,现在拍卖的是市长夫人徐女士捐赠的一幅山水画,是省委徐书记的作品,崇山峻岭,江水滔滔,画作大胆使用了大量的红色。

        “这幅画的名字叫做《红色江山》起拍价五万元,现在开始竞拍。”主持人是主办方从佳士得请来的专业拍卖师,西装革履,风度翩翩。

        当即有人出价六万,然后渐渐抬高到十万,十二万,二十万,但那些坐在前排的大企业家们依然谈笑风生,没有出价。

        当价格抬到五十万的时候,安馨举牌,报价一百万,顿时一阵惊叹声。

        “一百万,有没有出价更高的。”拍卖师环顾全场。

        有人举牌,是坐在龙开江身旁的杨庆,“加五十万。”

        “好的,现在是一百五十万了,低价五万的画作《红色江山》现在拍卖价格高达一百五十万,有没有人出价更高?”

        安馨举牌,加十万。

        杨庆不甘示弱,再加十万。

        拍卖会变成了青石高科和龙氏财团的斗法,大家乐得看热闹,青石高科致力于新能源开发与电池生产,龙氏财团搞的是房地产和金融,都是财大气粗的主儿,鹿死谁手很难说。

        安馨的心理价位是二百万,徐书记的画作从艺术价值上来说,只值五百元,其中四百元还是装潢和卷轴木料的价值,但它的附加价值是很大的,尤其是出现在慈善义卖会这种场合,出价高低代表企业的诚意,二百万已经是天价了。

        价格飙升到一百八十万,杨庆和龙开江嘀咕了两句,再次出价一百九十万。

        安馨微笑着举牌,“两百万。”

        这回杨庆不跟了,做了个甘拜下风的手势。

        安馨点头致意,其实买卖会就是表演会,龙氏财团现在财力不不如从前,大家心照不宣的合作表演,既把价格抬上去了,又出了风头,何乐而不为。

        “二百万第一次。”

        “二百万第二次。”

        正当拍卖师的锤子要落下的时候,坐席末尾有人举牌,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五百万。”

        众人目光刷的转过去,只见最后一排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星光闪闪的晚礼服,翘着二郎腿,脚尖一晃一晃的。

        大家窃窃私语起来,都不太认识这个小子。

        少年看到了人群中的舒帆,冲她抛了个飞吻。

        舒帆认出,这小子就是江大附中同学,开跑车的那个。

        “五百万!《红色江山》现在出价五百万,有更高的么,让我们看看还有没有黑马出现,五百万第一次,五百万第二次,五百万第三次,成交!”

        锤子落下,这幅底价五万的水墨画增值一百倍,以五百万的天价被神秘客人买走。

        市长夫人徐娇娇很奇怪,将工作人员招过来低声问道:“是哪家企业拍下的?”

        工作人员说:“席位是世峰集团的,那个孩子应该是王世峰的儿子。”

        徐娇娇点点头,将世峰集团记在心上。

        接下来又拍卖了一些企业家捐赠的艺术品与奢侈品,安馨最终还是将二百万花了出去。

        拍卖会之后是自助餐式的晚宴,每位宾客价格两千八百元,徐娇娇一袭紫色的晚礼服拖地长裙,佩戴施华洛世奇首饰,手托香槟杯,左右逢源,谈笑风生。

        “听说市长夫人快四十岁的人呢,看起来好年轻,气质也好,你看她多优雅大方,就像个女王。”佘小青都看傻了。

        “没烦恼,自然年轻。”安馨端着酒杯上前,与徐娇娇攀谈起来,这是两人第一次会面,徐娇娇身为**,却毫无骄奢跋扈之气,反而很平易近人,大方得体,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夏总怎么没来?”徐娇娇含笑问道。

        “他身体不好,换肝手术之后还是有排斥反应……”

        “哦,那一定要多休息,我认识一个老中医,有护肝的偏方……”

        两人一见如故,聊着聊着说到孩子,徐娇娇说:“我本来是陪着儿子在英国读书的,后来觉得影响不好,老公在国内当领导,家属却在国外,这不是裸官么,我们家那位就说了,必须回国,所以我就带着儿子回来了。”

        安馨说:“是啊,夏总的女儿本来也在美国读书,这个月回国,在江大附中读高二。”

        “这么巧,我儿子也在附中。”

        “真巧,哪个班。”

        “五班,我不想给孩子压力,没选尖子班。”

        “我们小帆也在五班,我把她叫过来认识一下吧。”安馨回头张望,却看不到舒帆的人影了,只看到王世峰的儿子左拥右抱,正搂着两个身材欣长的模特拍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