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一章 福利分房
  • 第十一章 福利分房

    作品:《匹夫的逆袭

        舒帆很有素养,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佘小青顶嘴,一言不发拉着刘汉东走了。www.00ksw.org

        “这人谁啊,新来的司机?”安杰望着刘汉东的背影问道。

        “是个社会混混,因为救过小帆所以招他当司机,你别惹他,这人是杀人犯,还在缓刑期呢。”佘小青道。

        “杀人犯请来当司机,不是引狼入室么?”安杰很是诧异。

        “也不是真正的杀人犯,好像误杀什么的,安总为他的官司暗地里帮了不少忙,总之这个人不算坏人,但也算不上好人,你别管了,咱们先看表吧,慈善晚会上要戴的。”佘小青指着柜台里的女式腕表道:“这一款拿出来看看。”

        回到汽车里,刘汉东说道:“小女孩花钱大手大脚可不好,将来谁能养的起你。”

        舒帆说:“你不知道女儿要富养么,我爸爸说就是要宠着我,以后长大了不会被物质所迷惑。”

        “那你每月零花钱有多少?”刘汉东发动了汽车。

        “我有爸爸的信用卡副卡,是无限额的,随便刷。”

        “这么说,你随时可以刷卡买套房了?”

        “应该是的。”

        刘汉东暗暗乍舌,有钱人家就是不一般,自己朝思暮想的房子在人家看来就是零花钱就能解决的小事。

        “现在去哪里?”

        “去公司,我想爸爸了。”

        于是刘汉东驾驶着奥迪来到北郊自己供职过的青石高科工业园,汽车距离大门还有十几米,电动门自动打开,门卫一丝不苟向汽车敬礼,开到办公楼前停下,两人进入大楼,舒帆有最高级别的门禁卡,可以直接上到顶楼总裁办,这儿刘汉东曾经来过,只不过那时候当家的人是安馨。

        宽敞的大办公室里,整面墙都是玻璃,家具也都是金属与合成材料,充满科幻感觉,一个极瘦削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子后面,笑容满面道:“乖女儿来看爸爸了。”

        “爸爸。”舒帆跑了过去,刘汉东站在门口,双手交叉,摆出保镖的架势。

        男子从桌子后面绕了出来,他穿一件黑色长袖T恤,牛仔裤,衣服仿佛挂在骨头架子上一样,他亲昵的搂着女儿,走过来向刘汉东伸出手:“你好,我是夏青石。”

        “夏总你好。”刘汉东伸手和夏青石握了握,对方的手很热,很有力,让他感受到一种生命顽强不息的力量。

        “你救了我女儿,我还一直没有正式向你道谢,坐吧。”夏青石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舒帆依偎在他身边,刘汉东一屁股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夏总不用客气,我是救了小帆,但也是为了自救。”刘汉东心里痒痒起来,夏青石要感谢自己,那还不得是百万级别的大数字啊,他在想是推辞一下再接受,还是当场就却之不恭。

        “女儿就是我生命的延续,是我最宝贵的财富。”夏青石温柔抚摸着舒帆的头发,散发着慈父的光辉。

        刘汉东这个急啊,心说您赶紧开支票啊。

        “我看过你的资料,坦白说吧刘先生,你的特长不太适合创业,而选择做一些偏门类的生意风险又太大,我相信你不会再想和司法机关打交道了吧?”夏青石慢悠悠的说道。

        “您的意思是?”刘汉东问道。

        “我是说,你更需要的是一份薪水丰厚而清闲的工作,青石高科可以提供。”

        舒帆插嘴道:“安阿姨才给他六千块工资,一点都不丰厚。”

        夏青石略微皱眉:“是有些少,这样吧,我让行政部给你签正式劳动合同,有五险一金,福利待遇与高级经理相同,每月薪水税后一万,你看怎么样。”

        “谢谢夏总。”刘汉东心花怒放,不过还是有些小小的期待。

        夏青石没让他失望:“听说你没有房子结婚,我帮你解决一下。”

        “夏总费心了。”刘汉东再次感谢。

        夏青石给行政部打了电话,简单交代了一下,让刘汉东自己过去办理手续,出门的时候正遇到安馨,女强人很冷峻的冲刘汉东点点头便擦肩而过。

        刘汉东来到行政部,早有文员打印好了合同,他浏览一下便在后面签了名字,随口问道:“孙中海还在这儿么?”

        “哦,你说以前的孙副部长啊,调到仓库当值班员去了。”

        “呵呵,活该。”

        “对了,按照公司规定,外地户籍的高级员工可以享受福利租房。”文员调出电脑里的文档看了一下,“现在只剩下黄花小区一套三居室了,一百二十平方,精装修,你要不要租?”

        刘汉东心说真巧啊,打瞌睡有人送枕头,正想买黄花小区的二手房呢,公司就给租了,这福利待遇真没得说。

        “怎么个租法呢?”

        “公司替你付房租,你只要自己负担水电煤气物业费就可以了。”

        与此同时,安馨正和夏青石商量事情,“青石,周末的慈善晚会你去不去?”

        “我就不去了吧,你代表就行。”夏青石显然对这个不太感兴趣。

        “那好,我替你去,你注意身体,千万别再累着……对了,慈善晚会最好小帆也参加,开拓一下社交圈对她有好处。”

        “可以。”

        “那我先下去了,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安馨走了以后,夏青石看了看女儿:“怎么,不高兴?是不是觉得爸爸给刘汉东的感谢不够多啊?”

        舒帆用力的点点头。

        夏青石慈爱的笑了:“女儿啊,爸爸是为你好,将来刘汉东会陪伴你走很远的路,你现在给他的待遇太高,将来拿什么给他?就像古代皇帝赏赐大臣一样,要循序渐进,一点一点的来,如果一开始就给他巨额现金,其实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爸爸,我懂了,我会慢慢提拔他的,以后让他去做管理。”

        “傻孩子,做一个领导者,要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刘汉东是个很正直的人,但他没读过大学,而且性子比较暴躁,从他这两年的经历来看,也不适合做企业管理,但他却会是一个很称职的司机与卫士。”

        正说着,刘汉东回来了,再次向夏青石表示感谢。

        “要感谢的话,感谢小帆吧,这都是她帮你争取的。”夏青石随和的笑笑,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实验室盯着他们了,你们也早回去吧。”

        于是刘汉东送舒帆回家,路上说道:“你可真幸福啊,有这样细心的爸爸。”

        舒帆不说话,看看后视镜,小丫头眼中噙满了泪水,搞得刘汉东莫名其妙。

        把舒帆送回上风上水别墅之后,刘汉东驱车来到黄花小区十七栋楼下,公司分配给他的住房在二单元三楼,用钥匙打开防盗门,开亮电灯,顿时傻眼。

        这房子的装潢是全新的,实木地板,真皮沙发,七十寸液晶电视,华丽的水晶吊灯,墙上是巨幅印象派油画,整体格调是暖色调加温馨家庭味道,厨房间是开放式的,烤箱微波炉冰箱洗碗机一应俱全,都是进口大牌,没有使用过的痕迹,洗手间里的龙头、喷头都是纯铜镀铬,干湿分开,装修精美,用料扎实。

        三室两厅,分为主卧次卧和书房,一水的高档实木家具,毫无甲醛味道,书房里摆着苹果的台式电脑,连膜都没撕掉。

        刘汉东明白了,这套房子根本不是青石高科的高级职员租住房,而是夏青石专门为自己预备的婚房,家具家电都是全新的,而且人家连住得近方便照顾岳父母的细节都想到了。

        这种润物细无声式的关怀,让刘汉东有一种抱上大粗腿的感觉。

        “铃铃铃”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余晓栋打来的。

        “东哥,你不是查欧洲花园的事儿么,那个祁庆雨今天下午在建设局出现了。”

        “知道他住在哪儿么?”

        “不知道。”

        “谢了。”

        刘汉东下楼上车,直奔欧洲花园烂尾楼而去,他知道祁庆雨一定会回去。

        五分钟后,刘汉东将车停在工地外面,步行进入杂草丛生的欧洲花园,离得老远就看见工棚里亮着灯,祁大哥穿着衬衣打着领带,坐在小板凳上正抽烟。

        刘汉东走过去:“祁大哥,有日子没见了啊。”

        “呵呵,有半年了。”祁庆雨在鞋底上掐灭烟蒂,站了起来。

        “我楼上的东西是你拿了?”刘汉东开门见山问道。

        “是我拿了。”祁庆雨坦然承认。

        “你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太不讲究了吧。”刘汉东松了一口气,祁大哥回到这儿就说明心里坦荡,不想躲着自己。

        “这事儿怨我,不过当时情况也比较紧急,警察把这儿搜了一个遍,我怕你藏的钱被他们翻出来就先帮你换了个地方放,后来想去看你,看守所不让探视,我这边事情又多,就先拿去用了,不过我给你留了借条,也没全拿走。”

        “哦?我怎么不知道?”

        “你跟我来。”祁庆雨带刘汉东上楼,来到藏钱的墙壁前,拿手电往里面照:“你看这上面画了个箭头,就是让你再往里掏一掏。”

        刘汉东探头张望,洞壁上果然刻着淡淡的箭头痕迹,如果不注意不会发现,用手电筒尾部捣了几下,一层薄薄的水泥应声而落,伸手一掏,拽出一个塑料袋,打开来,里面是厚厚的欧元和美钞,还有一张字条。

        上面写着:“兹借到人民币三百万,借款人祁庆雨。”

        “呵呵,我真没注意。“刘汉东总算是踏实了。

        “三百万派了大用场,关系我基本都理顺了,现在就差重要一环了,上北京讨工程款去。”祁庆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