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八十二章 莫问奴归处
  • 第八十二章 莫问奴归处

    作品:《匹夫的逆袭

        电梯里站着的正是27专案组的刑警们,副组长万旭东和韩光,还有从省厅和江北公安局抽调的数名精干力量,虽然都是便衣打扮,但那股刑警独特的气质却是掩盖不住的。www.00ksw.org

        刘汉东扭头便走,前面是防火通道,走那里才有一线生机。

        韩光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拽回了电梯,江北奔雷手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刘汉东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硬是逃不掉,其余几名警察迅速扑上去,抱腰抱腿拧胳膊,将刘汉东死死按住。

        负责看管他的警察气喘吁吁跑过来,见状有些纳闷,这些人来干什么。

        于钦捂着流血的鼻子过来了,气急败坏道:“把他铐起来,上脚镣!”走近一看,来的是万旭东和一帮不认识的警察,顿时警惕起来:“你来干什么?”

        “把人带走。”万旭东道。

        “你们不能带走我的犯人,他是10.20特大案件的嫌疑人。”于钦摆出支队长的架子,气势汹汹吼道。

        万旭东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于钦办案没啥水平,只会玩刑讯逼供那一套,在刑警圈子里名声很臭,只是仗着詹树森的提携,去年才破格提拔成支队长的。

        “现在10.20案件归我们27专案组办理。”万旭东昂然回答。

        “什么27专案组,詹局长知情么?”于钦情急之下,把詹树森已经被免职这茬忘了。

        “詹树森已经不是局长了,27专案组是市局新成立的,常务副局长沈弘毅同志亲自担任组长,我和韩光同志为副组长,涉案一些人员,证物都归我们,于支队,这里没你的事了。”万旭东冷冷说道。

        于钦只能干瞪眼,眼睁睁看着刘汉东被带进电梯,忽然想起自己还安排了几个手下在医院门口待命,赶紧打电话。

        电梯里,韩光看到刘汉东嘴角流血,问他:“于钦打你了?”

        刘汉东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嘴角流血是刚才激烈挣扎造成的,和于钦无关,但于钦确实揍了他一顿,这个仇他记着呢。

        来到楼下,几个于钦的手下堵住大门,横眉怒目,跃跃欲试,大有抢人的意思。

        万旭东早有防范,抬起胳膊对手腕处的对讲机麦克风说了句什么,不到二十秒钟,从外面进来十余名特警,全都是一米八五以上的彪形大汉,戴着头盔蒙着面罩,手持防暴霰弹枪,杀气腾腾的。

        从另一部电梯追出来的于钦见状便泄了气,人家有备而来,连特警都带来了,就别想头绪了。

        刘汉东被带上一辆黑色涂装依维柯警车,这是从巡特警支队借的车,负责看押犯人的也是以前特警大队的同事,想到几个月前自己也穿着这身衣服坐着同样的依维柯执勤,今天却成了阶下囚,刘汉东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警车开往医科大附院,刘汉东依然回到这里继续诊治,专案组加派人手全面监护,韩光亲自给刘汉东做了新的笔录。

        “刘汉东,咱们是老熟人了,就不用废话了吧,你是条汉子,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干了什么,我们也都掌握了,现在请你回忆一下事发经过吧。”韩光拿着笔开始记录,没问什么姓名年龄籍贯,直接进入程序。

        “我在工地躲避张宗伟的追杀,马凌来找我,然后詹子羽和那个黑胖子绑了辛晓婉做人质,突然出现,形成对峙,随后张宗伟也出现了,我们互相开枪,场面很乱,我击中了詹子羽,詹子羽也打中我好几发,我注意力集中在这边,张宗伟那边怎么打得真没留意,枪战之后,他们都倒下了,我们刚要撤离,张宗伟又爬起来拿着刀扑过来,马凌替我挡了一刀,然后我把张宗伟捅死了,事情大致就是这样经过。”刘汉东说,这几天他仔细梳理了一下回忆,所言都是事实,除了最后一句,没有任何杜撰。

        案件发生后,韩光和万旭东是最先赶到现场的,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凭着蛛丝马迹就能还原场景,工地附近丢弃着马凌的踏板摩托车,一辆残疾人三轮车,上面还留着张宗伟的私人物品,凭此可以判断出张宗伟是跟踪马凌来的,而詹子羽和魏炜浩则是乘坐汽车前来,辛晓婉人已经被纪委带走,暂时没有口供,但痕迹会说话,她遗留在现场的那口旅行箱附近,找到厮打挣扎痕迹,也证明她确实是被詹子羽绑架。

        其实案件很简单,就是一帮人互相对射,但为什么有这么深的仇恨,枪械从哪里来,这才是需要深究的。

        “你和马凌所持的手枪,是从哪里弄的?”韩光直接发问。

        刘汉东不假思索道:“抢的,从张宗伟那里抢的。”

        “详细说说。”韩光道。

        “我的汽修厂被人砸了之后,暂时没事做,就跟江北电视台的白记者帮忙当助理,她做了一台暗访节目,调查詹子羽和李随风的地下假酒厂,我在码头附近调查的时候遇到张宗伟的阻挠,差点被他打死,我抢了两把枪防身,谁也没告诉,后来张宗伟诱捕我,又干了一仗,他的腿是被我打瘸的,所以一心报复我……”

        “为什么不报警,而选择私藏枪支弹药,你当过警察,应该知道这是犯法的。”

        “哼哼,詹家父子一手遮天,我报警不是找死么,他们正在追杀我,我手里没枪可不行,韩大队,换了你,你又会怎么做?”

        “好了,不谈这个,说说你和辛晓婉的事情,詹子羽为什么用她要挟你?”

        “我睡过辛晓婉……金沐尘不雅视频,是我搞出来的,后来金沐尘找詹子羽追杀辛晓婉,是我救了她,说来也是我害了她,当然有义务救她,我坏了詹子羽的事儿,还打伤他的手下段二炮,所以他要杀我泄愤……”

        韩光笔走龙蛇,记录的很快,刘汉东很敞亮,除了抢劫赌船那一块掐了没说,其他的竹筒倒豆子,全说了。

        “张宗伟的儿子突然捡了几十万,买了辆科迈罗,他们家老太太也捡了一笔外汇,这事儿是你干的么?”韩光问道,此前他已经收集了很多线索,疑犯说没说实话,他一眼就能看出。

        “不是,你看我像有几十万乱砸的人么?”刘汉东道。

        “我看不像。”韩光笑笑,“不过也说不定。”

        与此同时,马凌也在接受专案组的再一次讯问,她的供词和刘汉东完全能对上,除了最后一段,她坚持说是自己杀了张宗伟。

        警方迅速展开调查,主要调查枪械来源。

        不查不要紧,一查全是事儿。

        詹子羽所使用的捷克造CZ75九毫米自动手枪,来源竟然是公安局仓库!这把枪是缉毒大队在一次行动中所缴获,没收入库,后来不知道怎么地就落到詹子羽手中,专案组特地请缴获这把枪的缉毒大队长耿直前来辨认,耿大队翻来覆去看了看说:“没错,就是这把枪,当时毒贩用枪指着我的头,要不是我躲得快,就没吃饭的家伙了。”

        魏炜浩的六-四式手枪,确定是铁路公安处失窃警枪,并且在魏炜浩家里发现了原配枪套,枪纲和备用弹匣,更加确定就是他偷的枪。

        张宗伟所用的三把枪,两把土造拐杖枪一把仿五四,经鉴定是本地所谓“枪神”老邢所生产,警方前去抓捕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不过发现一些钢管木材坯子和半成品,经比对和三把土枪材质相同。

        最重要的是刘汉东和马凌所持的两把巴西造陶鲁斯PT92九毫米自动手枪的来源问题,专案组动用精兵强将一查到底,终于获得线索。

        去年夏天,警方曾在淮江中发现一具尸体,后脑中弹,手脚被缚,疑似被黑社会处决,这人是远近闻名的赌鬼,家里几百万财产都被他糟蹋光了,还欠下一屁股债,这案子是无头疑案,至今没有侦破,而经过弹道比对,正是刘汉东手中的枪所发射。

        案件发生时,刘汉东还在部队服役,显然不是他做的,而根据各方面信息显示,张宗伟帮詹子羽打理一家水上赌场,很是尽职尽责,兢兢业业,曾经亲自下手处理过欠债不还的赌客。

        而且,这家水上赌场不久前曾被洗劫,这也是张宗伟和詹子羽闹翻的重要原因,据说怀疑是内鬼干的,也有人说是刘汉东干的,因为詹子羽曾发出百万悬赏令要刘汉东的脑袋,总之扑朔迷离,在当事人已经死亡和脑瘫的情况下,基本不可能查出真相。

        专案组南下广东,在汕头发现了被詹子羽转卖的赌船,由于当地警方不配合,取证很难,铩羽而归,不过收获也是有的,证实了詹子羽确实在从事非法赌博。

        ……

        刘骁勇和水芹找不到刘汉东,走投无路,求告无门,困守在旅馆里等待消息,可怜戎马一生的老人,九十多岁还要劳累奔波,水芹看了都心疼,说爸您还是回去吧。

        “不找到东东,我人回去心还在这边。”刘骁勇摇头。

        “要不,您看看老部下,老战友能帮什么忙么?”水芹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她只知道公公以前当过军分区司令,还是离休干部,应该有些老关系。

        刘骁勇长叹:“我是地下党,又是起义将领,本来就是后娘养的,五五年才授了个中校,转业到地方当粮食局副局长,又摊上文革,六七年姐夫叛逃,全家受牵连,七十年代末才平反,我那些老部下,没被整死的也病死了,只剩我一个老不死的,老部队早整编掉了,我能找谁去?”

        老人家长吁短叹,忽然水芹的手机响了,竟然是韩光打来的,说刘汉东目前没事,正在医院治疗,案情也基本查清,没想象的那么严重,起码可以保证不会是死刑,你们别担心,先回家吧。

        可是家长怎么放心回去,苦苦哀求一番,终于打动韩光,来到医大附院远远的探视刘汉东。

        刘汉东和马凌在一起,经专案组特许,他俩得以见面,手挽手并排坐着轮椅看夕阳。

        远处树下,已经康复的辛晓婉看着这一对恋人,黯然离去,回到纪委车上,向刘国骁要了一张纸一支笔,匆匆写了一段话。

        “请帮我转交给他。”辛晓婉将纸叠起来递给刘国骁。

        有警察监视着,刘汉东没有和马凌说什么,只有眼神的交流,五分钟后,马凌被推走,刘汉东也回到了病房,负责看管他的便衣警察递过来一张稿纸:“有人给你的信。”

        刘汉东展开来,这是一张纪委用信笺,上面用签字笔写了一首词,字迹娟秀飘逸,翩翩而飞。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

        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

        莫问奴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