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四章 近距离驳火
  • 第七十四章 近距离驳火

    作品:《匹夫的逆袭

        张宗伟走得很吃力,他两条腿上都有伤,尤其是左腿,中了一枪,又被三棱刺刀捅了个对穿,伤口到现在没愈合,刚才走了一段距离的路,伤口绽开鲜血浸透了绷带,一滴滴落在地上,但他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有的只是冷冽的杀气。www.00ksw.org

        他背靠水泥柱子站在阴影下,手枪对准了刘汉东。

        第五把枪的加入打破了平衡,詹子羽大喜:“伟哥,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把刘汉东拿下。”

        张宗伟没急着开枪,他的面孔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能感觉阴鸷无比。

        “今天人来的挺齐,趁这个空儿把几个事儿说清楚吧。”张宗伟道。

        刘汉东的枪口依然对准詹子羽,他迅速将三个对手的危险性做了评估,詹子羽是警察出身,接触枪械的机会比较多,枪法应该不错,而且手中有人质,有恃无恐,他的威胁性是最高的。

        距离自己最近的魏炜浩,眼角余光能瞥见他握枪的手在颤抖,而且有马凌牵制他,威胁性反而最小。

        张宗伟和自己深仇大恨,腿上重伤依然持枪寻仇,可见其毅力过人,但他持枪姿势不对,腋下夹着拐杖,手臂半曲,一看就是野路子出身,而且距离超过十五步,手枪射击其实是难度最高的,而且五四式的指向性较差,真开火未必能首发命中自己,所以他的威胁性中等。

        没人说话,大家都高度紧张,生怕说话分神,被人抢了先机。

        张宗伟继续说道:“刘汉东,我这两条腿是好不了啦,今后怕是要拄一辈子拐杖,咱俩之间必须得死一个,反正今天横竖你出不了这个门,就当着子羽的面说句实话,赌船,是不是你抢得。”

        “是。”刘汉东回答他,不承认也没用了,他手中的枪就是赌船上抢来的,詹子羽自然能认得出。

        张宗伟点点头:“你还算实诚,我再问你,我家里的钱,我儿子买车的钱,是不是你给的?”

        “是。”刘汉东依然承认。

        张宗伟阴恻恻笑起来:“你还挺会用计的,连子羽都被你骗了。”

        “伟哥,我可从没怀疑过你,天地良心。”詹子羽急忙撇清。

        “子羽,我不怪你,是谁摊上那样的事儿,都得怀疑一下,一千多万啊,不是小数字。”张宗伟混社会多年,人老精鬼老灵,詹子羽言不由衷的话他才不信。

        “继续,我妈是你害死的吧?”张宗伟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这个真不是。”刘汉东枪口继续指着詹子羽,“看见我身后那家伙么,是他干的,我有他进你家的视频,就在我手机里,你想不想看?”

        “放屁!”魏炜浩急眼了,他知道张宗伟近江第一狠的名头,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自己还想再活几年呢。

        张宗伟心里有疑惑,半小时前他给父亲打电话得知,小区里下棋的老头子们反映,家中出事前来了一伙陌生人,为首的是个黑胖子,而魏炜浩正符合这个特征,当然也不能排除刘汉东的嫌疑,毕竟自己刚去过江北刘家,对方以牙还牙也在情理之中。

        “就是刘汉东干的,警方也有视频证据,就是他杀了你母亲,还拿走你家衣柜里的八万美元!”魏炜浩急赤白脸的辩解着。

        张宗伟心头巨震,八万美元的事情父亲可没向警方交代,只有自家人和凶手才能知道,魏炜浩才是真凶!

        一瞬间无数记忆涌上心头,母亲为了袒护顽劣的自己,不知道多少回和人家骂架、打架,为了搭救自己出狱,求爷爷告奶奶,花尽了拆迁款,本以为能安度晚年,却死在了这人手中,张宗伟怒不可遏,杀意噌的一下上来了,枪口一转,嘡嘡两枪打在魏炜浩身上。

        枪声响起,紧绷着神经的四个人都开始下意识的开枪,月光笼罩下的废弃烂尾楼大厅内,枪火乍现,膛口焰映红了一张张面孔。

        詹子羽将手中的人质用力推向刘汉东,举枪向他猛射,而刘汉东也在第一时间向詹子羽开枪,射击的同时迅速走位,詹子羽的子弹落空,身上却中了刘汉东一枪,幸亏穿了防弹背心,内脏并无大碍,只是肋骨好像断了一根。

        两发子弹击中了魏炜浩的前胸,有防弹背心挡着不至于毙命,但51式手枪弹强大的动能让他踉跄着倒在地上,右手连连扣动扳机,子弹射向天花板,无一命中。

        马凌的目标被张宗伟击倒,与詹子羽之间又隔了一个刘汉东,她的反应也够快,立刻调转枪口向张宗伟射击,第一发子弹落空,第二发子弹击中张宗伟的肩膀。

        张宗伟朝马凌开枪,扣了一下扳机,瞎火了,枪神老邢造枪有一套,但造子弹的功夫差点,复装的子弹瞎火率很高,很不幸他就碰上了一枚臭子。

        马凌又开一枪,将张宗伟放倒。

        辛晓婉惊吓过度,发疯一般尖叫着冲向刘汉东,詹子羽靠在墙上举起枪咬牙切齿瞄准辛晓婉的后心。

        说时迟那时快,刘汉东一把抓过辛晓婉,一个潇洒的转身将她护在身后,同时举枪向詹子羽射击。

        本来还算明朗的夜空不知道哪里飘来一朵乌云将月亮遮住,废楼中霎那间黑下来,开枪全凭感觉,两人朝对方站立位置不断扣动扳机,倾泻着子弹,一直打到弹尽粮绝,空仓挂机,枪声震耳欲聋,回声连连,紧跟着是无数子弹壳叮叮当当落在水泥地上乱滚的声音。

        魏炜浩靠墙坐着,神志还算清醒,举枪朝张宗伟开了一枪,还是没打中。

        张宗伟也坐在地上,丢掉手枪,举起拐杖板起隐藏的扳机扣动,一颗子弹从拐杖末端射出,枪声巨大,橘红色的膛口焰把人的眼睛都闪花了。

        7.62mm的军用步枪子弹打着旋转射入魏炜浩的额头,将他的脑壳整个掀起来,脑浆四溅,当场死亡。

        马凌看的惊心动魄,又朝张宗伟开了两枪,一枪落空,一枪命中,再扣扳机,没子弹了。

        月亮从云朵里钻了出来,月光再次洒满大地,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詹子羽靠墙坐着,眼睛圆睁,面颊上一个血洞。

        刘汉东松了口气,一摸腋下,满手鲜血,他替辛晓婉挡了一枪,但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战斗太过激烈,肾上腺素急剧分泌使得痛感丧失。

        但这颗穿过他肋下的子弹依然击中了辛晓婉的要害,她嘴里流出血来,急促的呼吸着:“冬瓜,我要死了。”

        刘汉东扫视一眼战场,张宗伟不动了,魏炜浩天灵盖都掀开了,已经没有危险,他撕下一幅衣服帮辛晓婉按住伤口,“你不会死的。”

        “我包里,有手表,给你的,就当作最后的念想吧……你戴上我看看。”辛晓婉指着地上的爱马仕包说。

        刘汉东捡起包,从里面拿出欧米茄手表戴上。

        再看辛晓婉,她血色尽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看,配你,咱俩的故事,都能拍电影了,你觉得谁当主演比较好……我觉得杰森斯坦森演你最合适……范冰冰演我……导演找谁还没想好,制片人找包世宏……”

        她喋喋不休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弱,眼皮也耷拉下来了。

        “别睡着,醒醒。”刘汉东将辛晓婉拦腰抱起,牵动肋下伤口,疼得他直咧嘴,步履艰难的向外走。

        马凌警惕万分的走到张宗伟面前,看到他拐杖尽头硝烟袅袅,钢管已经炸成了喇叭口,老邢坑人,用的是劣质钢管,这种简易步枪只能打两三发就得炸膛,但另一个拐杖还原封未动,马凌急忙将它踢到远处,张宗伟还睁着眼,冲马凌狞笑一下,他腿上有伤,身上中了几枪,已经是苟延残喘了。

        对这种垂死之人,马凌下不了狠手,默默退开,心想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马凌搀扶着刘汉东,刘汉东抱着辛晓婉,三人一步一步向外挪动着,忽然马凌听到身后有响动,回头一看,只见张宗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拐杖一抖,前头竟然冒出一根锋利的刺刀来,居然就这样猛冲过来,仿佛腿上根本没受过伤。

        “小心!”马凌大喊一声,刘汉东扭头望去,但怀中抱着辛晓婉行动不便来不及躲闪,就见马凌箭步上前挡在自己身后。

        刺刀捅进了马凌的肚子。

        “马凌!”刘汉东撕心裂肺的大叫道。

        马凌紧紧握住拐杖,一脚将张宗伟踢开,慢慢将拐杖刺刀拔出来,痛苦的哼了一声,一刀扎下去,正中张宗伟心窝,拔出来,再刺一刀,血井喷一般向外四溅。

        刚才的举动已经用尽了张宗伟所有的潜能,一代江湖枭雄,所谓的近江第一狠人,就这样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死不瞑目。

        扎完这一刀,马凌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扑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远处手电光闪耀,是祁大哥回来了,他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呆。

        “打电话,叫救护车!”这是刘汉东最后的话,他这才发现自己不单是腋下中弹,身上还有两处枪伤。

        祁庆雨赶紧拿出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没等他拨通就看到一群穿防弹背心戴头盔的警察冲了过来,举着钢盾端着微冲,迅速控制现场。

        强光手电照射下,废楼大厅里满是血迹和子弹壳,墙上遍布弹痕,墙角坐着两具尸体。

        魏炜浩不用看了,脑袋都飞了半个,死的透透的。

        万旭东上前试了试詹子羽的鼻息:“还有气。”

        一辆黑色涂装的装甲警车撞破工地大门开了进来,警察们七手八脚将伤员们抬上车,警笛长鸣,警灯闪烁,急速驶向最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