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神控天下 > 第010章 罗轻霜
    第010章罗轻霜

    “一阶高阶青雨剑,净重十公斤,售价一百五十金币”

    “一阶高阶轨鬼刀,净重三十公斤,售价三百八十金币”

    “二阶低阶石胆枪,净重二十公斤,售价一千两百金币”。www.lingdiankanshu.com

    “二阶低阶夺魂钩,净重二十二公斤,售价一千八百金币”。

    ……

    凌笑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些武器,看起来都非常不凡,可惜自已连一样都买不起,不由地摇了摇头。

    那老者一紧,难道这少爷一样都看不上眼。

    “少爷,在陨石城就数我这里的兵器最好了,这些可是由咱们城里最有名的炼器大师厉老所炼,我这里可是唯一的指定销售点,如果在我这里找不到合适的兵器,你在别的地方更不会有了”那老者生怕失去这么一个大顾客,对着凌笑自吹道。

    不过,他说的倒也是实话,厉老是陨石城唯一的三阶低阶炼器大师,在陨石城也只有他一个能炼成二阶高阶的兵器。

    “你说的我知道,只是……我想找的是一把三阶玄兵,不知贵店可有”凌笑故做可惜地说道。

    兵器一般分为,凡、玄、灵、圣、神五个大类,凡兵一般指的是一至二阶的兵器,玄兵则是指三至四阶的兵器,至了五阶至六阶就称为灵器了,而七阶至八阶为圣器,最后九至十阶称为神器。

    凡兵,在大陆上随处可见;而玄兵就极为珍贵,像陨石城这个偏僻贫脊之地,更是难得一见,就算有玄兵可都是各大家族的震族之宝;至于灵器这个就要在那些强大的宗门才会存在了;而圣器与神器那是虚无飘渺的存在。

    “玄兵……这……本店没有,要知道厉老一生也只是曾铸造过三杯玄兵,有两样被凌、李两家所得,另一把则被厉老做为最得意之作保存,那是极为珍贵的,我看少爷你就别指望了”老者甚是婉惜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随便在外面挑一件吧,反正也只是用来砍柴的”凌笑很随意地说道。[]

    这话把这诚实的老者给震住了“这少爷是哪家的公子,居然要买一把玄兵砍柴,只怕各大族长听到了,都要吐血了吧”。

    凌笑到了外面的商铺,挑了那把一阶中级巨龙剑。

    “雨惜,你先帮我垫付着,我用不了多久一定还你”凌笑压低声音对着白雨惜道。

    之前,凌笑可是向李光吟讨了五百金币,全部给了白雨惜葬母用。白雨惜办完事后,还剩下四百九十五个金币,她本来要给凌笑的,可是凌笑又怎么好意思要她的钱呢,于是就拒绝了。

    现在为了买把兵器,不得不向白雨惜暂借着了,这让凌笑极很不好意思。

    白雨惜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在她心中认为这些钱本是少爷的,现在少爷要钱,这很正常。

    白雨惜付了钱,凌笑拿了巨剑,而那老者附赠了一个剑鞘给凌笑,算是买一送一。

    “雨惜,刚才谢谢你了,少爷很快就可以把钱还给你了”凌笑再次强调道。他从来没向女人借钱的习惯,这还是第一次,真是难为情死了。

    “不,不用谢,这是应该的”白雨惜连连摆手道。她已经习惯了凌笑的客气,觉得她的少爷比所有人都很有礼貌,比之其他那些臭男人好太多了,那些人只想占有她,而少爷却不会,而且少爷又救过她,所以她对凌笑是死心踏地跟随。

    “不行,说过还你就还你,走,我还欠你一份礼物,现在就买给你”凌笑刮了一下白雨惜的俏鼻,率先走了。

    白雨惜看着凌笑潇洒的背影,又伸手摸了摸自已的鼻子,偷偷一笑,很快就追了上去。

    凌笑来到裁缝店,为白雨惜订做了三套衣裳,又为他母亲订了两套,也给他和他父亲各订两套,订好的质量只是花了五个金币,而且只需要等上两个时辰便可以拿回去了,效率极高。

    凌笑交了订金,带着白雨惜准备去酒楼大吃一顿,整天在家吃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偶尔到外面吃吃特色风味也不错。[]

    味香居,是陨石城最出名的酒楼,这里不仅是全城最大的酒楼,同时也是消费最贵的酒楼,能进出这里的都是身份的象征。

    凌笑带着白雨惜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两人的出现,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咦,那不是凌家的‘废才’吗?他居然出现在这里”一名小家族的少爷对着旁边的好友说道。

    那好友也是某个小家族的少爷,他做了一个噤声地动作道“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了”。

    “怕什么,他只不是凌家的一个‘废才’就算得罪他,凌家也不会为他出头”先前说话那少爷说道。

    他的好友压低声音道“难道你不知道半个月前,李家李光吟少爷被凌笑打一事吗?”。

    “什么,李大少虽然是三大恶少之末,但是实力也不弱啊,难道这‘废才’又可以重修玄力了”。

    “只怕是这样,那天可是有很多人见凌笑把李光吟一行人揍惨了”。

    凌笑没理会那些带着异样目光的食客,带着白雨惜上了二楼,然后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白雨惜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场所,带着怯怯之意扯着凌笑的衣角一路跟了上来。

    “放松一点,大家都是人,他们吃不了你,只不过这里消费高一些,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凌笑对着白雨惜安慰道。

    白雨惜看着凌笑鼓励的眼神,重重点了点头,这才慢慢放松了心态。

    凌笑吩咐侍者上了三个小菜,再要了一壶酒,这么简单的几样就花了凌笑五个金币,这可是相当于平民的一年开支了。不过,凌笑也不肉痛,反正他很快就可以赚到大把的钱了,这几个金币确实不算什么。

    凌笑才喝了两口酒,吃了一点小菜,楼下就传来骚动的声音。

    很快,一阵脚步声音从楼梯出传来。

    上来的只有三人,两男一女。

    最为吸引人的是走在中间的那个女孩子,莫约十七岁左右,光艳逼人的容颜不亚于白雨惜,只是少了几分白雨惜的楚楚动人之意,却多了几分拒人千里的冷傲,一身火红色的衣裳,特别耀眼,衣领处修饰着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