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619章 我不爽
  • 正文 第1619章 我不爽

    作品:《武逆

        看着那些脸庞上沾满了血液与碎肉的南斗府众人,正条街道都安静了下來,所有人的瞳孔都是扩展到了极限,许多自制力弱的人,甚至连下巴都脱臼了。www.00ksw.org

        这种行为太过胆大包天了,这简直是想要成为南斗府的死敌。

        虽然被打杀的并不是南斗府的负责人,但是,以目前的情况來看,在性质上却是一样的。

        而且,最让他们震惊的是,那个中年男子竟然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被一击轰杀了。

        那中年男子是谁,实力如何,在场的人每一个心中都心知肚明,实力上,不会下于谢从虎多少。

        可是,就这么一个人物,在他们眼前就这么轻易的被解决了。

        所以,他们现在想的是,这个看上去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究竟拥有何等的恐怖力量,。

        只是想想,便是让他们颤栗,生不起反抗之心,哪怕是九幽府与修罗府院落当中的那两个负责人,面色也因为风浩这雷霆般的一击而沉了下去。

        二十几岁,竟然就大圣境界了,,而且,竟然还拥有如此非凡的实力,他们事先根本沒有收到任何风声,这个年轻男子似乎是凭空就这么冒出來的一样。

        也因为如此,他们都是记住了这张脸庞,打算事后调查出其底细來。

        未知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

        而人皇府的负责人东方玄却并沒有出來,众人看向人皇府议事厅,却是发现大门紧闭,不过以他们的眼力,自然也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

        很显然,这次的行动似乎还获得了东方玄的认可。

        这可是让的许多人大跌眼镜。

        因为,人皇府一向都是比较中庸,面对南斗府的强势,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如此决定,似乎不像是东方玄所指使的。

        不过,风浩此举,却是让的人皇府的护卫一个个在大声的叫好,虽然想要冲上來帮手,不过看自己的实力,再想到自己的职责,他们也只能站在自己的岗位上提风浩呐喊了。

        ……

        “我滴个乖乖……”

        谢从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向觉得自己性格是比较冲动的他,突然的觉得,自己与眼前这个家伙比较起來,那根本就是小儿科。

        他虽然砸了牌匾,但是却沒有杀人,因为他心中还是有些顾忌,到时候不好收场。

        而风浩的举动,无疑就像是一个……沒有任何理智的疯子。

        “你……”

        南斗府负责人看着眼前一脸冰寒的风浩,原本想要说些狠话的他,此刻却被堵塞在了喉咙里,说不出话來。

        也的确,人家若是害怕你的威胁,还敢在你面前杀你的左右手吗,。

        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究竟是谁,又是谁给了他这个胆子來挑衅自己,。

        “是谁将那块牌匾挂上去的。”

        而就在南斗府众护卫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的时候,风浩那冰冷彻骨的沒有半点情感的声音,再次让的他们堕入了冰窖当中。

        一时间内,原本平静下來的场面,又因为这句话而变的硝烟四起,充满了紧张的气氛,就连周围围观的人也情不自禁的想要远离这个疯子,生怕他随便找一个理由就将自己给咔嚓了。

        一众南斗府护卫都是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并沒有谁出声。

        突兀的,风浩伸出一双手掌,在他们一脸警惕,并且做出一系列防御姿态的情况下,两只手掌闭合。

        “啪啪啪……”

        “很好。”

        风浩随意的拍了手掌,似乎对他们表示自己赞赏,然而,接下來的一句话,却是直接将他们堕入了十八层地狱当中。

        “既然沒人承认的话,那么……就统统去死。”

        这话,让的旁人都一阵恶寒,恐惧的看着他,就如是看着一头地狱中的恶魔一样。

        “给你们三秒钟时间考虑。”

        “三……”

        “二……”

        “是他们两人。”

        在风浩数到二的时候,所有南斗府护卫都崩溃了,齐齐的指向两个脸色已经苍白的沒有人色的男子。

        见的风浩的目光扫來,两人根本坚持不下去了,直接瘫倒了下去,心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牌匾虽然是我们挂的,但是是那个家伙递上來的……”

        “我只是负责拿,但是牌匾是他做的……”

        反正都要死,南斗府这两个护卫便是又再拉了两个人下水。

        “你比较诚实。”

        风浩对那第一个拉人下水的南斗府护卫用赞赏的口气说道,在他眼眸内升起一抹生机的时候,风浩的语气又冰冷了下來,“我可以让你留个全尸。”

        “哧。”

        “轰,轰,轰。”

        除去了那个是被一击洞穿了天灵盖,其他三人都是被风浩以暴力的手段直接轰成血雾,整个南斗府大院面前,一片狼藉,血肉堆积,像是一个小战场。

        “呼,……”

        做完这一切,风浩呼出了口气,拍了拍手,瞟了一眼南斗府负责人一眼之后,便是转身,对着一旁还愣着的谢从虎说道,“走。”

        “哦,哦。”

        谢从虎反应了过來,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在众多呆滞的目光下,两人朝着人皇府大院走去。

        这也太随便了吧,直接把人家大院给砸了,把人给杀了,就这么拍拍屁股就走了,,好歹也要交代一下原因吧,。

        “你究竟是谁,为何这么做,。”

        在风浩行走至人皇府门口的时候,南斗府负责人才是醒悟了过來,大声的问道,有些畏惧,更多的是愤怒。

        出乎意料的,风浩停下身來,这让的南斗府一众又是流露出一幅如临大敌的神色,心中去是哀嚎。

        这煞星都要走了,干嘛还去招惹他。

        “我是谁。”

        风浩嘴角微微一掀,平静的道,“你还沒有资格知道,至于我为何这么做,很简单,我看那块牌匾不爽,所以就忍不住想把与它相关的东西都毁掉。”

        留下这么一句带着浓浓煞气的话,他与谢从虎走进了人皇府大院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