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617章 疯狂
  • 正文 第1617章 疯狂

    作品:《武逆

        第1617章疯狂

        风浩摸了摸鼻子,似乎,这南斗府彻底的变成疯狗,似乎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不过,他却并不后悔,其实他所做的,不过是让南斗府提早撕破脸皮而已。www.00ksw.org

        只不过,他心中有些内疚,因为自己的事情,让的整个人皇府上上下下都得替自己扛着。

        不过,从现在开始,他可以自己扛了。

        “呵呵,其实,这南斗府是一头精明的疯狗。”

        坐在一旁的公孙璟抿了抿嘴,有些玩味的说着。

        精明的疯狗,那就是说明,这头疯狗还拥有理智,这么说起來的话,那南斗府就不止是疯狗那么简单了,而是一头狼。

        狼,疯狂,不择手段的掠取,那已经不是咬人,而是要吃人了,所以,这听在风浩耳中,他似乎隐隐的觉察到,这事情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照理说來,南斗府同为人族的擎柱之一,沒有理由不顾一切的向人皇府发起疯狗般的攻击,两府之间大战,就算是南斗府最后侥幸获胜,最后的结局会是怎么样。

        给人族带來毁灭性的灾难。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南斗府的府主不会连这点都不知道吧。

        几年前是处处将自己摆在比人皇府更高的位置上,让整个人族认为人皇府在败落,这些,虽然让人皇府威信大失,但是,好歹不会像现在这样。

        而因为那一滴南斗神血,真的能够让南斗府变成一头吃人的饿狼吗,还是说,一开始,这家伙就是一头潜伏在暗中的野狼,他要做的不是替代人皇府,而是想要……吃掉人皇府。

        这意义上面,就不一样了,只要是南斗府还是人族,他就不会那么做,除非……

        “这不可能啊。”

        在东方玄与谢从虎疑惑的目光下,风浩却是无缘无故的冒出这么一句话來。

        虽然他们两人一头雾水,不过公孙璟的眼眸内却是闪过一抹赞赏的神色,与聪明人说话才不会太累。

        看着公孙璟那张带着高深莫测微笑的脸庞,风浩缓缓的平静了下來。

        若是真如此,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題,这南斗府的人不是人族,虽然有些说不过去,不过,这拥有天下第一聪明脑袋的人,与这南斗府打了几年的交道了,难道还会出错,。

        那就真给他公孙家族丢脸了,传出去,还有谁会去找这个糊涂蛋家族。

        “只有一种可能,南斗府被渗透了。”

        风浩心中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顿时他自己也不由的轻吸了一口凉气,身上不由的乏起一层鸡皮疙瘩。

        这已经不是被渗透这么简单,而是整个南斗府早就已经被外族之人掌控在手中了。

        强大到能与圣天学府内三府比拟的南斗府都已经易主了,那其他的势力呢。

        想到这里,他有些不寒而栗,若是这么发展下去,人族真的根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经被人覆灭了。

        “这点小玩意,你拿去看看。”

        翻手间,公孙璟从戒指当中拿出一个小型卷轴來,递给风浩之后,嘴角扯出一道不可察觉的弧度,便是背着双手,走了出去。

        可怜的他,空有一个聪明的脑袋,但是手边却沒有一个可用之下,所以,就算将这个消息公布出來,也沒有任何作用,相反的,人族的大乱,也就从他公布消息的开始了。

        他老祖宗可是要他來帮人皇府的,不是要他來覆灭人族,不过说起來,若是覆灭的话,就现在的局面,他可以在短短一两年内让人族自然的崩溃。

        虽然只是一个小型卷轴,不过,风浩却觉得很重,很沉,这卷轴里面的是什么东西,他心中非常的清楚。

        不过,在他想要道谢的时候,公孙璟已经背着手走出去,并且重新关上门了。

        此刻,看着风浩手中出现的卷轴,也只有谢从虎这家伙还是不明所然了,东方玄虽然模模糊糊,不过也清楚的知道,在这卷轴上记载的每一字都非常的重要。

        “呼,……”

        风浩微微吐了口气之后,神色便是平静了下去,眸光也变的一片冰冷,这让的一旁想要伸过头來偷看的谢从虎,浑身一凉,打了个冷颤,还是将脖子缩了回去。

        这卷轴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风浩是越看越心惊,哪怕是以他的心性,握着卷轴的手掌也隐隐有些颤动,眸光更是如若地狱寒冰一样的慑人,让的整个议事厅的温度也急速的降了下去。

        这到是让的桀骜不驯的谢从虎有些坐立不安,生平第一次有了能够压制他的人,这让的他很不习惯,不过此时,却不敢造次,他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此时撒泼的话,那肯定会面临风浩的一顿狠揍。

        人皇府第一武力,。

        在人家眼中那就是狗屁,连人家一个拳头都奈何不了,还妄称第一。

        而东风玄,静静的坐在那里,并沒有询问,也沒有那个好奇心去偷窥那卷轴上所记载的东西。

        他很明白,公孙璟不交给自己,而交给了风浩,这就说明,这上面的东西,自己知不知道都一样,若是需要知道,风浩也必然会告诉他。

        不过是三个巴掌大的纸张,风浩却是看了足足一个小时,将最后一个字牢牢的记住了之后,他手掌一握,卷轴便是化为了灰烬。

        “有点意思。”

        在谢从虎想要发牢骚的时候,风浩突然开口的那冰冷的沒有半点情感的声音,直接就让的他闭嘴了。

        “群狼噬病虎,嘿嘿。”

        结合公孙璟的比喻,风浩口中又冒出一句冰冷而有带着玩味之意的话语。

        “群狼,什么狼,虎爷我一只只去敲碎它们的牙齿,看它们能逞凶,。”

        因为风浩的态度放缓,谢从虎虽然不明白究竟所说的是什么,不过也大概的清楚了,人皇府的敌人并不只有南斗府而已。

        “风兄打算如何。”

        一旁的东方玄却是很镇定的问道,似乎早就猜到了。

        “既然这一群狼认为是在欺负一头病虎,那么,如果这头山林之王发狂起來,看他们如何应对。”

        一番话语当中充满了暴戾与杀伐的气息,让的谢从虎两人心中不由的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