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589章 臣服
  • 正文 第1589章 臣服

    作品:《武逆

        春风阁内阁的每一位佳人,除去了美貌之外,眼光修为便是放在第一位,而春天作为春风阁的第一美人,她不止是容貌或者气质,眼光也沒有谁能够比的过她。www.00ksw.org

        这点,作为春风阁的阁主,她不可能不清楚,然而,春天却放弃了一众对她众星捧月般的天之骄子,选择了这个沒有背景,天赋一般的人,这便是说明,这个人肯定是有所取之处。

        不过,之后春风阁阁主便是对风浩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却是发现,根本沒有任何头绪,他的第一次正式露面,就是在东鼎城,不过,因为皇甫无双与霸天圣子的异常反应,她怀疑,风浩与仙府也许有关,只是,也无法完全确定。

        如此,她才是放任了春天,不过,对于一个沒有很大背景的人,她也沒有过多的去关注。

        毕竟,就算是得到仙府又如何,别人不知道,难道代表她还不清楚吗,如今这个天地根本沒有人能够成帝,就算天赋异禀,成就半步大帝之位,难道还能比一位顶级势力未來继承人要强不成,。

        所以,就算是得知风浩与霸天圣地的矛盾之后,她也沒有任何表示,可以说,几乎都放弃了。

        虽然可惜,但是,她也绝对不会因为春天,而去得罪东域的霸主霸天圣地。

        然而,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之外,而且,她也低估了那头巨兽的威能。

        确切的说,若不是风浩与江峰两人去霸天圣地这么一闹,还沒有人能够将这头巨兽的境界定位。

        隐隐的,她略微有些后悔,也似乎看到了风浩的与众不同之处,然而,却已经晚了。

        作为春风阁的负责人,她了解太多的人情世故,想要交好一个人,绝对是要在他落难的时候,而不是在他发达之后。

        落难见真情,她知道,想要交好风浩已经是不可能了。

        “春天,你到底还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

        她闭上眼睛,两个手指微微揉动眉心。

        在东鼎城,风浩陷入绝境的时候,只有春天一人挺身而出……“去告诉春天,以后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春风阁阁主并沒有睁开眼睛,口中淡淡的说着。

        “是。”

        一个声音在房间内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面响起,随着一声轻响声,窗帘微微拂动,就如是有一道风从窗口吹过,消失无踪。

        ……

        皇甫无双自然也得知了这个消息,顿时,她的眉头便是蹙成了一个‘几’字。

        “那头巨兽……”

        她在心中已经在怀疑风浩的來历了,眸光更是闪烁不定。

        在一年多以前,若不是因为着了仙府的道,她绝对不可能被风浩制住,然而,不过是短短的一年时间,这个曾经她能够轻易压制的人,已经蜕变成能够击败霸天圣子一级的强者了。

        而且,在他手中更还有那头恐怖非凡的巨兽。

        若是当时他拥有这么一头恐怖的巨兽,只要显露出來,如何会出不得霸天圣地的包围圈。

        所以,她怀疑,那头巨兽是风浩在这一年之内得到的助力。

        而唯一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则是仙府。

        这是世间最为奇特的神兵,天生天养,却与一般的神兵又不相同,似乎,它能够觉察到天地间一些微妙的变换,所以,每一次出现都是在盛世來临之前。

        也许,它是为了择主,不过,在当初那位至尊都收服不了的情况之下,对于仙府就沒有人强求了。

        “有是一大盛世要來临了吗,谁能成帝,谁能成神,……或许,成就至尊之位。”

        皇甫无双口中喃喃出声,眸子内闪烁着异彩,她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如若荒古时期的盛世摆在眼前了。

        这一天,她离开了皇甫世家,离开了东域,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

        无尽的山脉当中,两道身影如若流星般划过,转眼,消失在天际。

        “过了这里,就是中域了。”

        风浩站在一处绝巅之上,遥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平原,缓缓的呼了口气。

        这一次虽然沒有灭杀霸天圣主与霸天圣子,但是,有了此次的威慑之后,霸天圣地绝对不会敢來找麻烦。

        而且此时,应该怕的是霸天圣地的人。

        “此次,江某再次感谢恩公,若不是恩公,江某家族这仇难报。”

        看着眼前长相还有些清秀的年轻男子,江峰心中感慨万千,满怀感激的朝着风浩拱手道谢。

        他做梦也沒有想到,自己还有手刃仇敌的一天,而且,若不是有风浩的帮助,这次他也要吃大亏。

        原本还以为是带着风浩去发泄怒气的,但是,最后却还是自己得利了。

        “江老爷子哪里话,若不是你,只怕小子也活不到今天了。”

        风浩避开了他一礼,嘴角带着苦笑说着。

        他的确也沒有料到小球球竟然这般的生猛,连至尊神兵都能抗,太强悍了,这家伙有时候还真是无所不能的。

        不过,那次对抗至尊神兵了之后,小球球也不轻松,如今已经是七天了,却依旧还沒有转醒,一直处于在沉眠当中。

        他一直有些担心,这以后会不会给这家伙带來一些负面的影响。

        不过奈何,根本不能与这家伙交流,他也只能作罢。

        “我江峰以后这条命就是恩公你的了。”

        见的风浩如此,江峰突兀的单脚跪倒了下去,就在这绝巅之上,对一个才是大圣初阶的年轻人表示臣服。

        他很明白当时自己的处境,就算各大顶尖势力手中拥有芪果,也绝对不会给自己,而风浩,无疑是给了他生机,如今又再次得他恩惠报的大仇,他心中的仇恨已经消散,何去何从,沒有方向,到还不如追随这位前途无量的天才,以后可能还能有一番作为。

        “江老爷子无需这样……”

        风浩避开了正面,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搀扶不起來,江峰就如是一座泰山般,重达万万钧。

        “恩公难道是看不上我江峰吗。”

        江峰很固执,已经下定决心要追随风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