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530章 识破身份
  • 正文 第1530章 识破身份

    作品:《武逆

        夜晚,银月高挂,洁白的月光洒落而下,让的整个天地间都是一片朦胧,像是披上了一层银白色的薄纱。www.00ksw.org

        春天带着风浩,进入到了一处内阁当中,这里布置的也很精致,想來应该是春天这个春风阁第一美人在东鼎城的行宫。

        这座内阁被银月之下,蒙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显得很为神秘。

        春天一身白色衣裙,走在前面,夜风吹來,衣裙飘动,她像是一位仙女,即将要乘风而去。

        一阵行走,两人进入到了这件阁楼中,里面的一切都布置的很精美,在不远处,甚至是有一张花床,想來,这里应该是春天的闺房。

        “公子请坐。”

        春天柔声,示意风浩坐下。

        “奴家还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她有些嗔怪的瞟了一眼风浩,眼眸内闪烁着莹莹之光。

        她很好奇,这个年轻男子为何能对自己无动于衷,难道是自己不够美吗。

        “浩焚。”

        风浩嘴角带着一抹浅笑,坐在春天对面,一脸淡然。

        “浩公子似乎在生春天的气,是气春天强求公子前來吗。”

        春天嘴角有酒窝,一直直视着风浩。

        不过,她失望了,哪怕是她故意带着风浩进來自己的闺房,在风浩的眸子内,依旧是如水般纯洁,沒有半点**。

        “不敢,是春天姑娘魅力太大了,我怕唐突佳人。”

        风浩摇头,心口不一。

        他才不信,春天带自己进來是为了论道,之所以她先提到乐天,只怕也是她早就清楚乐天的个性,而后,趁乐天拒绝,才是邀请自己。

        这番心机,让的风浩对眼前这如若广寒仙子般的美人,产生了一种警惕的心理。

        “撒谎。”

        春天眼波流转,娇嗔一声,伸手,竟然是取下了一直带挂在俏脸上的薄纱,顿时,一张完美的容颜便是显露在风浩眼前,让的他不由的一滞。

        她娇躯秀美,胸姿坚耸,蛮腰纤细,气质出尘,俏容雪白晶莹,如若神玉,眸如秋水,有绵绵情意,琼鼻嘴唇,仿若是上天鬼斧神工精心雕琢而成,美的让人窒息。

        “在下失礼了。”

        不过是片刻,风浩便是收回了目光,嘴角带着一抹苦笑。

        他也沒有料到,春天会取下自己的面纱,这张容颜的确是美的惊心动魄,让的他也不禁有些失神。

        “好厉害的媚术……”

        风浩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异色。

        在玄冥天古墓当中见过那位神秘的白衣女子之后,就连皇甫无双这种级别的美女他都能够免疫,这春天虽美,比之皇甫无双,其实还要差上一筹。

        之所以失神,只怕还是因为眼前这天仙般的美人,修炼有绝世媚术的原因。

        这种媚术已经炉火纯青,形成了一种特有的气质,与她融为一体,所以,这倒也不是春天有意以媚术魅惑他。

        “浩公子果然与众不同。”

        春天柔声说着,声音如若天籁,摘掉面纱之后,那股呼之欲出的美丽,很为震慑人心,就连风浩这等心志坚定的人,也不敢去直视。

        现在风浩终于明白了,春天为何会带着那层面纱了。

        “姑娘过奖了。”

        风浩有些不自然,便是将话題转移,说道,“不知道春天姑娘叫在下进來所谓何事。”

        道不同,如何论。

        “浩公子,你对春天方才说的,那进入神衍之地的事件怎么看。”

        春天伸出一条藕臂,雪白细嫩,端着桌上放置的小玉壶,便是给风浩斟上一杯,一股醉人的香味随即飘來。

        是醉仙露。

        “太奢侈了。”

        风浩心中感慨,他很想要将这一壶都带回去,不过却沒有这么做。

        “就如众人所说,这人天赋不凡,以后可能称雄天下。”

        他就如是在说着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带着感慨的话语,不过,却沒有争雄之心,似乎毫无兴趣。

        “呵呵……”

        春天轻笑,声音好比黄莺吟唱,动人心弦,贝齿闪亮,微微眯起了秋水般的眸子,闪烁着异彩,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说道,“其实,当时我春风阁在场的那位前辈以特殊的秘法,勘破了那人身上的一丝波动……”

        “哦。”

        风浩那持着玉杯的手臂微微一顿,而后便是轻饮了一口,“想必,你们春风阁已经查到了这人的行踪了吧。”

        这春风阁果然是隐瞒了许多的隐秘,如这件事,便也是故意隐瞒了这些重要的线索。

        同时他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也许,那当时在场的春风阁之人,真的有能力勘破了自己身上的一丝气机。

        毕竟,就算有柳残烟庇护遮盖,但是,自己进入神衍之地后,那种气息便是被其内的仙能给洗涤了,自己出來的那一瞬间,很有可能被一些有心人察觉。

        顿时,他的脸上的浅笑也收敛了起來,目光看向春天那张美的让人窒息的俏脸,眸子如若镜面,沒有任何波动。

        “沒有。”

        春天微微摇了摇头,大有深意的看着风浩,“说起來,其实,那位前辈所窥破的那一丝气机,与浩公子身上的气机很为神似……”

        “是么。”

        “沒错,因为,都是一样,是一种很纯粹的毁灭气机……”

        “轰。”

        风浩的眸子陡然变的通红,如若是两方血海在沉浮,煞气冲霄,原本打开的窗户也自动关闭,让的房间内直接便是黯淡了下去。

        他已经动了杀心。

        这消息若是被传出去,自己将永无宁日。

        “浩公子不必紧张。”

        面对如若是煞神的风浩,春天依旧沒有变色,相反的,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一股如若春风般的气息在她一拂袖之间蔓延出來,冲淡了房间内的煞气。

        她并沒有对抗风浩的意思,这一举动只是在表明,就算风浩拥有斩杀自己的手段,但是,也不见得自己就沒有反抗之力。

        这里可是春风阁,只要有一丝异动便是会吸引春风阁那些守卫的注意,到时候吃亏的,只怕还是风浩。

        所以,缓缓的,他身上的气机沉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