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293章 全勇
  • 正文 第1293章 全勇

    作品:《武逆

        清澈的溪水之内,躺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他面色惨白如纸,沒有人色,身躯上更是凄惨,到处裂开,皮开肉绽,白森森的骨骼都显露在外,且呈折断状况,很是瘆人,他眼睛紧闭,处于昏迷状态,在河水里面流淌而下。www.00ksw.org

        “是个死人,别管了。”

        一个粗壮的男子瞟了一眼,便是粗声粗气的说着。

        因为,在他的肩头上,可是还扛着两头数百斤重的狮形野兽呢,这一路走來,就算他已经是武灵巅峰境界,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他的话,获得了大部分人的认同,因为,在溪水之内的这个男子,看上去明显就已经沒有呼吸了。

        而且,就算还活着,就凭他身体上如此严重的创伤,要想愈合,几乎是不可能的。

        “等等。”

        那个被称之为全哥,也是这一行人当中唯一一个晋升武宗的人,他目光却是停滞在这个侵泡在溪水中年轻男子的左胸上面。

        那里,略微有一些抖动的弧度,虽然不大,但是,以他锐利的目光却是清楚的看见了。

        还有心跳。

        “哗啦。”

        在他的示意下,四个男子便是跳下了水里,小心的将这个溪水中的年轻男子捞救了上來。

        “他还沒死。”

        伸出两个手指头放在年轻男子左胸上面感应了一番,名为全哥的男子用颇有些惊讶的语气说道。

        “沒死。”

        那个扛着野兽壮汉眼睛都瞪圆了。

        眼前这打捞上來的年轻男子,全身大面积范围都崩裂了,胸膛塌陷下去,断裂的骨骼破穿而出,到处的伤口被溪水侵泡的有些发白,血液似乎都流干了,已经这样,竟然还能沒死,。

        这些出自小村庄的人都是有些不敢置信,不过,看上去这个全哥,在他们心目当中很有威信,他说话了之后,却是沒有人出声质疑。

        “这不是一个普通人。”

        扫了一眼这年轻男子全身上的伤痕,名为全哥的男子眸光一凝。

        不说其他的,一个人想要伤成这样,还真有些不容易,而且,受如此的创伤,他竟然还能够或者,这更是诡异。

        “全哥,就算他沒有死,也绝对废了,我们沒必要管他了吧,再说,谁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何必自找麻烦呢。”

        那个扛着野兽的壮汉又嘟囔了。

        今天这两头野兽还真沉。

        不过,他这句话却是说出了一行人的心声。

        全哥眉头一皱,心中也是认可了他们的话,就在他要站起身來的时候,他却是看到,眼前这年轻男子身上的一个较小的创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接着,他便是看到,那处创口结痂,而后蜕落,甚至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这……”

        眼前的一幕看的全哥目瞪口呆,瞳孔内,透露出震惊的神色,许久,在一旁的人催促下,他才是反应了过來,并且做出一个肯定的决定,“把他先带回去。”

        众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却还是做了一个简易的支架,将这个年轻男子抬着,走回了小山村。

        山村的人比较朴实,这两头野兽很快就被分给了每一家,而这被救回的年轻男子,则是被安置在全哥的家中。

        全哥名为,全勇,其实,他并不是这个村庄的人,只是,在十几年前來到了这处小村庄,当时的他身受重创,带着一个女婴來到这里,因为拥有不错的实力,在山中打猎之时救助了几次村民,便是很快小村庄的人接受了,而且,也因为他的存在,村庄的人伤亡减少了,也再也沒有饿过肚子,便是获得了村民们的尊重,一般有什么事,村民们都是会依照他的意思去做。

        这一住,就是十几年过去了,平时,全勇每天都与村民们出去打猎,但是,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眼眸内,却是含着一抹沧桑与悲痛。

        所以,村里的老人都说,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只是每当有人问起,他却是从不回答,甚至连女婴的母亲是谁也从來不说。

        全勇的房子,在村庄的北端,一行人抬着年轻男子來到房门口,房门便是被打开了,一个长相清秀,身穿粗布衣的花季少女从房内走了出來,见的这幕,顿时有些发怔,不过,见的担架上的不是全勇,她才松了口气,脸上带着一抹清纯的笑容,看的那几个年轻人有些发呆。

        “蓉蓉,你先让开。”

        全勇走了过來,将女儿拉到一旁,吩咐着几个年轻人将这身受重创的年轻男子送入自己房间内去。

        少许,几个年轻人便是安置好了一切,离开了这里,全勇也回到了房间内。

        “爹爹,他是谁啊,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看着床榻上眼眸紧闭的年轻男子,全蓉蓉明亮的眼眸内闪过一抹好奇的神色,开口对着走进來的全勇问道。

        “不知道,是在山里遇见的,不过,应该还有救。”

        面对自己女儿的时候,全勇的眼眸内才是流露出慈爱的神色,揉了揉少女的头顶,示意她离去。

        “果然,他身上的创伤竟然能够自己愈合。”

        全勇的目光再次放在年轻男子身上的一个微小的创口上,果不其然,在他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创口便是自然而然的就愈合了,根本找不到半点痕迹,就如刚才的伤口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连续观察了多处,全勇便是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的确是有自我恢复的能力,而且,这种恢复速度还十分的惊人。

        而且,经过他的观察,不管是那些大的创口,还是那些断碎的骨骼,都是以着一种缓慢的速度在愈合着,恢复着……

        “嘶……”

        他暗自咂舌,轻吸了一口凉气,眼眸内一片惊骇的神色。

        这种恢复的速度,简直甚称惊世骇俗,绕是全勇算是这小村庄最为见多识广的人,此刻,也有些回不过神來。

        “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他眼眸内闪过一抹精光,而后便是走了出去,直径走入山里,直到快要入夜的时候,他才是扛着一头野兽,拿着一把药草从大山中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