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286章 带离
  • 正文 第1286章 带离

    作品:《武逆

        第1286章带离

        一重天罚,除了第九层,已经不能给风浩造成多大的困惑了,他此时已经掌控了七层虚武之力,加上无上肉身的强横,外还有体内焚音相助,所以,此时他的所为也是让的所有人膛目结舌。www.00ksw.org

        想到当年自己渡劫的情景,这些强者们都是觉得有些汗颜。

        不过,不知为何,他们总觉得风浩有些不太一样……

        照理说,渡劫之时,处于在劫云之下,都会有一层天地毁灭意志对人的压制,让人根本无法发挥出全力來,但是,眼前这年轻的小辈,哪一点有像是被压制的样子。

        此刻,风浩狂态毕露,浑身上下充满了狂霸的战意,真就如若是一尊狂神一样的矗立在那里,而且一次又一次的冲上云端,与天雷相搏,漫天的雷雨肆虐洒落,地面上一片狼藉,看的都让人心颤。

        但是,此时风浩处于在在那慑人的雷雨之下,却是沒有半点受创的痕迹,这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天罚能量可是天地的毁灭意志,我看他怎么沒有受到半点影响。”

        远处,一个大圣境界的强者喃喃自语,目光转向一旁的几个大圣境界的强者,发现他们也皆是一脸的疑惑。

        “还真是个怪人,他究竟拥有多少秘密啊……”

        他摇摇了头,带着一抹苦笑,眼眸内显露出一抹隐忧的神色。

        人族得此年轻天才,以后,若是他成长起來,还有谁能压的住他,。

        不说是异族,就算是同族都有开战的时候,他们怎么可能沒有忧心呢。

        唯一有些欣喜的,也就是來自归元族的那位老者了,他站在远处,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自己的族人目光还是有一定的独到之处,不然,为何会选择与甚传懦弱的人族作为联合呢。

        虽然这次损失了不少的年轻精英,但是,能够换來这个人族的友谊,这一切,还是值得的。

        “他……应该能够通过八窍天罚吧。”

        一个强者开口,喃喃出声,唤起了众人的共吟。

        如此的强大,若是眼前这人还不能够通过八窍天罚,那么,这世间肯定再无人能够做到。

        “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够见证一位八窍之人的衍生,倒也不枉此生了……”

        一个脸上堆满了皱纹,如若树皮一样的老古董带着感慨的语气轻叹一声。

        他这一生,已经沒有突破的可能了,就算是凭借种种续命的手段,也最多只能够活上几年时间了。

        不过此时,对于死亡,他却是沒有先前那般的畏惧了。

        死,不外如是,连大帝都化为了一杯黄土,在想想卑微的自己,自己又有什么资格长存下去呢。

        人人都想要永生,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却是偏执的去追逐着,不肯放弃。

        现在蓦然回首,却是发现,这一路追逐下來,自己淡漠了亲情,忽略了友情,最后却是什么也沒有剩下。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突兀的,这个老古董觉得自己很悲凉,现在的他,除了这一身实力,还剩下什么呢。

        同时,一道灵光从他脑海闪过,他依稀的记得,这个在渡劫的年轻人,方才不久前说过一句话……

        “这个世间上,有很多的东西,比追求实力,追求永恒,要重要的多……”

        他当时还觉得好笑,现在这么一想,不是别人在说胡话,而是自己太可悲。

        “罢了罢了。”

        他摇了摇头,豁然开朗,深深的瞟了一眼风浩,也不等看到结果,便是转身离去,绕过了天罚区域,朝着玄冥天出口掠去。

        趁自己有生之年,他还想要多做一些事情,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不多时,除了他以外,更还有四位老古董离去,更多的留了下來,那是因为,他们还有活着的小辈在墓府当中。

        有很多的事情,的确是要到最后一刻才能够看透。

        比如,那些站在强者们身旁的年轻天才们,眼眸内充斥的就是无以伦比的狂热。

        他们在羡慕风浩的强大,想要向这种程度进军追逐。

        ……

        “轰隆隆,……”

        一道如若是水桶般粗壮的惊世天雷,从那黑压压的劫云之内划过一道森厉的白线,带着一种毁灭一切的气息,直接劈落下來,砸向风浩头顶,周围的昏暗的天地都被照亮了。

        “嘭嗵。”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在那道雷柱的冲击下,风浩直接被洞穿到了地下,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裂痕蔓延,金黄色的血液将地面也镀上了一层淡金色。

        “已经第七层天罚了……”

        风浩嘴角抽了抽,甩了甩接近麻木了的手臂,看着那白骨森森的拳头,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來。

        他发现,这里还真不是一个能够渡劫的地方,他很多的手段都沒有办法在这种场面上显露出來。

        比如吞天龙印,若是现在他持着吞天龙印,就算是面对着七层天罚,有七重威能的虚武之力驱祭,对付起來也不会这么狼狈。

        但是,现在他能祭出吞天龙印吗。

        “不行,还是必须离开这里。”

        再一次的被天罚劈落下來,风浩便是朝着墓府方向瞟去了一眼。

        “夫君,你是在叫我吗。”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那墓府之内飞掠而出,停在了风浩不远处,甜美的声音如若流水般响起。

        “咳咳,……”

        风浩咳出了几口鲜血,勉强的朝着她一笑,便是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带我离开这里,找一个沒有人的地方吗。”

        他不过是抱着侥幸的心态的投了一记眼神,却沒有想到,这白衣女子竟然真的能够从他的眼神中明白他所想,并且及时的出现,这让他心中感慨万分。

        “离开这里。”

        白衣女子眼眸内闪过一抹思索的神色,少许,便是点了点头,然后拉着风浩的手臂,两人直接就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踪迹。

        片刻,天穹上黑压压,如若是黑色钢铁一般的劫云,便是尽数散去,这方天地间,再次为绿幽幽的能量填满,除了留下满目狼藉的大地,就如是什么事也沒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