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285章 白衣
  • 正文 第1285章 白衣

    作品:《武逆

        “这个……”

        白衣女子立于深坑内,站在风浩身旁,抬头看着天穹上黑压压的劫云,那双明亮的眼眸内闪烁着思索的神色,良久,她有些泄气的摇了摇头,道,“沒有办法。www.00ksw.org”

        “哦。”

        风浩应了一声,眼眸内闪过一抹失望,不过,他很快就释怀了。

        天罚,这可是天地意志所凝聚而成的,虽然眼前的白衣女子來历甚大,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能够躲过天罚的气机锁定,但是,若是她真的能够解决天罚的话,那岂不是凌驾在天地之上,是这世间的最高神祇了。

        这明显就沒有可能性。

        “夫君,我……是不是很沒用啊,不能替夫君分忧解难……”

        白衣女子站在那里,一双玉手微微拽紧,眼眸内浮现出水光,眼眶微微发红的看着风浩,话语中带着一些哭音,真就如是一个要被丈夫抛弃的小妻子一样,楚楚可怜,根本沒有先前那冰冷神女的样子,两者天差地别。

        不过还好,此时他们两人处于深坑内,她此时如此柔弱的一面并沒有给外面的人看见,不然,又是要让所有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要知道,这可是让來自寒月一族的超级强者夹着尾巴逃走的神女啊,此时她与凡人还有什么区别。

        “呃……沒啊,不是,那个沒什么啊……啊,……”

        见她如此模样,风浩顿时就慌了神,手忙脚乱的想要去安慰他,却是一个不慎,便是被天雷砸中,头顶冒烟,沒入地下去了。

        渡劫分神,简直是活腻了。

        若不是他是无上肉身,外有焚音在内庇护,命运绝对是与那三个‘仙’组织年轻成员一样,直接就化为劫灰了。

        “夫君,你还好吧。”

        看着浑身有些冒烟跳出深坑的风浩,白衣女子红着鼻头,带着有些哽咽的声音弱弱的问道,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还好,沒什么大事。”

        风浩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再也不敢去看她那楚楚可怜的神情,害怕再次分神,“你先回墓府,我渡过天罚便就会去找你们。”

        说罢,他腾身而起,举着拳头,凝聚出虎奔十重劲力,便是朝着一道落下的天罚砸去。

        “嘭嗵,……”

        巨大的炸响声响彻,巨大的雷柱在这一击之下化作了漫天的电弧,如若是下雨一样,将的地面上到处都击打的坑坑洼洼的,只有一小部分为风浩吸收。

        毕竟,这远处有许多人在观看,他也不敢做的太过显眼了,不然,他的这个秘密不是曝光了吗。

        “这至少已经是三层天罚的程度了……”

        感受着拳头上传來的麻痛感,风浩的面色凝重了起來。

        已经渡过一次天罚,他自然有所了解。

        而此时,也不过是过去了几分钟而已,这天罚的程度便是已经达到了一重三层的程度,比之在蛮族的祭祖之地内快了三四倍不止,如此之快,让的他怀疑,后面的天罚,程度又将如何呢。

        而白衣女子似乎害怕风浩生气,所以,见的那不断跃起轰击雷霆的风浩,也沒有再去打搅他,只是担忧的看了一眼,便是如若飞仙一样,白衣飘飘,飞掠向墓府门口,真如若是一位下凡仙子一样。

        “她……究竟是什么人呢。”

        远处,众强者看着这一个背影,心中依旧无法平静。

        惊走神秘强者,这也就罢了,为何天罚却不劈她,这点,是让他们最想不明白的事情。

        万物生灵,只要是有生命的事物,哪怕是精怪草木,那都是天罚惩戒的范围,谁也沒有办法逃得过天罚的气机锁定。

        但是,眼前这白衣女子却是做到了,天罚对她视而不见,任由她在天罚之下來去自由,如若漫步闲庭。

        “她真的是人族。”

        甚至,已经有人这么怀疑了。

        特别是她称呼风浩为夫君,这更是让人无法理解。

        她怎么会看上那如若是蝼蚁一样懦弱的年轻小辈呢。

        见白衣女子走入了进來,琼灵儿一行人都是有些反应不过來,怔怔的看着她,一个个呆若木鸡,就如是看着一尊怪物一样。

        其实,从她出去墓府,到走进來,不过是一分钟左右,但是,却是做到了超乎他们想象的事情。

        不过,白衣女子似乎却是不去在意他们的这些异样的目光,如若是习以为常一样,不过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便是站在宛欣的一旁,静静的站在那里,柳眉微微蹙起,依旧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处于天罚之下的风浩。

        在琼灵儿三女之中,她也就对宛欣有些好感,也比较亲近与宛欣。

        因为,她似乎能够感应的到,宛欣对于她的善意,而琼灵儿与颜晴,对于她,却是一直有着一些防范之意,所以,几人之间的关系便是显得有些微妙。

        白衣女子就如是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心思纯净,谁对她好,她就对谁有好感,沒有半点心机。

        “谢谢姑娘。”

        宛欣沉了沉神,对着白衣女子,很是真挚的说道。

        “谢谢你。”

        琼灵儿与颜晴,也是颇为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同样是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她们都很明白,若不是眼前这个白衣女子,风浩绝对沒有活命的可能,不管以后关系会变成怎么样,此时此刻,她们的确是对白衣女子充满了感激。

        “嗯。”

        反倒是白衣女子,面对她们真挚的感激,却是有些不明所然,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们。

        对于她來说,风浩就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也是绝对不可缺少的人,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他。

        “我叫宛欣。”

        宛欣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对她伸出了一只洁白如若莲藕般的玉手。

        “我……”

        白衣女子清澈的眼眸内,却是闪过一抹茫然。

        她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所有一切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她根本想不起來。

        “以后,我就叫你白衣妹妹了好吗。”

        宛欣微微一笑,握住她有些冰凉的小手,带着满是真挚语气的说道。

        “这个……”

        白衣女子似乎也感受到她的心意,便是说道,“只要夫君沒意见,那么,我就叫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