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194章 铸造生命
  • 正文 第1194章 铸造生命

    作品:《武逆

        铸造,对于浩天來说,已经成为了一项习惯,他沒有打搅风浩,而是直径來到了瀑布之下,翻手,就将那块足足有一斤三两的赤霞髓金给拿了出來。www.00ksw.org

        “叮铛,叮铛……”

        少许过后,这处山谷之内,便是传出一声声铿锵的锤炼之声,如若是九天之上的惊雷滚动,也如是一首莫名的生命交响曲,很有节奏,并且有着自己的律动存在,期间,各种光华在他巨锤之下显现,有各种异象显现,如虎跃,如龙腾,气势极为浩大。

        “那位大师,又要铸造大器了……”

        听着传來的声音与不时冲天直上九天的异象,在这圣天学府内,似乎却沒有引起多大的轰动,一些幽静的山头,或者院落内的人,都只是略微的朝着这个方向瞟了一眼而已,有的最多也就感慨一声。

        很显然,他们对于这种情况已经是免疫了。

        这同时也说明,浩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山谷之内铸造兵器了。

        虽然这次的动静比以前是要壮观许多,但是,知道浩天脾气的人,却是沒有哪个敢过來打搅,而且,各大院都是规定过,若是沒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是不允许走进山谷内的,不然,情节严重者,甚至会被逐出圣天学府。

        这可不是在开玩笑,铸造之时,不能受到干扰,不然,很有可能会前功尽弃,若是激怒了这位大师,他一怒之下离开了圣天学府,那可是圣天学府巨大的损失。

        当风浩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他也从状态中清醒了过來,然后,将目光投放在了浩天的身上。

        此刻,浩天就如是一尊巨人一样,矗立在瀑布之下,庞大的瀑布,如若千军万马奔腾而下,但是,在他挥锤之间却是截流,就如是被蒸发了一样。

        他就如是一尊开天辟地的巨人,每一锤下去,都是惊天动地,能够摧毁一切,撕开天地。

        但是,在这毁灭当中,却又有着一份生机在内,似乎活力充沛,如若是有精灵在跳动,生命在衍生……

        这是风浩第二次看到浩天铸造了,他心中依旧是升起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感慨。

        他曾不止一次的怀疑,眼前这尊巨人,真的只是一位铸造大师吗,。

        如此神奇的能力,当真是让人拜服。

        他不是在铸器,而是在塑造生命,他就如是一尊无所不能的神祇一样,将的一种新的生命带來这天地间。

        “嗡……”

        不知不觉中,在风浩的脑海内,从已经打开的窍孔里面,传出一道道细微的嗡吟声,少许间,他便是沉浸到了一种特殊的意境当中。

        在这种特殊的意境笼罩下,风浩更是能够轻易的觉察到,在浩天的巨锤之下,一个新的生命,正在衍生……

        虽然,它似乎还很脆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吹灭它的生命之火,但是,风浩却是能够感觉的到,这个新生的生命,很顽强,而且,似乎正在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

        不知不觉中,他的嘴角,竟然挂着一抹祥和的笑容,似乎,是为了见到一条新的生命衍生而高兴,这种情绪,是自然形成的,就如是一个父亲,在等待着自己新生的孩子一样。

        顿时,风浩便是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同时,他也从那种特殊的意境当中脱离了出來,而他脑海内,嗡吟也截然而止,就如是什么事情也沒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他怀中的小球球,却是略有所感,发现了他此时的异常,不过,它似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來,便是也沒有提醒他。

        也许,只是一瞬间的错觉吧。

        “呼,……”

        风浩长长的呼了口气,将自己这种古怪的情绪压落了下去,然后,将目光放在了浩天身上,耳边,也只剩下了‘叮铛’之声,同时,他的手臂,也缓缓的挥动了起來……

        时光飞速的流逝着,转眼,三天时间就过去了……

        这三天内,眼前的这一幕几乎沒有出现什么变动,柳残烟似乎也消失了,并沒有过來打搅,只是,浩天的巨锤挥动的越來越快了,巨大的黑色重锤给他挥的如若一道残影,空间中不断的响彻出如若空间撕裂般的声音,而‘叮铛’声也络绎不绝,几乎形成了一条直线。

        在他的重锤之下,一团光华缓缓的浮生而起,就如是一个小生命,正在朝气蓬勃的成长着,逐渐的长大。

        而深潭一旁,风浩眼眸内一片迷茫,手臂自然而然的挥动着,竟然也不见了生涩,动作间,如若行云流水般顺畅,体内,不见了闷雷声,甚至,连流水声也缓缓的沉寂了下去,他此刻,几乎就如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在那胡乱的挥洒着拳头,若远远看上去,看起來就像是个有点不太正常的人。

        不过,偶尔之间,突兀的,这沉寂当中,却又如若是**瀚海中的海啸,惊涛骇浪翻滚,直啸九天云霄,让人心颤的浪潮声,响彻不绝,让人会情不自禁的生出就如正处于一处绝提的大坝前一样,想要逃离开去。

        一静一动,悄然间的转变,不断的替换,隐隐的,竟然也有一番灵韵在内。

        直到第五天正午……

        原本是耀阳当空,只是,突兀的,却是风卷残云,以这处山谷为中心,方圆数百里内,所有的天地元气竟然躁动了起來,全部都是朝着这处山谷聚集了过來,周围昏天暗地,吸引了众多目光的注意。

        “这种波动……难道,浩大师是在铸造圣兵不成,。”

        在几座高耸入云的山巅,一双双神芒烁烁的眸子打开,朝着这处山谷看了过來,似乎,周围的那一切变化对他们沒有造成任何的影响,山谷内的景象被他们看在了眼中。

        而其他各大山谷中的人,心中虽然好奇,但是,却也沒有谁有胆子过來偷窥,不过是在原地惊讶了少许,也都是互相的议论开來。

        而他们议论的,却不是这位大师正在铸造什么程度的大器,而是最近虚武之主墓府的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