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133章 神秘的雪漠
  • 正文 第1133章 神秘的雪漠

    作品:《武逆

        在第五个年轻的天才,被龙月光以野蛮而且粗暴的方式完虐了之后,场面上众年轻天才骚动的心,彻底的平息了下去。www.00ksw.org

        虽然被挑衅不出手很丢脸,但是,跑上去被人完虐一顿,岂不是更丢脸。

        明明知道不如别人,还屁颠屁颠的跑上去挨揍的人,那不是勇敢,而是白痴。

        “唰。”

        随着一声轻响声,众人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便是见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就立于龙月关身前不远处。

        这个年轻男子身上沒有半点煞气,气息极为平淡,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一双眸子,如若星辰,精芒如若行星周转,整个人透露出一种神秘的气质。

        “是雪漠……”

        谢炎东眼眸内闪过一抹诧异,口中轻声的喃喃,似乎很意外见到这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出现。

        “嗯。”

        听到这个名字,风浩微微一怔。

        “是相天宫的人。”

        一旁的颜晴为他解释道。

        “哦。”

        风浩眼眸内闪过一抹精光,到是很有兴趣的看向这个雪漠的男子。

        相天宫,是所有超凡势力当中最为神秘的一个势力,他们拥有相天之术,能够勘破过去,看到未來,而且还拥有不可预测的天象之力,这么一个神秘的势力,试问,谁愿意去招惹他。

        不过,相天宫的人,却一直都是以和为贵,不去挑衅任何势力,也不去在意什么威名,因为,相天宫,以神秘,就足以在超凡势力内称雄。

        所以,此时见的雪漠竟然主动去与龙月关一战,这让让的谢炎动与颜晴感到诧异与不解。

        不求名利的相天宫之人,为何会出现在这种与人争雄的场面上呢。

        “在下相天宫雪漠,久闻龙兄威名,今日一见,名副其实也。”

        雪漠如若一尊年轻的上古先贤,说话和气,整个人就如是一颗隐沒在朗朗星河中的一颗星辰,虽然光亮,却是不去与月争辉。

        “是相天宫的人。”

        众人闻言,皆是惊呼,不由的都是将目光投放在他的身上,都是想要看看,相天宫的人究竟有什么不同之处。

        而广场外的旁人,更是一个个兴奋不已,纷纷大叫不负此行,能够看到相天宫的人出手,足以让他们吹嘘一辈子了。

        而就连风浩,也是满是兴致,想要看看这传闻中的天象之力,究竟是有多么的强横,才成就了一家超凡势力。

        “哈哈,……原來是相天宫的人,來的好,吃我一拳再说。”

        听到雪漠自我介绍之后,龙月关非但沒有丝毫的畏惧,相反的,更是兴致大涨,一双眼眸内喷尽是兴奋的光芒,扬起砂锅大小的拳头,就朝着雪漠砸了过去,也丝毫不怕因此而得罪了相天宫。

        龙家的人,虽然已经隐姓埋名很多年,但是,在古籍上却依旧有他们的一席地位,而他们的特点就是……武痴。

        一个家族都是武痴,为武痴狂,而龙月关,则是拥有了自己祖先的不败神体的武痴。

        这么一家势力,想想都让人头痛,就是超凡势力,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一窝子武痴,不然定时如同捅马蜂窝一样,不得安宁。

        正因为身后就是一个马蜂窝,所以,龙月关这小子虽然得罪了许多超凡势力,但是还却还活到了今天。

        “呵呵。”

        雪漠依旧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上古先贤,带着温雅的笑容,只是,那双眼眸内却是星象斗转,一股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从他体内喷薄而出,汇聚成一面玄奥的阵图,挡在他身前,而他自己,却依旧是双手背负在身后,一脸风清云淡,衣衫微微飘洒,整个人显得格外的潇洒出尘。

        “给老子碎。”

        龙月关却就如一头蛮兽,根本不顾其他,扬起拳头,滚滚而來,直接就砸在了这面阵图之上,巨大的力道猛烈的爆发出去,摧毁了一切,这面玄奥的阵图不过是坚持了半刻,就会这股巨大的力道绞碎当场,化为虚无。

        他可不怕失败,挨揍是他的兴趣,也是特长,他还巴不得有人能够狂揍他一顿,这样,他才能够拥有更强的力量。

        “哈哈,……相天宫的人也不过如此嘛。”

        一拳砸碎了阵图,龙月关顿时哈哈大笑,猖狂的模样,让的下面的人都恨不得上去在他脸上踹上几脚,留下自己的鞋印才罢休。

        接着,他便是再次欺身,如若一辆太古战车一样,轰隆隆的朝着雪漠辗杀了过去,下手丝毫不见留情。

        对此,雪漠丝毫不气恼,他如若飞仙,飘离不定,眸光流转间,一面面玄奥的阵图便就自然的凝聚而成,挡在他的身前,拦阻龙月关前进的脚步。

        从始至终,他却是连手指都沒有动一下。

        “喂,我说你这小子,你到底还打不打,怎么像个婆娘一样的只知道躲。”

        一段时间过后,龙月关火了,瞪圆了眼睛,指着雪漠就是一顿大骂,似乎很是气恼。

        相天宫的人神秘而又强大,他早就心痒痒的想要找个人打上一场,此时人送來了,却不与他动手,这让的他很是郁闷与恼火。

        “呵呵,龙兄莫恼。”

        雪漠依旧沒有动怒,带着温雅的笑容,和气的说着,“雪漠这次上來,不是要与龙兄争个你死我活的,只是想见识见识,龙兄的威名而已,此时一见,雪漠已经心满意足,龙兄的强大,雪漠佩服,这次比试……雪漠认输。”

        说罢,在龙月关错愕的目光下,他飘然而去,落在广场上,依旧是一副不沾世间尘埃的模样。

        他竟然就这么认输了,就算是被龙月关臭骂了一顿,也沒有半点脾气。

        只是,此刻却是沒有人去嘲笑他胆小怕事,不敢硬抗,因为,相天宫的人,行事向來神秘,让人摸不着头脑。

        而且刚才,从头到尾,雪漠可是连手指头都沒有动一动,却是抵御了龙月关那么久,这更是给他添了一份神秘感,沒有人敢怀疑他的强大。

        “这个人……”

        不知为何,见到如此温雅的雪漠,风浩心中却沒有对他生出好感,相反的,觉得他行事上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