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225章 有女韵儿
  • 正文 第225章 有女韵儿

    作品:《武逆

        正]第225章 有女韵儿

        在这幽静的院落内种植了许多的奇『花』异草『花』香扑鼻引来一只只彩蝶在内飞舞如此景象整个聚安城也就此一处。www.00ksw.org

        『花』园内一座小亭一个白苍然的老者坐与其内他身着也是极为朴素一身青『色』的长袍穿在他身在加他脸那抹淡然的笑意让的他如同一位世外高人一样。

        而他的身份也的确不凡就是聚安城唯一的一位地级相石大师沈平!

        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身着一身白『色』衣饰的少『女』少『女』一双秋水眸子显得格外的明亮大眼睛细长的柳眉再加『精』致的琼鼻与小巧的樱『唇』一个沉鱼落雁般的美人就被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她如明珠吐霞出尘多姿秀丽无比神秀内蕴『玉』骨天生容颜几近完美挑不出一点瑕疵。

        少『女』名为沈韵为沈平最为疼爱的一个玄孙『女』一身相石之术为他亲传在这聚安城年青一代之中没人能比得过她也就是说这个少『女』是年轻一代第一人!

        此时少『女』正在为老人捶背一双白『玉』般的小手一轻一重的在老人的肩膀轻轻的敲打着一下接一下到了后面直接就停止了。

        “韵儿?”

        沈平睁开了眼睛轻呼了几声却没听少『女』有反应便是诧异的侧过身来“韵儿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嗯?”

        沈韵微微一愣旋即便是反应了过来再次为老人捶起背来犹豫了少许她才微启樱『唇』清灵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祖爷爷外面的那些传言是真的么?”

        “什么传言?”

        沈平闭眼睛舒服了吐了口气随意的问道。

        “就是那个传言啊那个叫浩焚的人。”

        沈韵停下了捶背的动作解释道神『色』虽然未变但是在她的眼眸深处却隐隐有着一股好奇之意。

        “浩焚?谁啊?没听说过。”

        沈平愣了愣微微回想了一番便是随意的摆了摆手轻声呵斥道“我说你个丫头现在是捶背时间你倒好找那么多借口怠工祖爷爷真是白疼你了。”

        “不是的祖爷爷!”

        沈韵小嘴一撅“现在外界将那个浩焚说的跟神一样的好像相石界他是第一大师了一样祖爷爷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哦。”

        沈平随意的应了一句嘴角掀起一抹似笑非笑“他第一那就让他第一去丫头你赶紧捶背!”

        “祖爷爷!”

        少『女』娇嗔听的老人那有些玩味的话语少『女』就知道老人根本没听进去顿时有些跳脚“这是真的听说袁家因为得罪了他已经被雨岳帮给除去了全族下一个不剩。”

        “有这事?”

        沈平再次睁开了眼睛在他眼眸内闪过一抹奇光。

        “千真万确现在外面都这么传。”

        见老人相信少『女』更是很为卖命的解释着。

        “袁家我记得也是个万年的相石世家了吧?庞俊会舍得灭了袁家?还是说那个浩焚比一个相石世家还重要?”

        从少『女』的只片语之中沈平就分析的七七八八几乎全猜中了瞟了一眼身旁颇为得意的少『女』问道“丫头你给我说说外面是怎么传的。”

        他又重新坐正只是长满了皱纹的脸庞却是多了一份慎重。

        “嗯。”

        沈韵点了点头便是说道“那个浩焚听说才十六岁和我一样大外界传他拥有地级相石之术与袁家老祖在雨岳赌坊赌石结果浩焚以一百万金币选了七块『毛』料开出了两块下品灵铁两块普通的灵铁还有两块废料一块没开祖爷爷您说这是不是真的?”

        说话间少『女』的眼眸内也隐隐存着一抹疑『惑』之『色』在她眼中沈平是最厉害的但是这般的开光率却是连沈平也做不到让的她觉得有些虚假不似真实。

        “你说呢?”

        沈平轻笑一声“傻丫头袁家被覆灭了不就是最好的解释了么?”

        其实听闻这话他心中也颇不平静如此少年竟然已经过了自己这让他也感到很不可思议。

        “哼!我还是不信!”

        少『女』轻哼一声神『色』中也隐隐流『露』出一抹高傲。

        她为聚安城年轻一代第一人可以说在瞳术已经达到了地级的地步只是经验还不足够而已如今被一个人就这么赶了她自然有些不服气。

        “丫头!”

        沈平轻呵了一句“世间之大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出来的奇人异事更是多不胜数云眼瞳术其实也不过是末流而已。”

        老人微微有些感慨眼眸内奇光闪烁到了他这个位置接触的东西也就比其他人多自然也知晓一些辛秘所以他一直遵循祖训保持很低调的姿态也就是这样韵家才得以展了数万年之久。

        “哦。”

        沈韵应了一声心中却不以为然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内隐隐存有一丝不忿。

        “赶紧捶背今天的捶背时间加一倍!”

        沈平并没有告诫少『女』什么年少谁多有过受些挫折对日后的成长也是很有好处的。

        “哦。”

        少『女』应了一声厥着小嘴便是为老人开始捶背幽静的小亭内不断的传出爷孙两的欢笑声

        “嘶!”

        在风浩的神智才是清楚的时候一股深入灵魂的剧痛变是直袭脑海让的他差点再次痛昏过去。

        没有犹豫第一件事便是调动起神农『药』典之虚丹的『药』『性』扩散全身清凉的『药』『性』滚滚而去将的体内外你一阵阵灼痛瞬间浇灭。

        当体内恢复正常后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再次运转『药』『性』流转全身确认没有遗留下什么隐疾风浩才松了口气。

        这次先是幸亏焚老提醒再者还是这幅体质原本就是武灵高阶的体质在加冰火能量的洗涤可以说就是一般武宗的筋骨强度也不如他所以才在那一掌下存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