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216章 反辱
  • 正文 第216章 反辱

    作品:《武逆

        正]第216章 反辱

        思路已经理清风浩便是开始安心的修行每天早三个时辰的练瞳时间那是必不可少的可是三天下来似乎也没什么长劲至于境界风浩早就『摸』到了武灵的『门』槛只是奇怪似乎还差了什么所以那只已经提起的脚却是放不下去这着实令他郁闷的很。www.00ksw.org

        这几天袁家想要扳回一局所以也是不遗余力的在聚安城宣传起来甚至袁家还通知了数个相石世家到时候一同观看。

        一听是浩焚的消息顿时全城的赌徒们又是沸腾了。

        在他们眼中风浩就是他们的幸运之神他所做的一切比之高阶相石大师还要诡异所以风浩的呼声比之袁家老祖还要高的许多这点倒是让袁家十分恼火个个都是对风浩恨之入骨。

        结果将在今日雨岳赌坊揭晓。

        赌坊内与次一样早早就被赌徒们挤的爆满了而这一次各大势力也不是随意的派人来了全部都是重量级的来到之后他们各自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打着招呼。

        在这里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在这些势力的眼中利益大于一切其中包括了雨岳帮!

        在眼眸那阵灼热消散后风浩便是睁开了眼睛紫芒掠动仔细看的话虽然模糊但是却比之前的要明显许多。

        “呵呵你不是傲气么?我到是要『激』你一『激』!”

        风浩嘴角弯出一道鬼魅的笑意下得『床』榻洗刷了一番便是走了出去。

        相石世家的人他早就看透了在这聚安城内一直处于养尊处优的状态为了利益聚安城的势力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得罪他们所以在他们耳边从来就只有奉承的话语根本不会有人去挑衅他们的存在。

        所以他们是高傲的自己也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激』将法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也是最好用的!

        “就让你袁家成为我第一块垫脚石吧!”

        在少年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冷傲的弧度。

        在袁家一行与众相石世家的人从赌坊『门』口走进来的时候风浩也正好从侧厅走了进来顿时就有许多的赌徒朝着他打着招呼风浩也毫无架子朝着赌徒们一一拱手示意。

        “哈哈幸运大师!”

        “幸运大师干翻他们!”

        一进来就听到这些话袁家的人不由的脸『色』都是剧变袁家老祖更是一脸铁青。

        想他在这聚安城那也是有些名气的相石之术加数百年的经验他也能排进前十而现在却成为这些赌徒们口中的笑料这让他如何能受的了?

        “哼!”

        当下袁洪便是冷哼一声声『潮』滚滚涌向全场。

        “哈哈!”

        随着大笑声雨霄掠行了出来站在风浩身前将的那股声『潮』直接湮灭。

        风浩才是大武师修为这袁洪明摆着就是想要风浩出丑。

        “多谢雨老。”

        风浩轻呼了口气将的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再看向袁洪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变冷弯了弯嘴角他绕过雨霄走了过去站在袁洪前面。

        他知道如果不是雨霄出现自己现在必定会颜面大失当下对这个『阴』险的袁家老祖他也不会再留情。

        “就是你要挑战我?”

        少年的脸尽是不屑似乎对这种挑战根本没兴趣一样话语中也携带着浓浓的嘲讽。

        “你!”

        袁洪气的身子直抖伸出手臂指着风浩却是说不出话来。

        的确是他提出的挑战但是以风浩此时的语气说出来那味道就不同了似乎变成了弱者对强者的挑衅。

        “难道不是你要挑战我?”

        风浩弯了弯嘴角目光从袁家众人的身扫过停在了脸『色』颇为苍白的袁颇身。

        “挑战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袁家必须将次的赌债付清了不然我很难相信你袁家的诚信啊!”

        他的一番话语让的袁家众人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这等同直接是在打袁家的脸!

        一个家族要立足什么最重要?毫无疑问诚信!

        “好胆!”

        袁洪一脸森然一头白飘然而起眼睛怒瞪低吼道。

        “我有说错什么么?”

        有着雨霄在身旁风浩根本不惧他很是挑衅的道“后辈都是前辈教出来的他输了晕一次等会你输了是不是又想装晕抵债啊?”

        话语刻薄不留一丝的情面气的袁家之人身子直抖。

        袁颇大悔啊他原本也只是跟来看热闹而已谁知道却成了风浩攻击袁家的借口与突破口咬牙间一缕血迹自他的嘴角溢了出来。

        一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每迈出一步那都是耗费了他全部的劲力汗珠从他的脸庞滚落而下他的脸『色』显得狰狞无比。

        见的他走了出来袁洪眼睛一瞪大声的呵斥道“『混』账你想做什么?!”

        “老祖宗我是袁家的男儿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赌了输了那颇儿认了!”

        袁颇口含鲜血整个人显的无比的悲壮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

        “砰!”

        就在着数十万双眼睛的注视下袁家的第一天才跪倒了下去他眼睛含泪口中带血身子更是抖颤不已。

        袁家大恨原本这些相石世家一同前来是为了给袁家正名助威的而现在到像是来看自己热闹的了。

        特别是听的耳旁那些议论声他们知道就算今天袁洪赢了这个少年袁家也无法恢复以往的名声了顿时一双双赤红的眼睛都是怒瞪着那道清秀的身影。

        他才是一切的祸源!

        “行了爷爷就别叫了!”

        在袁颇张口之际风浩出声阻拦。

        到不是说他大气而是这小子叫那老东西老祖宗叫自己爷爷那自己成了什么了?

        “现在你满意了?!”

        怒极袁洪反倒一脸冰冷愤怒的眼从他口中吐出瞧那样真的是恨不得将风浩剥皮『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