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08章 暗影意
  • 正文 第108章 暗影意

    作品:《武逆

        第108章 暗影意图

        “影儿,你也下去吧。www.00ksw.org”

        见韵影没走,韵雄微微一愣,旋即也是放缓了声音。

        可以说,整个韵家,他最在意的就是这个孙女了,虽然是女儿身,还是韵家还真找不出能与之相比的人来,更,在一年前,她就已经突破了大武师境界,等上了武灵之位,再加上其特殊的冰属性,可以说,除了老一辈的,年轻一代之中,她能列上前三。

        “爷爷!”

        韵影俏脸也是略显憔悴,一脸担忧的看着老人。

        “哎,你这丫头怎么就不听说呢?”

        顿时,韵雄就是拿起了眼睛。

        “好了,你这老东西,我说,我们两个又不是要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怕她在场干吗?”

        心急情况,华云天喝了一句,自顾自的就找位置坐下。

        “嘿嘿!”

        韵熊嘿笑一声,便也凑了过来,坐在华云天身旁的椅子上,一脸喜意的扫看着,“老家伙,真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十几年了,你他*奶*奶*的,不知道藏到哪个角落里去了,老子辛辛苦苦到处找你,你也不出来吱一声!”

        “嘿嘿!你个老东西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华云天也是嘿笑一声,一拳就打了过去。

        “哈哈!”

        韵影站在一旁,看着畅快大笑的两个老人,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自己这个爷爷,她可是十分的清楚,这些年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老人笑了,老人的眉宇中,一直都是隐隐的含着一抹忧伤,可是现在,她却是看见,老人的那抹忧伤,彻底的化为了喜悦。

        “难道”

        再看向华云天的时候,韵影的目光不禁一抖。

        自己爷爷的搭档,生死之交,只有一个那就是云天亲王!可是,云天亲王在她才是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失踪了,而且,她隐隐的听说是因为中毒了,当时请来了一位玄级高阶的药师也未能驱除,而今,十几年过去了,竟然还活着,那不就代表

        “好了,先不说那些了。”

        华云天扬手打断韵雄口中的无聊话题,直视着他有些躲避的目光,一脸正色的问道,“老东西,我听说,你给人阴了?”

        “这唉他*娘*的,窝囊啊,竟然给个兔崽子混了进来,竟然给他阴了,他*娘*的!”

        看着老友关心的目光,韵雄重重的叹了口气,有些忿怒的低吼了几声,颇有几分英雄末路的感觉。

        “谁干的?!”

        华云天的眼眸眯了起来,一股森然的气息自他的体内扩散了出来。

        “和你一样,又是暗影魔教这帮孙子干的,他*娘*的,竟然还威胁老子,给老子一巴掌拍死了,那帮孙子,只会躲,只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实在可恶!”

        说起这个,韵雄就是咬牙切齿,扬起拳头,砰的一拳,就将他旁边的一张桌子轰成粉末。

        这份掌控的力道,可谓是炉火纯青!

        “又是暗影魔教!”

        闻言,华云天的脸色直接黑沉了下去。

        这个暗影魔教,其内似乎专产毒师,能配置出各种高阶毒药,按理说,这般的势力,那绝对不会下于任何一个王国,但是,奇怪的地方就在这,他们只在地下活动,从不冒头,让人根本摸不透其真正的目的在哪里。

        “对了,找过药师了么?”

        沉吟了半响,华云天侧过头,问道。

        “找过了,没用,我估计,和你中的毒应该差不多,他*娘*的,也够狠的,这高级的毒药他能搞出来这么多”

        说着,韵雄一愣,旋即侧过头,便是看到在华云天的嘴角,挂着那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顿时一愣,这才好好的扫看着这个老伙计。

        面色红润,中气十足,哪里有半点是中毒的人的迹象?

        “老家伙,你的毒?”

        他心中一跳,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嘿嘿!”

        华云天朝着他一咧牙,漫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在他猴急的目光下,缓缓的品了起来,才入口,他就直接喷了出来,骂道,“你个老东西,做了元帅还喝白开水,你有点出息么?”

        “影儿,去带茶叶过来!”

        韵雄愣了愣,旋即便是朝着一旁的韵影吩咐道。

        “嗯。”

        韵影轻应了一声,朝着两个老人深深了鞠了一躬,才缓缓的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现在可以说了吧?”

        听到关门了的声音,韵雄又是凑了过来。

        有毒在身,这简直就是等于在体内埋了一个隐形的炸弹,虽然能压制着,但是这也是一件极为危险隐患。

        “我的毒在半个月前,彻底的解了!”

        看着眼前的老友,华云天也是轻叹了一声,眼眸内闪过一抹复杂。

        “果然,我就知道!”

        闻言,韵雄一拍手掌,脸上尽是喜色。

        “你高兴个屁啊!”

        见他那模样,华云天毫不犹豫的喝骂了一句。

        “呃”

        韵雄一愣,旋即道,“老家伙,我已经可以确定,我中的毒,与你当年中的毒,是一模一样的,你的能驱除,那我的还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

        一拍椅子,华云天站了起来,瞪着眼睛,一脸阴沉的道,“人家虽然肯给我驱毒,却未必会替你这个老东西驱毒!”

        “这”

        见华云天没有一点是开玩笑的意思,韵雄便是隐隐的猜到了一些什么来。

        “唉!”

        华云天轻叹了一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老伙计,你的为人,我相信,也清楚,但是,你韵家的族人背地里做了什么,你真的清楚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韵雄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一股暴虐的气息在他周身滚动。

        “我直接说了吧,你们韵家之内,有人得罪,甚至是欺辱了那个为我解毒的人,所以”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风浩那副森厉的面孔,华云天忍不住再次轻叹。

        这让他如何择决呢?

        “岂有此理,我韵家谁要敢以势欺人,看我不家法伺候!”

        愣了少许,韵雄暴怒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元帅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