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07章 老兄弟
  • 正文 第107章 老兄弟

    作品:《武逆

        第107章 老兄弟

        “丁军,你小子这是想要拿下我么?”

        看到这个走出来的将军,华云天的脸色更是一沉。www.00ksw.org

        不是为了冒犯之罪,而已,华古所说的,此时一看,韵府直接是成了惊弓之鸟了,他可是认得这些冲出来的士兵,这可是西岚国,军队里面的王牌之军,利刃军团!原本应该在前线的王牌之军,竟然出现在王都,他让的感觉到,韵府,的确是出了大事了!

        听到这个称呼,这语气,丁军正想骂人,仔细一看,便是发现眼前的老人似乎有几分熟悉,顿时到嘴边的话,又给他咽了回去。

        “还不赶紧带我去见那个老东西!”

        华云天沉喝了一声,森厉的白芒陡然矗起,将的周围那些靠的太近的士兵手中长枪的枪尖直接崩断。

        “这您是云天亲王?!”

        看着这道森然白芒中的身影,丁军的身子猛的一抖,没有犹豫,屈身跪倒了下去,一双眼眸内,尽是惊喜之色。

        “拜见亲王殿下!”

        几百个士兵也个个跪倒了下去,呼喊声,是绝对发自内心的尊崇。

        这位老者,与他们的元帅,那可是并称为西岚双雄,在战场上,那绝对是另人闻风丧胆的人物,他与韵雄,一人是金,一人是土,曾经可是大败敌国双倍强敌!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成了磕头虫了,赶紧爬起来带我进去!”

        看着这只熟悉的军队,陌生的面孔,华云天脸上也是难得的流露出一些欣慰,走了过去,朝着丁军的肩膀上就重重了拍了一巴掌。

        “是!”

        丁军唰的一下就站起身来,“亲王请跟我来!”

        说完,他便转身带着华云天走了进去,留下一群满脸激动的士兵站在那里。

        一路上,华云天更是看到了重重暗桩,佣人们来来往往,脸上慌乱,仔细看的话,眼眸内都是一片空洞,似乎丢失了灵魂一般,整个元帅府内,都是充斥着紧张的气息。

        “丁小子!”

        走近了韵雄所在的小院子,华云天顿下了脚步,叫住了丁军。

        “亲王殿下?”

        丁军转过头,也是恭敬的看着他。

        “你和我说实话,那老东西出了什么事?”

        问到这个,华云天的心下不禁狠狠的抽了抽。

        当年,两人在战场上的感情,那可是生死之交,亲如兄弟,就算是下了战场,两人的感情也没有因此而淡却。

        “这”

        听他这么问,丁军脸色一僵,一抹哀伤急涌而上,头颅低了下去,眼眸内显现出一条条赤红的血丝。

        “说!这是军令!”

        见他这模样,华云天眼睛一瞪,低喝了一声。

        “这这”

        丁军脸上闪过几次挣扎,最后猛的直接跪倒下地,两道清泪自眼角滑落,“亲王殿下,求求你救救元帅吧!”

        铁血的汉子,在战场上死人堆里打过滚,身上伤疤数不清,从来就没落过泪,但是现在,他却是落泪了,而且,一哭就不可收拾。

        “什么?!”

        华云天身子一颤,脚步不稳,微微一个踉跄,小退了半步,才稳住身形。

        “呜呜”

        “你哭个屁!”

        华云天直接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他的身子,都是在微微抖动着,一双眼睛,直视着半倒在那里的丁军。

        “元帅他他中毒了!”

        有些呜咽的说了这一句,丁军更是大哭了起来,神态很为凄凉。

        “中毒了?”

        原本一脸哀伤的华云天一听,顿时脸色的神情便是僵住,半响,才回过神来,看着在那嚎啕大哭的丁军,一气打不出来,直接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混小子,赶紧带我过去!”

        有着风浩这个大师在,他简直就不相信这世间有他解不了的毒,顿时,提着的心,便是放下了一半。

        “是是!”

        用手掌抹了抹脸庞上的泪水,丁军便是带着他走进了韵雄的院子。

        这里,门口,门内,里三层外三层,都是有着士兵重重围着,而且都是利刃军团的兵,见丁军进来,他们自然是放行!

        隔的老远,华云天便是听到摔破东西的声音,和怒吼声。

        “这老家伙,中毒了,脾气还不小嘛!”

        还能摔东西,这让的华云天身子又是一轻,“好了,我自己过去,你小子赶紧去处理下脸上的鼻涕,恶心不恶心?”

        骂了一句,华云天便是径直朝着那间传出怒吼的房屋走去。

        “老子又不是要死了,你们哭丧着脸给谁看啊?”

        还没进门,吼声就透墙而出。

        “我看,你这个老东西离死就不远了!”

        身着一套灰色淡薄衣袍的韵雄,本来恼怒的他一听到这声音,怒火就直接喷涌而起,张口狂骂,“他*娘*的,谁在咒老子?!”

        房间内,都是韵家的嫡系,兀然听到这声音,也都是一阵愕然,其中,一身纯白衣裙的韵影,也是迷茫的看向门外。

        “啧啧,你个老东西,都快要死了,竟然还在这逞强!”

        华云天扬着嘴角,推门走了进来,话语间,也是丝毫不客气。

        “你他*娘*的”

        话才骂出口,后半截就被他自己给咽回了肚子里,看着华云天,他的眼眸内涌上一抹狂喜之色,张口就大笑出声,“你个老家伙,果然是你,我说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呢!”

        大步上前,在一众韵家嫡系惊异的目光下,一瘦一壮,两个老家伙就直接抱做一团,互相狠狠的锤着对方的后背,一下比一下重,跟锤大鼓似的。

        “嘶”

        华云天咧了咧嘴角,一把将之退开,怒瞪着双眼,有些恼怒的呵斥道,“老东西,下手竟然这么重!你不就是凭靠那身龟皮么?”

        “嘿嘿!”

        韵雄咧着嘴,无耻的笑着,颇有几分小人得志的模样,直接看的韵家一众嫡系一愣一愣的。

        “都给我退下吧!”

        可能是想起了这些人,韵雄脸色一僵,沉喝了一句。

        “是!”

        韵家众人一个个低着头便是走了出去,只有韵影,还站在那里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