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54章 叫苦不迭
  • 第1854章 叫苦不迭

    作品:《超级兵王

        “男人嘛,有家有业才是完美的人生。www.00ksw.org”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别把心思都放到工作上,那样多无聊啊,也会错失很多的东西,人生不可能会沒有遗憾,但是,却可以减少这些遗憾,等到你百年归老,回头看看的时候,发现自己错失了太多的东西,不管你有多么的成功,你都会觉得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悔恨。”

        人生的美丽,可能就在于它的不完美性,有遗憾,有悔恨,有回忆,有思念,不过,人都应该是感情的动物,无论坐到什么样的位置,都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沒有感情的人,爱情,是人一生之中所必不可少的一样东西,事业和爱情是沒有任何的冲突的。

        对于一个人而言,其实,公司的事情再大也是小事,家里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家都管理不好,又如何的去管理一个公司呢,虽然,一个需要的是感情投入,一个需要的是管理投入,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叶河图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老大总是能说一些大道理,可是,却又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啊,呵呵,随缘吧,还不知道人家心里是个什么意思呢,我们两个在这里讨论的天花乱坠的,万一人家根本沒那个意思,这面子可就丢大了哦。”

        “面子算什么啊,在这些方面面子是一文不值。”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只要自己有感觉,那就往上冲,撞的头破血流也好,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保证结果会是什么样,对吧,你可不像是那种顾虑太多的人哦,好好的把握吧。”

        “我可比不了老大你啊,桃花满天飞。”叶河图呵呵的笑着说道,“我说老大,不如这样吧,你干脆把赵心月给泡了,那就省去很多的麻烦了哦,你看那丫头的身材和相貌都很不错,又学过功夫,说不定在床上也很带劲呢,试一下吧。”

        翻了一个白眼,叶谦说道:“你丫的,你怎么不去泡啊,那可是一个小辣椒,再说,我杀了她老子,我敢跟她上床吗,万一趁我不小心,一口下去,那我一辈子的幸福可就毁了啊,还是你上吧,你是她老板,近水楼台先得月。”

        男人在一起,似乎话題总是离不开女人,就如同女人在一起,话題永远离不开男人一样。

        二人相视一笑,都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可是,却是沒有一个人愿意去做先锋啊,去泡赵心月,他们还真的不太敢辅助行动呢,顿了顿,叶河图接着说道:“对了,老大,你不是说过你有个兄弟是泡妞高手吗,让他來呗,说不定能省去咱们很多的麻烦呢,你说是吧,这赵心月可是赵家真正的话事人,只要降服了他,那赵家就沒有任何的问題了。”

        “这个可以有,还真的可以有呢,那小子估计是开心还來不及呢。”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等等,我打个电话给他,看看他有沒有时间,美男计那也是一条好计策啊,如果真的可以搞定,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老大,你不是玩真的吧。”叶河图一阵暴汗,苦笑一声,说道。

        “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叶谦一本正经的说道,接着掏出手机,拨通了李伟的电话,想想,跟这小子也的确是有很长的时间沒见面了啊,这两年,李伟也就中途过來看过自己两次,一直都在铁血海盗团那边乐不思蜀的过自己自己的海盗生涯。

        拨通了李伟的电话,沒多久,电话就接通了,对面传來了李伟的声音,“老大,呜呜,我可想死你了啊,你是不知道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啊,那就一个惨啊,老大,你赶紧的搭救搭救我吧,我快疯掉了。”

        叶谦微微一愣,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你是嫌日子过的不好吗,老娘给你生了个大胖儿子,这么辛苦,你做一下奶爸又怎么了。”对面传來一个女人的声音。

        “尼玛,老大,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什么世道啊,我一个堂堂的狼牙雇佣军,现在成了奶爸了,整天的给儿子洗尿布,我悲催啊。”李伟哭丧着说道,“老大,你赶紧救救我吧,不然我会崩溃的,这娘们太沒人性了,是把我往死里整啊。”

        叶谦苦笑了一声,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沒想到李伟竟然被苏紫降服了,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好了,好了,别在这跟老子炫耀了,老子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你有小孩也刺激不到我。”叶谦说道,“有时间吧,我现在这边有一个很大的案子需要你过來处理一下,非你不可啊,要不要过來。”

        “叶谦,我告诉你,你可别把我们家那口子给带坏了啊,否则我跟你不客气。”苏紫在里面叫嚷了起來,说道,“他现在可是有妇之夫,有老婆孩子的人了。”

        讪讪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弟妹啊,这做女人的啊,不能把老公管的太严,否则等于把自己的老公往外推,你应该跟你几个嫂子学学,多好啊,我爱她们都爱的死心塌地了。”

        “你就得瑟吧你。”苏紫说道,“反正我家那口子你不准给带坏了,否则我就去嫂子的面前告状,说你一个人在外面偷吃还不行,非得拉上我们家这口子,我看你怎么交代。”

        叶谦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得得得,我说苏紫,你现在咋变成一个怨妇了啊,赶紧把电话给李伟,别瞎掺和,男人的事,女人听着就好。”

        “切,我变成怨妇还不都是你们这些男人逼的,你们这些男人就沒一个有良心的,一个个都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永远都不知道满足。”苏紫撇了陪嘴巴说道,接着把手机给了李伟,李伟叫嚷着说道:“老大,你都听见了吧,都听见了吧,我过的这都是什么日子啊,我伟大的梦想啊,就这样要破灭了。”

        “什么梦想啊。”叶河图好奇的问道。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这小子以前的梦想是,等他死去的那一天,会有一大帮子女人带着自己的小孩过來拜祭他,然后指着他的照片给孩子说,‘娃,其实这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叶河图一愣,有点哭笑不得,这是什么梦想啊,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我现在在西京市,你赶紧安排安排过來,有件事情非你不可。”叶谦说道,接着又小声的说道:“你小子不是想脱离苦海嘛,老子这是在救你呢,赶紧过來,大片的森林等着你去开采呢。”

        “好,好,我马上准备,我马上准备,你可要等着我啊,嘎嘎。”李伟兴奋的叫嚷着。

        “好了,不跟你闲扯了,赶紧的过來吧,我在这边等你。”叶谦说道,“就这样了,我先挂电话了。”说完,叶谦挂断了电话。

        叶河图看了叶谦一眼,苦笑了一声,说道:“老大,你这位兄弟真是一位猛人啊。”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他们每一个都很有个性,有时候想想,有他们在身边还真的是有乐趣很多,这个李伟算是他们其中一个最出类拔萃的了,有时候让人啼笑皆非,当初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往往会面临很多的困难,随时都可能连自己的小命都耷拉进去,有这小子在,往往很会制造气氛,使得我们那时候不管面临多大的危险,心里都不会太任何的恐惧,可以轻松的去面对。”

        微微的顿了顿,叶河图说道:“其实,老大,这么多年來我还一直都不知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呢,当初你在西京大学待了那么短的时间就又离开了,我们一直很好奇,可是,却又不敢问你,总觉得你应该是电视里演的那些个卧底啊特务间谍007啥的,做的都是一些保密工作。”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哪有那么严重啊,我以前一直在中东那边,做雇佣军,你应该知道这行吧,拿钱卖命,做的都是一些危险的活,我干了足足八年,后來回來了华夏,本想过点简单的生活,可是,沒办法,还是被逼的在道上混了起來。”

        “老大,你可不是简单的在道上混那么简单吧。”叶河图笑了笑,说道,“军队你都能搬得动,而且,宁北省政府的人你都敢动,这可不是道上混的人敢做的事情哦。”

        呵呵一笑,叶谦说道:“其实,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把手上的资源全部有效的发挥作用,这次我过來是有指标的哦,所以,你可以放手去做,任何方面你都不用顾忌,你是西北王,那就要做真正的西北王,以后这片地方我还指望着你呢。”

        “放心吧老大,有你在,我就等于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可以放手的大干一场了。”叶河图说道,“以前有太多的顾忌,如今,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了,可以痛痛快快的跟霍利双干上一架了,我可是憋了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