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44章 霍利双的疑惑
  • 第1844章 霍利双的疑惑

    作品:《超级兵王

        看到众位经理的表情,叶谦显然已经是猜出了他们的意思了,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不过,心里却也非常的满意,至少证明自己刚才对赵昱下狠手,完全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让他们对自己起到了一定的畏惧之心。www.00ksw.org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各位别误会,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沒个车有时候不太方面,既然各位都有为难之处的话,那就算了,各位放心,叶某人不是那种小心巴拉斤斤计较的人,这件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叶谦沒有说车子是做什么用,不过,说是自己想用车,他们如果给的话,那自然是不敢随随便便的给一个便宜的了,后面那句话,叶谦纵然是说的轻描淡写,风轻云淡,但是,听在那些经理的耳朵里,却是分明的有着一丝威胁的味道在里面,叶谦可以发誓,他真的沒有威胁的意思在里面,那可都是他的真心话啊。

        话音落下,顿时,各个经理也都不敢再怠慢,这也是巴结叶谦的好机会啊,叶谦可是叶河图的大哥,就连叶河图那也对他是恭恭敬敬,巴结好了叶谦,那以后自然会好处多多的,先前的那些顾虑,也都瞬间的不见了。

        奔驰宝马,这些经理还都是有的,他们可不都跟叶河图一样,那么的低调,坐拥几千万的身家,却开着帕萨特和朗动,“叶先生,我儿子刚刚买了一辆玛莎拉蒂GT,才开了两次,如果叶先生不介意的话,我马上叫人送过來。”苏宏洁说道。

        “苏经理,那我先谢谢了。”叶谦说道,“车子我开几天,到时候还你。”

        “不用了,如果叶先生喜欢的话,就拿去好了。”苏宏洁说道,“就当是我送给叶先生的见面礼,叶先生是老板的大哥,那也就是我们的大哥,有叶先生在这里,我们也心里踏实,能为叶先生做这点点小事,那也是应该的。”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不用那么客气,你们挣钱也不容易,我怎么能随意的剥夺你们的呢,就这么说定了,车子我开两天,以后还给你。”

        “既然叶先生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坚持了,我马上打电话让人把车开过來。”苏宏洁说道。

        叶谦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说道:“大家都坐下吧,不用那么拘谨,都是自家人嘛,你们继续谈,记住啊,晚上都留下吃顿便饭,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一下,就不打扰各位了。”说完,叶谦转身走了出去。

        西京,一栋豪华的别墅内,霍利双眉头紧紧的锁着,看着面前的玫瑰,冷声的问道:“不是让你找人去警局做了叶河图吗,怎么弄成这样。”

        “是我沒做好。”玫瑰说道,“我沒有想到叶河图的功夫那么高,三个刀手都沒有摆平他,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

        霍利双深深的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算了,这件事情也不是你的错,那些所谓的刀手也太沒用了,连一个叶河图都摆不平,简直是废物。”

        “老板,我亲自出马吧。”玫瑰说道,“就算将功补过,我一定会杀了叶河图。”

        “不用了。”霍利双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他已经有了防备,而且,你是我的人他很清楚,怎么可能会让你接近他呢,我现在倒是不担心叶河图的事情,而是担心另外一件事情,昨天夜里,许茂望被自己的妻子捅死在家中,随后,曹智新又在警局杀害纪委人员,被逮捕,这些事情不简单,到底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将他们玩弄在鼓掌之中呢。”

        玫瑰当然知道是谁,不过,却是不会对霍利双说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霍利双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有什么看法,觉得这件事情会是谁在背后做手脚呢。”

        “在西京市,能有这个分量的人物也就只有老板和叶河图了,叶河图如今在警局看守所,根本沒有办法跟外面的人接触,而且,他手下的那些人有很多是当初跟随陈青牛的元老,一直对叶河图就非常的不满,这么好的一个时机,想必他们不会错过,所以,我想,他们应该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去做这些事情,从而引起政府的注意。”玫瑰说道,“这件事情的确很蹊跷,我想,会不会是上次那个京城來的大少做的手脚。”

        霍利双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不会,他跟许茂望和曹智新无冤无仇的,沒有必要针对他们,这件事情有些蹊跷,玫瑰,你给我盯紧一点,叶河图那边有什么事情的话,必须要第一时间知道。”

        “是。”玫瑰应了一声。

        霍利双缓缓的从桌上拿起一根雪茄,叼在自己的嘴里,转头看了玫瑰一眼,后者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上前,拿起火机替霍利双点燃雪茄,霍利双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抹烟雾,微笑着看了玫瑰一眼,说道:“玫瑰,你跟了我也有不少年月了吧。”

        “两年,四个月,零十五天。”玫瑰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霍利双接着说道:“这两年多,我对你一直都是很信任,也很照顾吧,我霍利双从來都肯轻易的相信人,可是,对你却是绝对的信任,玫瑰,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老板每次交给我的事情我都能处理的很好,而且,对老板是忠心不二,多做事,少说话。”玫瑰说道。

        愣了一下,霍利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错,这的确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不过,更重要的是,玫瑰,我很欣赏你,也很喜欢你,你说,如果你跟了我的话,岂不是更好,我妻子也去世这么久了,你也沒有嫁人,我霍利双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谢谢老板的厚爱,不过,我从來不想这方面的事情。”玫瑰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跟着老板替老板办事,其余的事情我不会想,我也不敢想。”

        霍利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沒有强迫玫瑰,女人,他多的是,只要勾一勾手指,便有大把的女人扑进他怀里,不过,多数都是贪恋他钱财或是权利的人,所以,这就使得玫瑰更加的弥足珍贵了,对这样的女人,如果用权利压迫下去,逼的她就范的话,那就失去了很多的味道了,所以,霍利双不急,慢慢來,他相信可以慢慢的征服这个丫头。

        “砰砰砰。”书房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霍利双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这个时候跑來打扰自己,还真是一点都不知趣,“进來。”霍利双语气有些不好,愤怒的说道。

        书房的门被推开,一个手下走了进來,“老……老板,不好了,出事了。”手下一脸着急的说道。

        “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天踏了,还是世界末日了啊。”狠狠的瞪了那名手下一眼,霍利双愤怒的斥道,“说,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啊。”

        “刚刚得到消息,赵昱被人给杀了。”手下说道。

        “嗯,你说什么,赵昱被杀了,谁做的。”霍利双诧异的问道,在西京市混了这么久,他自然很清楚赵昱的分量,虽然说是叶河图的手下,可是,因为是当初跟随陈青牛的元老人物,就连叶河图那也要给他三分的薄面,谁敢轻易的动他啊。

        “今天叶河图手下的那些经理纷纷去未央会所开会,可是,随后就看到赵昱的尸体被人抬了出來,具体是谁做的还不清楚。”手下说道。

        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霍利双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接着转头看了玫瑰一眼,问道:“玫瑰,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赵昱一直自持是元老人物,很多时候不把叶河图放在眼里,如今,叶河图被关了进去,我想,最开心的应该就是赵昱了,只怕他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坐正,掌管公司。”玫瑰说道,“叶河图也不是简单的角色,不可能沒有任何的防范的,我想,应该是叶河图早就安排了人,如果赵昱敢趁机造反的话,就将他杀了,除了这个,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原因了。”当然,玫瑰清楚这件事情是谁做的,除了叶谦,还能有什么人呢,只是,她倒是有些惊讶叶谦的魄力,竟然敢在这个时候除掉赵昱,难道就不怕引起连锁的反应吗。

        微微的点了点头,霍利双说道:“看來,也只有这个原因了,不过,叶河图身在警局,还能考虑的这么周详,还真是不简单啊,此人不除,永远是我的心腹大患,他不死,我想要称霸西北,那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说话间,霍利双的手机响了起來,拿起來看了一眼,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接着对玫瑰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先出去吧,帮我盯紧叶河图那边,有什么动静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

        玫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