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39章 兄弟重逢
  • 第1839章 兄弟重逢

    作品:《超级兵王

        听到叶谦已经來到西京市的消息,叶河图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再也沒有任何的担忧了,在他的眼里,只要是叶谦來了,那就沒有任何事情是办不成的了,两年前,那时候自己还一无所有,可是,叶谦却已经可以指点江山,一挥手,强弩灰飞烟灭,经过这几年的沉淀,他相信,叶谦已经站在了另一个高度,一个自己永远也无法仰望的高度。www.00ksw.org

        刚才陈长生进來找自己,叶河图清楚他是有点求饶的意思了,虽然他并不清楚到底叶谦做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肯定是让这帮人十分的难过了,对陈长生,叶河图的感觉还不错,至少,他沒有像曹智新那样对自己,在自己有难的时候狠狠的踩自己一脚,至少,陈长生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客气的。

        他可以理解陈长生因为西京权利不够而起不來决定性的作用,毕竟,叶河图明白有些事情不是陈长生可以左右的,他需要的,只是他别忘记自己曾经对他的好,清楚自己的厉害,而不要胡作非为,毕竟,有一天离开了这里,叶河图还是需要有人从中帮自己的,不能一下子全部把他们弄死,否则,将來自己出去了,岂不是很多关系又要重新的建立起來。

        “把门打开。”陈长生带着叶谦到了拘留室,对门口的看守说道。

        叶河图缓缓的抬起头,看到陈长生身边站着的叶谦时,浑身一震,有些微微的发抖,那是激动,是兴奋,铁门打开,叶谦缓缓的走了进去,“叶先生,你们慢聊,我就先走了。”陈长生说道。

        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沒有回头,只是轻微的挥了挥手,陈长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他不得不低头啊,面对叶谦的时候,那种无形的压力压的自己有些喘不过气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躲的离叶谦越远越好,因为在叶谦的身边,他总是觉得心底有一股寒意,纵使叶谦是微笑着面对他,那股寒意不但不会消散,却仿佛更加的浓烈。

        “对不起,老大,我给你丢脸了。”叶河图惭愧的低下头去,说道。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些年你所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你沒有给我丢脸,你真的成长了许多了,我很欣慰,而且,你比我想象的要成熟的多了,呵呵,都懂得安排卧底在自己的对手下面,不错。”

        憨憨的笑了笑,叶河图说道:“老大,你都知道了啊。”只有在叶谦的面前,叶河图才会表现出这种憨厚的一面,不需要刻意的隐藏,不需要装模作样,完全是真性情。

        “那个小妮子可真是彪悍啊,是个人才。”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不过,人家好像对你很有意思哦,你沒有考虑考虑。”

        叶河图一愣,惊讶的说道:“老大,不是吧,你回來多久了啊,你怎么知道这些,可别瞎说啊。”

        “我昨天才回來,刚好看到你被警局的人抓走。”叶谦笑着说道,“我可是过來人,这种事情我会不知道吗,只要我看上一眼,我就知道那丫头心里是怎么个想法了,其实,我看那丫头还蛮不错的,跟你倒是蛮配的,你就一点都不考虑考虑。”

        憨憨的笑了笑,叶河图说道:“老大,你就别取笑我了,对了,你怎么回西京市了啊,这些年都沒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带着嫂子们去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去了呢,这下好了,你回來了,我就有了主心骨了,心里也就轻松的多了。”

        “本來是在逍遥自在滴,不过,还有些事情沒有处理完,加上待的有些闷了,所以出來看看。”叶谦说道,“本來是看着你现在混的不错,号称西北王,所以,想过來跟你混,沒想到竟然唱了这么一出,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啊。”

        尴尬的笑了一下,叶河图说道:“老大,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这点能耐在你的面前,那简直就是不堪一击的,不过,老大,说真的,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啊,那个曹智新怎么了,似乎被你给玩了。”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对付那种人,其实,再简单也不过的了,已经交给纪委的人去处理了,这次,只怕是别想从监狱里出來了,到时候你嘱咐监狱里的兄弟关照一下呗,什么仇都报了,呵呵,你的事情我大概也听说了,也知道到底是谁做了手脚,你再委屈一段时间,很快,我让他们亲自放你出去,给你弄个大的阵仗,风风光光的,顺便打响一下你的名头。”

        “老大,不用搞那么大的阵仗了吧。”叶河图憨憨的说道。

        “不大哪行啊,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西北王啊,如果沒有一点大的阵仗,岂不是被人家笑话吗。”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这些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待着,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吧。”

        说完,拍了拍叶河图的肩膀,叶谦转身走了出去。

        陈长生一直等在外面,看到叶谦出來,慌忙的迎了上去,说道:“叶先生,这么快就谈完了。”

        “难道我还在这里过年不成啊。”叶谦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陈局长,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我知道你的权责范围也就那么大,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不过,如果河图在你的警局出了什么事情,哪怕是掉了一根头发,那可就别怪我对不起了啊,我做人做事很公道,谁对我有恩,我一定会加倍的奉还;谁摆我一道,那我也会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他永远都不能得罪的,陈局长是聪明人,我想,很多事情都不用我说,你也应该很清楚吧。”

        “明白,明白。”陈长生连连的点头应着,面对叶谦,他总有着一种无形的压力,压的自己有些喘不过气來,他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应付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因为,一个不小心,可能迎接自己的就会跟曹智新一样,他不知道叶谦到底有多少的能耐,但是应该是手眼通天,根本就沒费多少的周折就将曹智新整的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了,他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应付着。

        满意的点了点头,叶谦觉得自己敲打的已经足够了,相信陈长生不敢再玩什么花样,因为陈长生是聪明人,跟聪明人打交道有时候会省略很多的麻烦,也会轻松许多,只要叶河图一天沒有垮下,陈长生就不敢玩出什么花样。

        离开了警局,叶谦径直的去了未央会所,整个西京市,除了叶河图,叶谦还真的沒有什么瞧得上眼的人物,霍利双,哼,小玩意而已,只要动一动手指,随时都可以灭了他,不过,叶谦却并不想动他,他是叶河图的猎物,那就应该由叶河图去解决。

        未央会所的门口停了一排排的车,刚刚进门,叶谦就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看了旁边的服务员一眼,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今天会所这么热闹,小刀人呢。”

        “今天各个部门的经理全部过來开会,现在全部在办公室呢,小刀哥也在那边。”服务员说道。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各个部门的经理过來开会,嘛情况,转头看了服务员一眼,叶谦说道:“兄弟,帮个忙,叫小刀出來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跟他谈。”

        服务员应了一声,朝楼上的会议室走去,叶谦就在大厅里坐了下來,点上一根烟,缓缓的抽着,由于叶河图被警局抓走,未央会所也被暂时的勒令停业整顿,其实所谓的整顿不过只是狗屁,当叶河图从警局里走出來的时候,即使沒有整顿一样可以重新的营业,这,就是现实。

        现在这社会,讲究个润物细无声,做人做事要大火流金而清风肃然,严霜杀物而和气蔼然,阴霾翳空而慧气朗然,洪涛蹈海而砥柱屹然,如今的社会,谁拥有更多的资源,谁就有了话语权,不是简单的地盘砍砍杀杀就可以登堂入室的,真正的高手,那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这两年來,叶谦也算是静心沉思,悟出了这样的一个道理,以前,他南北征战,抢占地盘,打下一片又一片的江山,可是,当自己离开的时候,这才不到短短两年,一个接一个新的势力崛起,这就是一个问題。

        所以,叶谦现在不想征战地盘,不想赶尽杀绝,垄断当地的社会资源,那么,自己就永远会是不败之地,何谓社会资源,关系、人脉、金钱、地位等等,一些无形中的东西都是资源。

        他不但自己要做到这些,也要教会别人这些,那样,才可以真真正正的成为霸主,他不想把自己说的多么的伟大,也不想把自己摆在多么高的位置,为国为民,这些他不敢想,他只是觉得,自己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