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36章 夫妻本是同林鸟
  • 第1836章 夫妻本是同林鸟

    作品:《超级兵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www.00ksw.org

        许茂望做了这么久的警察,见过形形**的人物,也见识过不少的亡命之徒,他们眼神里的那种冷酷和身上所散发的无形的气势,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他能感觉的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是一脸的笑意,但是,却是有着一种让人又惊又怕,无形中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强大气势。

        许茂望从心底升起一股恐惧,这种时候,他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

        叶谦淡淡的撇头看了许茂望的妻子一眼,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一抹笑容,说道:“看來你很关心你老公啊,好吧,我这人比较的公道,你跟你老公两个只能活一个,你自己选择吧。”叶谦也查过这个女人的底细,不是很干净,仗着许茂望的关系在外面可谓说是作威作福,专门的欺负那些善良老百姓,沒办法,权势太大的她不敢得罪啊。

        许茂望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兄弟,不用玩这么狠吧,我自问沒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如果有,你说出來,我许茂望跟你赔礼道歉。”

        “你是沒有得罪我,不过,你得罪了我的兄弟。”叶谦说道,“从來,敢得罪我叶谦兄弟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我倒是佩服他,可以给他一个痛快,可惜,你却玩些阴谋诡计,出卖自己的人格,抛弃自己的诺言。”

        “你是叶河图的人。”许茂望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谦说道:“我看你还沒弄明白我的身份,我是叶河图的大哥,我想,这些年來河图沒少关照你,你也沒少从河图那里捞好处吧,你想升官发财,这些我都可以理解,哪怕在这个时候你选择沉默,那也无可厚非,可是,你却在背后狠狠的捅了河图一刀,怎么,想痛打落水狗吗,可惜,你似乎弄错了。”

        “这能怪我吗,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许茂望有些激动的说道,“上头已经很明显的要整死他,如果他不死,我就会被牵连,你说,我能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换做是你,你也会自保吧,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你想自保,我无可厚非,人嘛,都是自私的,都会在面临危险的时候选择自己的生命,我可以理解。”叶谦淡淡的说道,“所以,我现在让你做出选择啊,你和你老婆两个人之间只能活一个,不知道你会怎么选择呢。”

        “你休想挑拨离间,你是叶河图的人,你会放过我们吗,简直是笑话。”许茂望愤愤的说道,“我们不会上你的当的,想看笑话,那是不可能的,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我知道我自己是逃不掉了,來吧,要杀要剐随便你,如果我皱一下眉头,我就……”

        “扑哧。”许茂望的话还沒有说完,忽然只觉得自己腹部一阵疼痛,伸手一摸,一股黏糊糊的感觉,许茂望有些惊讶的转过头來,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妻子,她的面容有些狰狞扭曲,忽然间竟然变得那么的陌生。

        “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女子喃喃的说道,握刀的手有一些微微的颤抖,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只有选择这么做,她不想死,而且,她本來就已经厌烦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你个笨女人,你以为这样做,他就会放过你吗,他只是想看笑话而已。”许茂望愤愤的瞪了她一眼,斥道,眼神里透露出一抹忧伤,一抹痛心,自己辛辛苦苦,不断的钻营,想着要往上爬,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女人,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的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被自己一直想着要守护的女人给狠狠的捅了一刀,有些滑稽,有些可笑。

        一直以來,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妻子都是温柔贤惠的,是深爱着自己的,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可是,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原來是那么的不了解自己的妻子,的确,他从始至终,都沒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个女人。

        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加的善于伪装,她们可以在这一刻如同九天仙女般的温柔淑女,下一刻就如同五殿阎罗似的冷酷无情,在许茂望表情所表现出的一切,都不过是伪装出來的而已,背着他,她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多少对不起他的事情,一顶很大的绿帽子戴在了他的头上,他却尚不自知。

        “你不死,我就得死,对不起,你不要怪我。”女人狠狠的说道,“唰”的一下拔出自己手中的水果刀,看着刀尖滴滴流下的鲜血,禁不住发出有点歇斯底里的笑声。

        叶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看着许茂望,淡淡的说道:“这,就是你不遵守自己承诺的下场,哦,差点忘了,还有件事情应该告诉你,你不想知道你眼前的女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吗。”接着,叶谦用眼神示意了女人一眼,说道:“说吧,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也沒有必要再瞒着他了,告诉他,你跟曹智新是什么关系。”

        许茂望浑身一震,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竟然是那么的陌生,即使她不说,许茂望也隐隐的意识到什么了,愤愤的哼了一声,许茂望斥道:“贱人,你竟然背着我在外面偷人,我真是瞎了眼了。”

        “你不能怪我,这都是你自己惹下的祸。”女人说道,“如果不是你请他回家吃饭,又怎么会发生那些事情呢,那晚你喝的那么醉,不省人事,曹副局长又是你的顶头上司,我能怎么办,我如果拒绝,岂不是会影响你的前途吗,我都是为了你,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现在就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你死了,我就沒事了,不是吗。”

        “呵,呵呵……”许茂望发出阵阵苦涩的笑容,这些年來,自己如同狗一般的跟随在曹智新的身边,替他做了不少的勾当,却沒想到他竟然给自己戴了这么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怀着不舍,怀着不甘,怀着悔恨,怀着愤怒,怀着许许多多纷乱复杂的想法,许茂望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人,一生只能走一次,纵然有再多的悔恨不舍,都无法重來,遗憾也好,仇恨也罢,在倒下的这一刻,都已经成为了泡影。

        看到许茂望倒了下去,女人转头看向叶谦,“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哀求道:“我已经按你说的去做了,你就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愿意做你的奴隶,你想怎么弄都可以。”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一脚踹在了她的身上,冷声的说道:“看到你我都觉得恶心,就你,连做我奴隶的资格都沒有,打电话给曹智新,让他马上过來,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千万别打折哦,不然,我还会來找你的。”说完,叶谦缓缓的站起身,举步朝外走去。

        他现在可以说是奉旨办事,拥有生杀大权的尚方宝剑,自然是可以为所欲为,潇潇洒洒的去做一些事情,当然,每个地方都有着每个地方的一些规矩和门道,任何事情都是不能掉以轻心的,这就好比,当年乾隆皇帝派了那么多的钦差大臣下去,但是,真正能办成事情的有多少,不是被同化,就是被暗杀,叶谦如今的处境也是一样,虽然他拥有着生杀大权,但是不代表着他就是安全的。

        有时候,权利越大,危险也就越多。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会有多少人想致他于死地,那是不可能的嘛,因为他根本就威胁不了某些人的利益。

        袁玮良,叶谦冷冷的笑了一声,这个所谓的京城大少看样子野心倒是不小啊,不但想泡自己的女人,如今还敢动自己的兄弟,叶谦可不会真的把华夏高层的那些话放在心上,什么四九城里的人不能动啊,惹火了他,天王老子他也不给面子,不管袁玮良的家族到底有多大的势力,有一点,叶谦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否则,岂不是被人笑话。

        离开了许茂望的家,叶谦沒有马上的离开,在楼下点燃一根香烟,在花坛边坐了下來,吧嗒吧嗒的抽着,沒多久,就看见一辆警车驶了过來,曹智新从警车里走了出來,火急火燎的朝楼上走去。

        算是杀鸡儆猴吧,叶谦沒有再走上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家报社的电话,记者对什么最感兴趣,最近网上风风火火的传出这里那里的一些官员艳照,现在有一个就摆在面前,他们自然是兴趣盎然。

        说什么揭露事情的真相,为了老百姓的权益,其实,很多时候也只是为了自己报纸的销量而已,不过,在一定的程度上,却也起到了舆论监督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