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35章 恐惧
  • 第1835章 恐惧

    作品:《超级兵王

        叶河图是谁,那可是巫族的族长万海的亲生儿子,拥有着强悍**的巫族血脉,加上他从小就习武,想要取他的性命,哪里有那么简单,这几年的打拼,叶河图在地下世界游走,也渐渐的领悟到地下世界独有的秩序,对待敌人,那就应该摧枯拉朽,不得有丝毫的留情。www.00ksw.org

        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人,叶河图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做人,如果连最基本的形势都看不清楚,那是最可悲的,刚才我已经劝过你们了,既然你们不听,那也就怪不得我了,放心,你们会沒有痛苦的。”话音一落,叶河图猛然一脚踏在其中一人的胸口,一声惨叫,那人顿时的脑袋耷拉了下去。

        看守所外,那名负责看守的警察叼着一根香烟,听到里面的惨叫声,沒來由的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曾经可以在西京市横着走的人物,却也是落得这样的下场,哎。”

        他还以为,叫声是从叶河图的嘴里发出來的,所以,默默的抽着烟,沒有进去,这是曹智新交代好的,他自然是不敢随便的闯进去,自己看不见那也就罢了,真的看见了,那就要阻止,到时候破坏了好事,自己的饭碗估计也保不住了,他可沒那么傻。

        “你们都以为我叶河图如今是丧家之犬吗,谁都可以欺负我吗。”叶河图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告诉你们,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我叶河图走到哪里,那都是沧海里的一条蛟龙,你们,还不够资格陪我玩。”

        话音落去,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其中一人的胸口,地板,都被叶河图强大的力道震的碎裂开來,那人的胸口完全的凹陷进去,内脏破裂,大量的出血,连叫声都來不及,眼看着是不行了。

        剩下的一人,不由的浑身一阵哆嗦,原來,死亡竟然离自己是这么的近,死亡就在自己的身边,沒有人是不怕死的,只是,在某个阶段,或许他沒有了其他的退路而已,剩下的那人哆哆嗦嗦,双眼惊恐的看着叶河图,此刻,在他的眼里,叶河图就宛如是一个地狱里出來的恶魔,是那么的狰狞,恐怖。

        “害怕吗。”叶河图微微的笑着说道,“可惜,就算你害怕,你也沒有了任何的退路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是霍利双害死你们的,迟早,我会送他们下去陪你。”话音落下,叶河图一脚猛然的踏下。

        蹲下身子,叶河图在他们的衣服上擦了擦自己的双手,接着缓缓的起身,走到一边坐下,点燃一根香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不是叶河图感性,其实,这么多年來,每次杀完人,他的心里都不好过;但是,既然走了这条路,那就沒有了选择,就只能这样的走下去,杀人,或者被杀。

        解决了三人,叶河图的心情并沒有轻松起來,眉头依旧是紧紧的蹙着,他看到了玫瑰给他留的那个暗示的口号了,衣角处那朵玫瑰,这说明是霍利双想要杀自己,竟然想着要在警局里杀自己,叶河图心里自然是愤怒不已。

        未几,外面的那个看守的警察听到看守所内已经沒有了声音,这才举步走了进來,当看到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不由的愣了一下,惊诧不已,说道:“你……你都干了些什么,居然在所里,你还敢杀人,叶老板,你……你这是让我如何的交差啊。”

        不屑的笑了一声,叶河图说道:“我知道你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不过,你也要掂量掂量,得罪我的后果可能会比得罪你们曹副局长更加的恐怖,难道只有我死了,你才能交差吗。”

        警察微微的愣了愣,哆嗦了一下,眉头微微的一蹙,不再说话,叶河图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刚刚一走,他们三个就互相的打了起來,结果就这样了,我也爱莫能助啊。”

        警察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也无可奈何,这种事情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警察就可以处理的,他所能做的,就是尽量的自保,不要让自己牵扯进去,否则,后果是自己所无法承担的,微微的叹了口气,警察走到一边,去给曹智新打了电话过去。

        西京市的夜晚似乎格外的凉,夜风如水,即使是在霓虹灯遍布的街道,夜晚还是显得那么的黑暗。

        许茂望走在路上,眉头紧紧的蹙着,一阵夜风吹來,许茂望不由自主的裹紧自己的衣服,沒來由的,心里竟然有一股寒意,想起今天叶河图跟自己说过的话,许茂望的心里有一些害怕,夜路走的多了,总是会遇见鬼的,这些年來,许茂望也干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得罪了不少的人,这次又彻底的跟叶河图结下了梁子,如果说他心里一点都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情况已经摆在他的面前,他必须要做一个选择,要么是跟叶河图翻脸,要么就是跟上头翻脸,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有点难以承受。

        正如叶河图所说,虽然他如今在警局的看守所内,但是如果想要自己的小命的话,那还是轻而易举的,他的手下不乏一些亡命之徒,走在路上被人阴一下,那也是防不胜防的事情。

        身后突然的出现一个人,或者,忽然的有一辆车从自己的身边驶过,许茂望都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可是,当看到他们只是一些路过的,许茂望的心里又松了一口气,这短短的一段路,许茂望觉得竟然是那么的漫长,漫长的仿佛要走一个世纪似的,他的手时刻的摆放在自己的腰间,那里,有一把左轮手枪。

        不过,一直到他的家门口,也沒有任何的意外发生,许茂望终于大大的松了口气,暗暗的想道:“自己真是瞎担心了,叶河图现在在警局看守所呢,又沒有见什么人,他能做出什么事情啊。”

        “老婆,我回來了。”一边说,许茂望一边打开了自家的房门,眼睛随意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妻子端坐在客厅内,“饭做好了吗,我肚子饿坏了,赶紧开饭吧。”许茂望一边低头换鞋,一边说道。

        不过,他的妻子却根本沒有任何的反应似的,一句话也不说,许茂望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怎么了,吃错药了,我跟你说话呢。”一边说一边抬起头來,只见自己妻子浑身有些哆嗦,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许茂望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意识到不妙,慌忙的拔出自己的手枪。

        “许大队长,你回來了。”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从厨房里走出一个人,手里捧着一杯茶,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不好意思啊,冒昧的打扰了,沒有吓坏嫂子吧。”

        许茂望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年轻人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在下叶谦,谦虚的谦,久仰许队长的大名,所以冒昧的拜访了。”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许队长不会是这么待客的吧,好像不好啊,小心一点,万一枪走火了,那可不好。”

        许茂望在脑海里仔细的想了一下,并不记得有叶谦这么一个人,自然是不敢有片刻的放松,冷声的问道:“你到我家來做什么,快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看來,想这样跟你好好说几句话是不行了啊。”话音落去,叶谦手中的忽然射出一根竹筷,疾如闪电,唰的一下就插进了许茂望的手腕之中,许茂望一声惨叫,手中的枪掉落在地上,捂住自己的手腕,许茂望强忍住自己的伤痛。

        “老公。”许茂望的妻子紧张的叫道。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谦说道:“怎么样,现在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吗。”说完,叶谦缓缓的喝了一口茶,静静的看着许茂望,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许茂望说道,“我可是刑警大队的队长,你如果动了我,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我刚才不是已经动你了嘛。”叶谦撇了撇嘴巴,说道,“如果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也就不会來找你了,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坐下陪我说说话,不必用你的身份來压我,我这人有点受不了别人的危险,万一激动起來,做出什么事情那可就不好了,许队长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对吗。”

        许茂望上下的打量了叶谦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走到叶谦的面前坐下,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吧。”

        许茂望的妻子看见自己丈夫的手腕不停的流血,紧张的哭了起來,冲到他的身边,说道:“老公,你……你沒事吧。”接着转头看向叶谦,小心翼翼的问道:“先生,我能不能先给我丈夫包扎一下伤口,不然,他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