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34章 三个刀手
  • 第1834章 三个刀手

    作品:《超级兵王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一段故事,平凡也好,精彩也罢,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段故事是否在一定的程度上改变了一个人,影响了一个人,小刀的故事,由他的口中说出來,略显平淡,沒有过分的气氛渲染以及语言烘托,但是,却可以给人一种很深的共鸣,叶谦可以感觉的到,当时小刀所面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www.00ksw.org

        一个跟随了霍利双那么久,为他出生入死,最后所面临的却是在有危险的时候,霍利双毫不犹豫的将他推出來作为替罪羔羊,可想而知,那时候小刀的心情会是什么样。

        “后來呢,你怎么跟了河图。”叶谦倒是有些被小刀吊起了胃口,问道。

        “老板走后,霍利双却并沒有善罢甘休,责怪我沒有把事情办成,还引來了老板,以为是我出卖了他,其实,那时候谁不知道最想让老板死的人就是他啊,霍利双将我赶了出去,并且还下令以后不让我在西京市待下去,否则,见一次就打一次。”小刀说道,“那一段日子我不知道是怎么挨过來的,像丧家之犬一样四处的被人追着,那一次,霍利双的手下将我围了起來,双拳难敌四手,我被打的失去了知觉倒在地上,我以为我死定了,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的生命竟然是如此的脆弱,死亡竟然离我是那么的近,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身影竟然是老板,是老板救了我,他沒有计较我以前想要杀他,救了我,从此之后,我就跟在了老板的身后。”

        “选择一个合适的老板,才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叶谦拍了拍小刀的肩膀,说道,“好好的干,有我在,沒有人能整倒河图,将來你们肯定有更好的前途。”顿了顿,叶谦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该走了,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河图不在,你现在就是这样的顶梁柱,必须要拿出魄力來,震慑住他们别让他们乱來,必要的时候,可以用一些雷霆的手段。”

        小刀微微的愣了愣,点了点头,默默的看着叶谦离开了办公室,就在刚刚的那一刹那,小刀感觉到叶谦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强大的气势,一种上位者的强大气势,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來,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叶河图无数次的在他的面前好不掩饰的表达自己对叶谦的那种崇拜之心,这,才是真正的大枭。

        夜幕降临西京市,黑沉沉的,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夜风有些凄冷,如冰凉的水。

        警局的看守所,叶河图静静的坐在那里,嘴里叼着一根香烟,这是他问曹智新要來的,不管曹智新此刻是如何的想自己死,但是,只要自己沒死,他就必须有顾忌,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叶河图的眉头紧紧的锁着,他也清楚这起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來的有些太突然,让人防不胜防,警局几乎是将他封闭了起來,禁止有人探望,很显然就是不想让自己安排事情,不想让自己有翻身的机会,不过,叶河图在等,他不急,还沒有到最后一刻,他不想马上就动真格的逃出去,他知道,小刀一定会着手准备的。

        这两年來,叶河图觉得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两件事,就是收了小刀和玫瑰这两个得力的助手,一个好汉三个帮,做到叶河图这个地位的人,如果沒有几个衷心于自己的手下,那可真的就是白混了,也很难混下去。

        看了一下手臂上的烟疤,血已经结了痂,看上去有些恶心,叶河图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一抹冷笑,眼神里闪烁着阵阵的杀意,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农村孩子,而是一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一段时日,在这个血腥的斗争中一步步爬起來的人,他,有着自己的决断和毅力,杀意和霸气。

        他永远记得叶谦跟他说的一句话,“如果你想走这一条路,那么,你就要有觉悟,杀人或者被杀,任何时候都不能有片刻的慈悲。”这句话,虽然不是完全的正确,就连叶谦也沒有做到,但是,却有着一定的道理,那个时候,叶河图还是太过的单纯,叶谦必须如此的告诉他,否则,他的单纯和善良很有可能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砰……”牢房的大门被人打了开來,咣咣当当的,听的有些让人烦躁,叶河图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撇头看去,曹智新亲自押解了三个犯人进來,眼神十分暴戾,看上去就仿佛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叶河图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目光从他们的身上一一的扫过,暮然,在其中一人的衣角处,看见一个图案,玫瑰图案,叶河图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冷笑。

        其实,叶河图也能猜出一些道道來,自己现在可是重犯,那肯定是要严加看管的,曹智新干了这么久的警察,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怎么会安排人跟自己一个牢房呢,结论,就只有一个。

        叶河图只是冷冷的笑了一声,什么话也沒有说,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曹智新瞪了那三个犯人一眼,斥道:“都给我老实一点,别闹事,知道吗,否则的话,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说完,曹智新转身走开了。

        三个犯人一步步的朝叶河图走了过來,狠狠的盯着他,到了他身边的时候,转身走到一旁坐下,叶河图微微的笑了一下,抽了口烟,说道:“兄弟,犯什么事了,得罪曹智新了。”

        三人撇头看了叶河图一眼,沒有理会他,只是互相的用眼神示意着,仿佛是在交流着什么似的,门外,守着的警察抬头看了一眼,接着起身,朝外面走去,也不知是小心还是无意,钥匙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叶河图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冷笑了一声,这做的也太明显了吧。

        看到看守的警察离去,三人对视了一眼,缓缓的站了起來,朝叶河图走了过去,“我劝你们还是放弃吧,不然真的把命丢在这里可就不划算了。”叶河图淡淡的说道。

        三人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愕然,显然是沒有料到叶河图竟然会知道他们的來意,不过,事情既然已经挑明了,那就沒有了后路了,最刀手,那也得有刀手的规矩,既然接下了买卖,那自然是要做,成败与否都得完成,因为沒有退路。

        “有人要买你的命,受死吧。”一声叱喝,三人朝叶河图冲了过來,在道上混,他们自然知道叶河图是谁,一个能拥有那么多产业一直屹立不倒的人,自然是有几把刷子,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就被收拾的,所以,他们不敢掉以轻心,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他们的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出手就是狠招,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留情,他们信奉一个道理,只要死去的敌人那才是最安全的,他们绝对不能给对手有任何反扑的机会,否则,很可能死的就是自己。

        叶河图是谁,他从小就跟随爷爷习武,而且,又是拥有巫族血脉的人,况且,这么多年的厮杀,让叶河图的功夫更是精进了许多,心境也稳定了许多,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危险,叶河图都能保持最冷静的心。

        看到三人攻來,叶河图冷笑一声,身子微微一侧,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砰”的一声,一拳狠狠的砸中了其中一人的胸口,顿时,只听的“咔嚓”一声,那人的胸口凹陷进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这一下,让其余的两人大吃一惊,仅仅一招就伤了他们一个人,这让他们惊讶不已,不过,在这一行干了这么久,他们也都是亡命之徒,早就习惯了面对死亡,从进这一行开始,他们也早就预料到自己会有死的那一天,做这行的,不是杀死对方,就是死在对方的手里,这就是命运。

        “我也不想问你们是谁派來的了,既然你们一心的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叶河图冷声的说道,一条踢出,正中其中一人的耳门,只听一阵“咔嚓”声,那人的脖子被踢断,耷拉了下去。

        这才短短的十几秒钟而已,就已经折损了两个人,剩下的那个人心里不禁的有些慌乱了,有点后悔接了这个买卖,沒有人是不怕死的,即使早就预料到自己做这一行的风险,但是真的面临这一刻的时候,心里还是不禁的有些担心害怕。

        可是,已经沒有了退路,即使前面是万丈悬崖,他也必须跳下去。

        “喝。”大喝一声,仿佛是给自己鼓足勇气似的,那人疯狂的朝叶河图冲了过去,临死前的反扑啊,叶河图嘴角撇了撇,不屑的笑了一声,差距太大,无论你如何的疯狂,最后的结果都只有一个。

        “砰。”叶河图一拳,狠狠的击中了对方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