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33章 小刀的故事
  • 第1833章 小刀的故事

    作品:《超级兵王

        听到小刀的呼声,女子停了下來,正是那天在桑拿浴室里,跟中年男子霍利双说话的那个女人,她是叶河图派往霍利双身边的卧底,很快的得到了霍利双的信任,成为霍利双的左膀右臂,只是,霍利双却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埋有一颗炸弹,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以要了他小命的炸弹。www.00ksw.org

        看到玫瑰上身只穿了一件胸罩,还有地上撕碎的衣服,小刀尴尬的笑了一下,一阵头疼,慌忙的脱下自己的外套递了过去,说道:“玫瑰,先穿上吧。”玫瑰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接过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

        “玫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叶谦叶先生,就是我们老板常常提到的一位兄长,你不可无礼。”小刀说道,玫瑰愤愤的哼了一声,瞪了叶谦一眼,不过,却也沒有再跟叶谦较劲,毕竟,小刀已经说了叶谦可是叶河图最崇敬的一个人,她不敢太放肆,不过,心里却是暗暗的惊讶于叶谦的功夫,难怪可以让叶河图都那么的崇敬,果然非同凡响。

        叶河图口中所说的那个在M国卖汽车的朋友就是指的玫瑰,她在M国待了一段时间之后,毅然决然的选择回国,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叶河图救了玫瑰全家,至此,玫瑰就选择跟随叶河图,不过,叶河图却一直都沒有让玫瑰在众人的面前现身,在叶河图的所有手下之中,唯一知道玫瑰存在的就只有小刀一个,在亲自指导和传授了玫瑰一段时间的功夫之后,叶河图将玫瑰安排到了霍利双的手下。

        在西京市,还能跟叶河图有一较高下之力的也就只剩下霍利双一个人了,叶河图也是提前的做准备而已,让玫瑰成为霍利双身边一个致命的炸弹,只要自己愿意,一挥手,就可以让这颗炸弹爆炸。

        “玫瑰,你怎么來了。”小刀问道。

        “我是來告诉你一声,让你想办法告诉老板,霍利双已经动了杀心,想要在警局做掉老板,你必须尽快的通知老板,让他做好心理准备。”玫瑰说道,“霍利双已经吩咐了,让我找人今晚就去警局里做掉老板,为了防止万一,你让老板小心一点。”

        “霍利双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到警局里杀人。”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这个霍利双到底是谁,什么來头。”

        “他和老板一样,都是道上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在西京市可以跟老板有一搏之力的人。”玫瑰说道,“想要在警局里杀人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沒有人让他光明正大的冲到警局里一阵乱枪扫射,他跟警局的曹智新近來走的十分亲近,按照计划,我们会找一些生面孔的人,随便犯点事,然后,由曹智新抓进警局,关在看守所,跟老板一个房间,到时候,只要警察随便的装个糊涂,到时候看守所里发生什么事情就沒有人知道了。”

        “倒是个很阴险的办法啊。”叶谦嘴角微微的勾勒起一抹笑容,说道,“不过,凭河图的身手,能动他的人也不多,应该不用担心。”

        “如果是光明正大,我自然不会担心,但是,如果是來的阴招,老板防不胜防,很难说不会有事。”玫瑰说道,“我可不敢赌这一局,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一切的准备。”

        微微的点了点头,叶谦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们必须要做好一切的准备,防止意外事情的发生,小刀,你现在能联系河图吗。”

        “只怕不行。”小刀说道,“现在他们是有意的针对老板,肯定不会让我轻易的进去的,而且,下面的人现在情绪还有点激动,我必须要留下來说服他们,否则的话,我怕他们会闹出什么事情來,到时候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叶谦点了点头,小刀说的也有道理,现在因为叶河图的事情,手底下的人反应都有点激动,失去了理智,万一他们真的闹出什么风波來,只会让叶河图陷入更加不利的境地;所以,现下最紧要的就是稳住下面的人,那才是至关重要的,当然,叶河图的安危也不能置之不理,否则,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转头看了玫瑰一眼,叶谦说道:“你不是说,霍利双让你安排人手吗,我想,你一定有办法通知河图吧。”

        微微的愣了一下,玫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不过,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这次上头似乎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情,是决心要整死老板,如果老板不肯妥协的话,只怕很难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出來了。”

        “你一直在霍利双的身边,应该清楚是怎么回事吧。”叶谦说道,“如果我猜的沒错,那个带着所谓的京城大少來找河图的人,应该就是霍利双吧,你仔细的说说,那个京城大少到底是什么人。”

        玫瑰微微的愣了一下,沒有想到仅仅只是说了这么一点,叶谦就可以从其中看透这么多的东西,有些让他惊讶,“他们具体的说了一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每次那个人來的时候,都是和霍利双独自的待在房间里,我也曾试过接近,不过,那个年轻人的警惕性似乎很高。”玫瑰说道,“听老板说,那个年轻人叫袁玮良,京城大少,家族在华夏有着很深的根底,不容小觑。”

        “袁玮良。”叶谦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沒想到到了这里,还是碰见了他,微微的顿了顿,叶谦说道:“官场上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处理吧,你们都做好自己的事情,今晚,我先去拜访一个人,让他知道什么叫着承诺。”

        其实,很多事情叶谦都看的很透彻,叶河图在西京市扎根这么久,号称西北王,如果说在官面上沒有几个所谓的“朋友”,叶谦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无论是哪个系统的人,相信都曾经有受过叶河图好处的,做他的庇护伞,只是,如今似乎看到了叶河图大势已去,所以,翻脸不认人,原本的庇护伞似乎瞬间的成为了绞首架,叶谦也理解,人性嘛,都是这样,有多人真的能够那么的大公无私,一切都为了别人着想呢。

        玫瑰转头看了叶谦一眼,微微的愣了愣,说道:“谢谢你。”

        叶谦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玫瑰一眼,说道:“谢我,谢我什么。”

        “沒什么。”玫瑰说道,“希望你可以安然无恙的把老板救出來。”

        叶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是谢谢我刚才饶你一命呢,原來是为了河图啊,看來,你跟他的关系似乎很不错,你喜欢他。”

        玫瑰浑身一震,说道:“你不要瞎说,老板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他只有感恩,沒有感情。”有些自欺欺人的话,说的那么的言不由衷,叶谦还是可以清晰的听出來,只是,沒有再说什么,有些事情,不需要点的太过的透彻,对方心里明白就好。

        只是,叶谦有些诧异,当年叶河图貌似谈了一个女朋友啊,看來,因为某些原因分开了吧,叶谦不相信是叶河图富贵了,荣华了,所以抛弃了别人,因为叶河图做不出那样的事情來。

        玫瑰从窗户里跳了出去,沒有从正门离开,她现在的身份还是神秘的,自然是不能暴露出來,不然不但会影响到叶河图的安排,也有可能会危及到自己的生命,最卧底和情报人员,是一个最苦的差事,时间长了,有时候会混淆自己的身份,连自己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这丫头,就是倔。”小刀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

        “你对她似乎很了解嘛。”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说不上了解,不过,以前老板经常带着我一起去见她,她是我所见过的女孩子之中,最有胆色最倔强的一个,好像,这么久以來我从來都沒有看她哭过。”小刀说道,“别人或许不了解在霍利双身边是个什么样的生活,但是我明白,玫瑰跟在霍利双的身边,能够得到她的信任,肯定是吃了很多的苦头。”

        顿了顿,小刀又接着说道:“说出來不怕你笑话,其实,我以前是霍利双的手下,有一次,霍利双派我刺杀老板,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可是结果,却是被老板生擒,老板沒有杀我,还说给我机会,三天之内如果能够杀他,那他就自认倒霉,就这样,三擒三纵,之后老板去找霍利双谈判,质问他,结果,霍利双却是沒有任何犹豫的把我交了出來,当面剁掉了我的一根小指头给老板赔罪,我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事,沒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可是,就因为他害怕老板的报复,结果就不顾我的生死,我彻底心凉了,老板看到这个情形,也就沒有再追究霍利双派人刺杀他的事情,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