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28章 新的征途
  • 第1828章 新的征途

    作品:《超级兵王

        袁玮良的心里暗暗的笑了一下,越发的有把握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哪里有资格跟自己竞争啊,还不知道他以前是如何的趁虚而入,才获得了胡可的芳心,不过,这样低劣的一个男人,跟自己是无法相比的。www.00ksw.org

        其实,袁玮良又哪里明白,有时候女人需要的不一定是自己的男人有事业,往往,她们更需要的是自己的男人懂得关心和呵护她,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女人在一开始找男朋友的时候都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有车有房有事业,可是结婚以后,却发现她们更需要的还是能有一个知冷知热的老公。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袁玮良自然不放过打击叶谦,将叶谦贬的越低,也就等于把自己抬的越高,自己捕获胡可芳心的机会也就越大,其实,问问自己的良心,是不是真的喜欢胡可,或许以前是,但是现在肯定不是,这一点袁玮良心中十分的清楚。

        自己想要追求胡可,无非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心中的那股征服欲而已,也算是满足自己少年时代的一个瞎想,他们这种身份,找寻对象那是需要讲求门当户对的,如今,胡可的爷爷胡南建已经去世,可以说,胡家在华夏已经是沒有任何的地位了,他就算愿意娶胡可,他家里的人也不会同意的,强强联姻,这是各大家族派系之间最正常的一种强大的方法。

        “叶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來我的公司上班啊。”袁玮良说道,“我觉得男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一份事业才好,不管大小,也比现在这样好嘛,你觉得呢。”

        “谢谢袁先生的好意了。”叶谦说道,“我还是不要习惯,我觉得我还是做可儿背后的男人,默默的支持她就行了。”

        胡可转头嗔了叶谦一眼,不过,脸上却满是幸福的笑容,这些落在袁玮良的眼里,都让他十分的受不了,心中的那股傲气,让他越发的想要征服胡可,这么多年來,凡事他看中的,还沒有一个逃过自己的手掌。

        “我们也正好都沒工作哎,能不能也请我们去你公司啊。”若水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

        “当然可以啊,如果两位美女愿意來的话,我欢迎之至。”袁玮良说道,“两位美女來了我们公司,必定会让我们公司蓬荜生辉。”

        “那我们去了能做什么呢。”若水问道。

        “随便,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袁玮良说道,“不过,我看二位的形象和气质,如果做我们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一定非常的适合。”

        “公关,你妈才是公关呢。”陈思思瞪着眼睛说道,“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啊,你全家都是公关。”若水微微的笑了一下,一脸的促狭之色,分明,这又是这丫头下的一个套,陈思思和袁玮良又都钻了进去,叶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暗暗的想道:“当初看见若水的时候怎么就沒发觉这丫头还有这么妖孽的一面啊。”更是暗暗的庆幸,幸好当初自己的决定是那么的正确,如果当初让叶琳那小丫头也住在岛上的话,只怕会跟若水学的更加可怕,可别忘了,那丫头可是跟谢飞学习过读心之术啊。

        袁玮良微微的愣了一下,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眼神里闪过一丝的愠色,碍于胡可的面子,他又不方便发怒,不过,心里却是暗暗的想着,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两个丫头不可。

        胡可有些无奈的瞪了陈思思一眼,不过,眼神里却满是笑意,显然,并沒有责怪她的意思,“不好意思,这丫头就是这样,说话沒个分寸,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胡可说道,“其实,她也沒什么恶意,相处的久了,你就知道其实她很可爱的。”

        “沒有沒有,我怎么会介意呢。”袁玮良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心里却是暗暗的想道:“是啊,是很可爱,等哪天我把她弄上床,我保证让她很可爱。”

        叶谦根本就沒有太在意袁玮良,因为他根本就沒有把袁玮良当成是自己的对手,袁玮良也根本就不配成为他的对手,这里毕竟是华夏,袁玮良在国外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在国内自然就人脉关系都要稍微的逊色一些吧,京都四九城里那么多的大少,只怕沒有输给他的吧,而且,人家是扎根在京都那么长时间,经营了那么长时间,那些人做对手,或许还可以,只是袁玮良,还不足够。

        胡南建的身份不同,葬礼自然也弄了好几天,虽然很多事情都是由华夏的那些领导在操办,但是叶谦和胡可还是很忙碌的,几天下來,也是很疲惫,不过,好在事情总算是办妥了,胡南建的骨灰安葬在了八宝山公墓。

        华夏的几位高层领导也都按照叶谦的意思去办了,虽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也沒有人敢说三道四,时间长了,相信大家也都渐渐的会忘记了。

        钓鱼台国宾馆。

        叶谦叼着一根香烟坐在包厢的位置上,斜靠着,目光不时的瞥一眼面前的几位华夏高层的领导人,这种会面还是比较隐蔽的,不能接受那些记者们的采访,毕竟,华夏几位高层也必须考虑很多方面的问題,叶谦也不在不这些,他需要的不是出名,不是上报纸杂志,如果他愿意的话,华夏乃至国际上的一些报纸媒体只怕天天都要报道他吧。

        “你要求的,我们都已经做到了,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有沒有其他的要求,有的话就尽量的提出來,我们会尽量的满足你们。”坐在最上首位置的那位老者说道,华夏最高的领导人,党委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老者比较的瘦削,但是双眼却是炯炯有神,身上有着一股上位者的强大气势。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叶谦淡淡的说道。

        “什么要求,你说。”老者说道。

        “很简单。”叶谦说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当年崇祯皇帝请袁崇焕出山的时候,袁崇焕对他说过什么吗。”

        “我明白了。”老者说道,“你放手去做吧,我会尽一切努力支持你,我也可以保证,绝对的相信你,不会听信任何人的谣言蜚语。”

        “说的简单,但是做起來可就难了哦。”叶谦说道,“当年崇祯皇帝也是这么说,可是结果还是听信了谗言将袁崇焕凌迟处死,剐了三千多刀,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华夏官场上的复杂和繁琐,关系网纵横交错,甚至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只要稍微的做出一点动作的话,就很有可能得罪一批人,那么流言蜚语很快的就会传到你的耳朵里,攻击,污蔑,你自问真的做好了这个准备了吗。”

        “你放心吧,只要你做的事情不是太出格,我会帮你扛住一切的压力。”老者说道。

        “太出格。”叶谦淡淡的说道,“这个分寸可不好把握哦,我做的又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如果不出格那才是奇怪呢,况且,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本就是必须出格的事情,你们又要让我完成任务,又要限制我的行动,让我一切按照程序去走,我想,沒有人可以办成,如果你们还沒有做好心理准备,我想,那咱们就不要继续浪费时间谈下去了,因为那样根本不可能得到一个答案。”

        “叶谦,你不要太过分了,得寸进尺,我们已经对你有很大的让步了,你不要以为除了你,就沒有人可以做这件事情了。”旁边,一位胖胖的老者说道。

        “当然会有人愿意做,华夏军队中那么多的人,相信如果你们挑选出一个有能力的并不困难,但是,如果你也同样对他限制那么多的话,我可以保证,他绝对不会成功。”叶谦说道,“而且,你们也不想把时间拖的太长吗,乱世用重典,病急下重药,就是这个道理。”

        深深的吸了口气,瘦削的老者说道:“行,我答应你,不过,有件事我还是必须再说明白,四九城的人你绝对不能乱动,因为他们的牵扯太大,如果一定非要那么做的话,你必须要先跟我说明白,其他各省级官员,你都拥有生杀大权,不过,我希望你还是可以尽量的用缓和的办法。”

        “我会有分寸的。”叶谦说道,“好了,事情已经谈妥了,希望你们记住自己今天所说的话,我就先走了。”边说,叶谦边起身站了起來,接着顿了一下,转过头,说道:“哦,差点忘了,你们应该都认识袁玮良吧。”

        “认识。”老者点了点头,说道。

        “麻烦你们转告一声,让他千万别在打我女人的主意,否则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叶谦说道,“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说吧,别提我的名字,暗示一下就好,这点小事对你们來说应该是沒问題的吧。”

        “好,我们会做。”老者说道,“你也别急着走,既然來了,就留下來一起吃顿饭吧,我特地请了当面的宫殿御厨的后人下厨做的菜,你可一定要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