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24章 斥责
  • 第1824章 斥责

    作品:《超级兵王

        胡南建去世了,死的沒有痛苦,其实,他也只是硬撑着,凭借着脑海里的那一股意念支撑着等到现在,等到叶谦过來,听了叶谦的话,他终于可以放心了,脑海里的那股支撑他的意念已经松了下去。www.00ksw.org

        当胡可走进來的时候,看见病床上已经去世的胡南建,泪水磅礴,可是,却沒有哭出声來,其实,这么长时间了,胡可心里也很清楚胡南建支撑不了多久了,不过,毕竟是她的亲爷爷,也是她这个世界上很重要的一个亲人,心里怎么会不难过呢。

        “可儿,别伤心了,其实,这样安静的离去对爷爷來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叶谦拍了拍胡可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胡可点了点头,这些她都明白,只是,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痛苦,“爷爷的丧礼就交给我吧,我会给爷爷风光大葬。”叶谦说道。

        “不用了,爷爷一生都很勤俭,相信他也不想我们为了他的丧事浪费。”胡可说道,“况且,爷爷的丧事华夏的领导会安排的,就不用你那么麻烦了,我知道,这次你回來肯定还有着很多的事情要做。”

        “再大的事情在这个时候都不重要,况且,又不是什么迫在眉睫的事情。”叶谦说道,“爷爷的丧礼交给他们安排沒有问題,不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爷爷可以说是华夏开国以來最悲惨的一个总理,我必须要让他们给爷爷道歉。”

        的确,胡南建本是研究欧洲经济和军事的一位学者教授,之后弃文从政,坐上了总理的位置,他的一系列举措,对促进华夏的经济发展以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老百姓的心中,胡南建无疑是一位让他们十分感恩的一位总理。

        不过,对很多华夏的民众來说,胡南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国际舞台上,从來都不曾退让过,面对欧美的一系列强烈的打压以及言论攻击,胡南建都是很强硬的反斥,可以说,因为胡南建的存在,是的华夏在国际上的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纵然是欧美的一些国家领导提起胡南建的时候,都竖起大拇指。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位总理,却仅仅只做了一届就退位了,如果说这其中沒有什么隐情的话,叶谦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他觉得,胡南建是被逼的退位,所以,在叶谦的心里,他对那些华夏的高层非常的不满意。

        不管怎么样,很多形式上的工作还是要做,华夏的高层还是必须给胡南建办一个很好的葬礼,再得知胡南建去世的消息之后,华夏的高层纷纷的赶到了医院,不管怎么说,胡南建也曾经是华夏的总理,自然是不能轻率了事,他们如果不过來的话,岂不是显得太不尊重人家了。

        当叶谦回來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医院外也全部的封锁了起來,胡可待在那里一句话也沒有,几位高层领导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的说个不休,都是在讨论胡南建葬礼的事情,也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什么胡南建是个好总理啊之类的。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冷声的说道:“爷爷需要休息,如果你们要吵的话,那就麻烦你们去外面吵。”

        叶谦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位身着西装的中南海保镖唰的一下就朝叶谦冲了过來,他们怎么能容忍别人如此的侮辱他们的领导呢,拳势相当之快,一拳当头砸下,“哼。”叶谦冷冷的哼了一声,也不见叶谦有任何的动作,那名冲过來的中南海保镖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见此一幕,其他的中南海保镖纷纷的朝叶谦冲了过來,“住手。”一声叱喝,所有的人全部停了下來,一位老者缓缓的转过头來看着叶谦,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给人一种很压迫的感觉,“你就是叶谦。”老者缓缓的说道。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叶谦冷声的说道,“你们这些个手下是不是都想找死,哼。”接着,叶谦上前几步,走到胡可的身边,安慰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们在这里吵吵嚷嚷的,是想告诉我你们多么的在乎我爷爷吗,你们似乎有点太不把我们这些做亲人的放在眼里了吧,你们有沒有问过我们是什么想法,擅自的做决定,也太过分了吧。”

        “叶谦,你怎么说话的呢。”另一名老者厉声的斥道,“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都是什么人,这样跟我们说话,太放肆了。”

        不屑的笑了一声,叶谦说道:“别用权势过來压我,我叶谦如果害怕的话,就不会说出那些了,你们不要以为上次我退了一步,就真的代表我惧怕你们,我只不过是不想华夏的老百姓跟着遭殃而已,只要我一声令下,我保证,马上,就会有人把矛头对准华夏,一场国际战争都可以打起來,你们信吗,包括你们,只要我想,你们现在每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你们要不要试一试。”

        几位领导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个个都是脸露愤色,皇甫擎天从人群中走出來,讪讪的笑了一下,说道:“叶谦,是我的错,是我沒有教好手下,让他们乱來,跟几位领导沒关系,你就别闹了,成吗。”

        “闹,是我闹吗。”叶谦愤愤的说道,“就是这些人,如果不是他们的决策失误,华夏如今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題吗,会有那么多的治安事件发生,会有那么多的老百姓心惊胆战吗,我闹,这是我在闹吗,皇甫擎天,你是不是脑袋真的秀逗了,你可别忘了,你还是墨者行会的人。”

        讪讪的笑了笑,皇甫擎天一脸的尴尬,被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來,叶谦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你们不要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们,只要我一声令下,华夏保证翻天覆地,别以为我两年沒有出山,就变成了废物了,我告诉你们,我还是一样的锋利。”

        几位领导面怒尴尬之色,却偏偏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的确是他们理亏了,叶谦的事情,的确是他们想的不够周全,如今发展成这样,的确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而且,刚才他们也的确是做的有些过分了,一进來就叽叽喳喳,完全沒有顾忌到胡可的感受,叶谦发怒,那也是难免的。

        讪讪的笑了笑,一开始发话的那位老者说道:“叶谦,对于刚才的事情我跟你道歉,以前的事情,也的确是我们亏待了你,想的不够周全,但是,也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们一下,毕竟,我们也不了解你,万一……是吧,那我们如何跟老百姓交代啊。”

        “你们对谁放心过,如果我想闹的话,你们以为我会那么轻易的就走吗,你们不了解,一句不了解就可以推卸责任了吗,也不看看,在你们的管理下华夏都成了什么样了,有多少的贪官在鱼肉百姓,你们知道吗,这些,你们为什么不去解决。”叶谦愤愤的说道,“要知道,一棵大树如果倒下的话,那永远是从大树的根部烂掉的。”

        “叶谦,你不要太放肆了,不要以为给你一点颜色,你就可以蹬鼻子上脸了。”一旁的一位胖胖的老者斥道。

        “你的话说的有道理,这也是我们这次请你过來的原因之一。”老者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接着说道,“人谁无过呢,我愿意为我所做的事情跟你道歉,这次特意的派皇甫局长过去,就是想请你出山,我相信在你的努力之下,华夏一定别有一番景象。”

        “哼,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出山。”叶谦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们将來会不会又跟我來什么兔死狗烹啊,你们是当真以为我很好欺负吗。”

        “你不是不惧怕这些吗,你都敢在这里威胁我们,你又怎么会怕这些呢,是吧。”老者说道。

        “我是不怕,但是我不想受这个窝囊气。”叶谦愤愤的说道,“我闲着沒事各地旅游旅游,看看电视打打球,多舒服,我何必要管这些,我吃饱撑的吗。”

        “因为你不是这样的人。”老者笑了笑,说道,“我相信,胡老先生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吧,你觉得呢。”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无疑,老者的话刺中了叶谦的要害,的确,这也是叶谦答应胡南建的,“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只要你肯出山,我们会全力的支持你,不管你去到任何的地方,那里从上到下全部都要听你的,而且,你拥有生杀大权,可以先斩后奏。”老者说道,“乱世用重典,正如你所说,必须要根部去清理这些祸害,国家才能长治久安,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你可以调动当地的武装部队协助你,怎么样,希望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