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19章 故意刁难
  • 第1819章 故意刁难

    作品:《超级兵王

        “狗屁的老朋友。www.00ksw.org”宋然斥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家男人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再不说话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要是死在这里,那可是连尸体都沒有,让人家给你立一个衣冠冢吗。”

        皇甫擎天当然清楚她们这是故意的在为难自己,沒办法,谁让华夏高层的确有些亏待了叶谦呢,让她们发泄发泄那也是应该的,“别,别啊,就算你们想让我回去那也得让我先着陆啊,我的飞机沒油了,让我先降落加点油,成不,不然,待会飞到一半可就机毁人亡了,你们也不愿意看到我死的这么憋屈吧。”皇甫擎天十分委屈的说道。

        “那是你的事情,可不管我们的事。”宋然说道,“我们可沒有理由一定要给你加油,回不回得去那是你的事,赶紧滚吧,我数三声,如果再不离开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一……”

        “别啊,我说姑奶奶,咱能不能好好的谈一谈啊。”皇甫擎天苦笑不得。

        “二……”宋然仿佛根本就沒有听到似的。

        “让我先下去再说行吗,飞机真的沒油了。”皇甫擎天说道,“叶谦,你个王八蛋,你是不是男人啊,让一群女人为难我,有本事你自己出來啊。”

        “开炮。”宋然眉头一皱,吼道,话音一落,一阵阵的仿佛雨点般的射了出去,皇甫擎天是一阵哭笑不得,暗暗的咒骂着上头的那些领导,尼玛,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自己当时把嘴巴都说干了,让他们千万别那么做,可是就是不听,现在出事了,又让自己來擦屁股,那个司机的驾驶技术还真不是盖的,不停的躲闪着,竟然沒有让炮弹击中,不过,这也是因为宋然沒有真的想要击毁皇甫擎天的直升机,否则,以幸福岛上的军事设备,直升机那是根本连一丝躲闪的机会都沒有。

        “停停啊,我说姑奶奶,别再玩了,你快玩死我了啊。”皇甫擎天叫道,“是胡可那边有事,胡可那边有事,让我下去,行不。”

        宋然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挥了挥手,示意停下,然后说道:“好,下來吧,如果我知道你敢骗我的话,我保证让你离不开这里。”

        “然姐,可儿姐姐不会真的出事了吧。”王雨担心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不会吧。”宋然说道,“虽然说她爷爷已经退了下來,但是,应该沒人敢动她的。”

        “可姐去做什么了,出去好像有很多天了,怎么到现在还沒有回來,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若水说道。

        “她爷爷病重,所以,可儿过去照顾他。”宋然说道,“放心吧,可儿不会有事的,这还不是皇甫擎天想出來的鬼点子,想找我们叶谦呗,所以,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他知道抛出这样一个问題,就算我们不相信,也不得不让他迫降,因为我们不敢赌这一局。”

        的确,即使宋然他们不相信皇甫擎天说的是真的,但是万一呢,万一是真的呢,她们可不能拿胡可的性命开玩笑去赌这样的一局,所以,不得不让他降下來,况且,她们也只是想故意的刁难一下皇甫擎天而已,对皇甫擎天她们倒是沒有那么大的敌意,毕竟,华夏高层的一些决定,皇甫擎天是无法左右的。

        片刻,直升机缓缓的降落下來,皇甫擎天特意的让直升机降的离宋然她们远一点,否则,巨大的螺旋机旋起的大风只怕又要惹的这几位姑奶奶不高兴了,下了飞机,皇甫擎天笑着走了过來,连连的点头,说道:“谢谢,谢谢啊,几位姑奶奶这么久沒见,还是这么的漂亮啊。”

        “别拍马屁,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如果知道你骗我们的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宋然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

        皇甫擎天身旁的那位司机眉头一皱,冷哼一声,斥道:“大胆,敢跟我们局长这么说话,找死吗。”

        宋然眉头微微一皱,眼神落到那名司机的身上,虽然这么多年來,宋然一直打理着昊天集团,很少动手,但是她可是暗夜百合出來的顶级杀手,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宋然的脾气可不小,“啪”的一声,宋然一个耳光狠狠的甩了过去,冷声的说道:“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沒大沒小。”接着转头看向皇甫擎天,说道:“皇甫老头,这就是你带出來的手下,你的水平倒是越來越高了啊,手下也越來越嚣张了。”

        那名司机哪里忍受的了,除了皇甫擎天,还沒有谁敢这么对过她,顿时一阵火大,上前一步,就想跟宋然拼命的架势,可是,他的脚步刚一迈动,宋然身旁的中则庆子脚步一滑,到了他的身边,手中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声的说道:“再敢乱动一下,马上让你脑袋搬家。”

        皇甫擎天回头瞪了那名司机一眼,斥道:“沒规矩,还不给我滚下去。”宋然也对中则庆子微微的挥了挥手,示意她放开那名司机,皇甫擎天转头看着宋然,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大嫂子可千万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回去我一定好好的处罚他。”

        “别跟我拉关系。”宋然说道。

        “呵呵,叶谦呢,他在哪里啊,怎么老朋友來了他也不出來欢迎一下。”皇甫擎天讪讪的笑着说道。

        “别拐弯抹角的,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你到底说是不说,可儿妹妹到底出什么事了。”宋然问道。

        “不是胡可有事,是她的爷爷有事。”皇甫擎天说道,“我來的时候,胡老先生已经病重,只怕撑不了几天了,我想着,叶谦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孙女婿,应该回去看一看,你说是吧,所以,我就特地來通知一声。”

        “你什么时候做起了信使了啊。”宋然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如果是胡南建真的有事,叶谦自然是应该回去看一看的,“跑这么远不会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如果是的话,那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别介啊。”皇甫擎天说道,“我这好不容易來一趟,又坐飞机又坐船的,这副身子骨哪里受得了啊,起码让我进去讨口水喝啊,你说是吧。”

        宋然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进去坐吧,不过,这小子不准进去。”宋然一边说一边指了那个司机一下,“他是你的勤务兵吧,刚好,我们的船好久沒洗了,让他去帮忙擦一下吧,沒问題吧。”

        那名司机愣了一下,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可是碍于皇甫擎天在这里,也不敢多话,况且,他可不想再像刚才一样被扇一个耳光了,“沒问題,沒问題,理所应当,理所应当的啊。”皇甫擎天呵呵的笑着说道,接着转头看了那名司机一眼,说道:“听到了吗,好好做事,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宋然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中则庆子带那个司机过去,然后看了皇甫擎天一眼,说道:“走吧,不会还想我找人抬你进去吧。”

        一句话呛的皇甫擎天说不出话來,不过,皇甫擎天也知道她们虽然刁难自己,但是却沒有什么恶意,如果她们想要动自己的话,自己刚才就已经一命呜呼了,走到别墅的客厅里坐下,宋然让人端了一杯白开水上來,皇甫擎天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却也不好说什么。

        “说吧,这次过來到底有什么事情。”宋然问道,“现在水也喝了,如果沒事的话,就马上走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办呢。”

        “你们能有什么事啊,你们现在可是在享受人生,能有什么事情啊。”皇甫擎天呵呵的笑着说道。

        “怎么会沒事呢,夫妻在一起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的,可沒空招呼你。”宋然说道。

        皇甫擎天被呛的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说姑奶奶们,你们就别玩我了,行不,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叶谦商量,就让我见见他,成不。”

        “不行。”宋然说道,“我告诉你,现在叶谦在这里过的很舒服,他不想再去搅合什么事情,你们不是很厉害吗,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不就行了,就像你们当初那么对我们一样。”

        “我承认,那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做的太过分了,可是,这不关我的事情啊,我可是一直都站在你们这边的啊。”皇甫擎天说道,“我跟你们郑重的道歉,行不,我代表国家,跟你们道歉,成吗。”

        “道歉,道歉值几个钱啊。”宋然撇了撇嘴,说道,接着转头看了姬雯一眼,说道:“雯姐,你说这道歉值不值五块钱。”

        “一毛钱都不值,谁要道歉啊。”姬雯说道,“需要的时候就把我们捧上天,不需要的时候就一脚狠狠的踩下去,当我们是什么,哼,连这点形势都看不清楚,简直是荒谬,以为让我们离开了,华夏的地下世界就安宁了,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