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16章 局中之局
  • 第1816章 局中之局

    作品:《超级兵王

        “这么简单的招式,就想打中我吗。www.00ksw.org”无名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

        “你不会不知道,越是简单的招式,往往越有力量吗。”叶谦的话音一落,“砰”的一声,一脚狠狠的砸在了无名的头上,这脚的力量可是不小,无名的头遭受重击,砰的一下跌落在地,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无名慌忙的用手一撑,整个人跃了起來,迅速的退后。

        真的是有些大意了啊,刚刚差点吃了一次亏,刚才竟然忘记了,这招本來应该是很简单的,无名想要躲开本來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就在他的身子想要往后挪动的时候,却忽然有股力量把他吸了过去,就这样,被叶谦一脚重重的砸中,额头,一抹鲜血流了下來。

        一击得手,叶谦不但沒有丝毫的兴奋,却反而是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先前发生过同样的事情,按理说,无名是可以扭转局面的啊,就像刚才一样,可以让自己仿佛忽然间停住似的。

        仔细的想了想,看來无名的能力并不是让自己能够停住,又或者说,他两次使用同一种能力的时候,需要一定的间隔时间。

        “看來你是猜出來了啊。”无名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我告诉你好了,我的能力就是可以让时间加快或者停留,抑或者倒退,现在你明白了吧。”

        叶谦微微一愣,接着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不过,你似乎有点太依赖这个能力了啊,既然能让时间倒流,干嘛不让时间倒回去几十年,那样或许你还可以重头再來。”

        “我又不是你父亲,我可沒那个能力,或许,你将來也可以。”无名说道,“现在知道了,就看你怎么应付了,可别让我失望哦。”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无名的话中似乎是暗示着什么,可是却又不是很清楚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呢,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将心头的那份纷乱的思绪给压制住,这个时候心里是绝对不能乱的,不管无名说什么,自己都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现在是什么时候,可是生死相搏的时候,一个不小心,那可是连自己的小命都会耷拉进去,叶谦可沒有想过要死在这里,如果真的是拼尽了全力却还是沒有办法,那也无话可说,可是,自己绝对不能因为心里纷乱而导致自己沒有办法尽全力。

        “你似乎已经出全力了,现在该轮到我出全力了。”叶谦冷冷的说道,无名不由一愣,有些惊诧,叶谦还沒有出全力吗,不过,此时却也不敢想太多了,无名脚下一动,身子骤然间朝叶谦冲了过去,一拳狠狠的砸下。

        “第一门,开门,开;第二门,休门,开;第三门,生门,开;第四门,伤门,开;第五门,杜门,开;第六门,景门,开;第七门,惊门,开。”叶谦声音逐渐的提升,越來越高,无名的已经冲到了叶谦的面前,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很简单直接的一招,因此,为了配合自己的攻击奏效,无名再次的动用了右眼的能力,将时间停止住,这一击,无名相信应该可以打中的,可是,叶谦身上突然爆发出來的强大能力,不由的让他愣了一下,赞许的点了点头。

        “哟,八门遁甲,叶正然啊,叶正然,你到底做了多少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啊。”面具男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说道,“不过,竟然能打开七门,有点让我惊讶,不愧是叶正然的儿子啊。”

        “嗖”的一声,叶谦忽然间消失在无名的面前,无名整个人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竟然能从自己的束缚之中逃走,这速度也太快了吧,“砰”的一声,无名只觉得自己后背遭受重击,身子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的鲜血。

        叶谦这样的举动是十分冒险的,打开六门,他的身子都有些受不了,如今却是打开了七门,如果名和修想要对自己不利的话,到时候自己只怕是连一点还手的力量都沒有了,不过,如果不这样的话,自己就根本不是无名的对手,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能因为未來的不确定,而放弃自己自己的生死吧,先解决了眼前的无名再说,至于名和修是不是会参与战斗,那也是自己所无法考虑的事情了。

        叶谦也很清楚自己的身子撑不了太长的时间,所以,必须尽快的解决战斗,否则的话,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亡了,所以,一击得手之后,叶谦沒有任何的停留,再次的冲了上去,无名身子还在半空,忽然间一个诡异的转身,眼睛死死的盯着叶谦,而此时,叶谦已经到了无名的身边了,一拳狠狠的砸了下去,忽然,叶谦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顿,眼见着无名一拳狠狠的打向自己。

        时间很短暂,就是那么一瞬间,无名一拳打了过來,然而,就在叶谦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无名的拳头在叶谦的面前停了下來,而叶谦,也在那一刹那仿佛恢复了行动自如似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下去,“砰”的一声砸在了无名的胸口。

        “哇……”无名喷出一大口的鲜血,身子倒飞出去,整个胸口都凹陷进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外人或许看不出來,但是,叶谦却是可以感觉的到,刚才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在外人的眼里好像沒有发生似的,但是叶谦却是清清楚楚,在那最关键的时刻,无名收手了,那拳沒有打下來。

        “为什么,为什么。”叶谦茫然的站在那里,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可能,首领竟然输了。”修诧异的说道,这可是他不敢相信的事情,他知道叶谦的功夫不弱,但是,却从來沒有想过叶谦可以胜过无名,名的眉头却是微微的蹙了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了刚才的情形,什么话也沒有说。

        愣了一下之后,叶谦慌忙的冲了过去,扶起无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叶谦问道,一直以來,叶谦都将无名当做自己的假想敌,直到最近,才将无名渐渐的看成自己的朋友,可是,却偏偏是这个时候无名又要跟自己决一死战,叶谦有种被欺骗被蒙蔽的感觉,也不能束手待毙,自然是要尽自己的全力,他自然也是希望无名可以尽全力,哪怕是死,叶谦需要的也是一场公正的较量,然而,在最关键的时刻,无名却是放水了,叶谦有点无法接受,因为他忽然间不知道到底应该把无名当成什么人,好人,坏人,朋友,敌人。

        远处的面具男看到这一幕,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撇了一下嘴巴,说道:“用这种方式解决吗,嗯,这可不是什么好办法哦。”

        无名微微的笑了一下,脸上沒有丝毫的痛苦之情,有的反而是一种解脱之情,淡淡的说道:“你不需要自责,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其实,我早就应该死了,能活到现在,我已经赚到了,她在下面,应该等的我已经很辛苦了吧,我们曾经约好了,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她已经等了那么久,应该等的很辛苦吧。”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仿佛是在思念着什么,无名的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转头看向叶谦,无名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谁吗,我叫胡非,我就是可儿和玉霜的父亲。”

        叶谦浑身一震,虽然他猜测无名跟胡可和白玉霜有什么关系,但是,却是根本就不曾想过,无名会是他们的父亲,“你……你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叶谦诧异的问道。

        “我也希望我那时候就死了,可是我沒有,你父亲救了我。”无名说道,“可惜,因为那次受伤太重,所以,我一直都在养伤,沒办法去见白玲,叶谦,看到你现在这样,我真的十分的欣慰,我也总算是可以完成你父亲的嘱托了,也可以安心的走了,叶谦,你记住我的话,你父亲不是邹双他们杀害的,当年的事情虽然我并沒有亲眼目睹,但是,你父亲在临死的前几天跟我说过,他担心的不是邹双,而是另外一个人,因为他清楚自己的伤势,所以,他知道自己沒有办法在应付那个人。”

        叶谦一阵愕然,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当年的事情原來是那么的复杂吗,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是现在,一切又都陷入了迷茫,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叶谦说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也不知道。”无名说道,“不过,他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他也一直都在关注着你,如果你沒有十足的把握,千万别跟他交手,知道吗,叶谦,答应我,好好的照顾可儿和玉霜,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今天的决战,也是那个人逼迫的,我不得不答应,否则的话,他会对可儿和玉霜不利的,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