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15章 生死决战(二)
  • 第1815章 生死决战(二)

    作品:《超级兵王

        八极贴山靠,算是叶谦所有招式之中攻击力最强大的一招了,当初叶谦还沒学习古武术的时候,就可以很轻松的撞断一棵一人双手合抱那么粗的大树,如今,叶谦的古武术修为已经更上一层楼,这招的威力自然是不容小觑。www.00ksw.org

        然而,无名却仿佛双脚生了根似的,稳稳的站在地上,丝毫沒有退后,而叶谦却分明的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撞过去的力量,仿佛石沉大海一般,这招感觉很奇怪,就仿佛自己的肩膀撞击在了棉花上,毫无着力之处,而自己的右手,却是被无名一把抓住。

        叶谦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有些奇怪,他倒是见过有人练成棉花肚,当人的拳头击打在肚皮上,会感觉打在棉花上一样,不但被卸去了力道,反而会反弹过來,可是,自己撞击的地方可是无名的两胸肋骨之间,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呢,虽然自己只是想试探一下无名的高低,沒有出全力,但是,这力度却也不小,无名怎么可能会丝毫都不动弹呢。

        “八极贴山靠,能被你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倒是让我意想不到。”无名淡淡的笑着说道,“不过,如果你不出全力的话,你是不可能打倒我的。”

        话音落去,无名一拳砸了过來,拳势仿佛很慢,可是,却眨眼之间就到了眼前,叶谦脚下一动,快速的滑开,无名沒有趁势追击,依旧是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眉宇间有着一丝淡淡的欣慰之色。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看來如果自己不出力的话,是根本沒有办法逼迫无名露出破绽的,继续这样的试探,只会让自己白白的浪费力气而已,想到这里,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身上的螺旋太极之气迅速的运转起來。

        “呦,很奇怪的气劲哦,叶正然练过这样的功夫吗,好像是嫁衣神功的真气,可是又不像,呵呵,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远处,面具男清晰的将一幕幕尽收眼底,淡淡的说道,“我是不是太小看叶正然了,这一切,不会都是他的阴谋吧,嗯,这样的对手还真是有意思了。”

        “要出力了哦,耶耶,叶谦,加油,叶谦,加油。”修在一旁挥舞着大刀,嚷嚷着说道,有些让人哭笑不得,不知道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怎么会帮叶谦加油打气呢。

        “你再吵,我就杀了你。”名狠狠的瞪了修一眼,说道。

        “我高兴,你咬我啊。”修撇了撇嘴巴,说道。

        名的眉头微微一皱,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修咧嘴一笑,大刀往自己的面前一挡,名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刀身之上,修借力身子向后飘去,“我靠,你來真的啊,想打架是不是,我早就想跟你打了,來吧來吧,谁怕谁啊,我正手痒呢。”修嚷嚷着说道。

        “切。”名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沒有理会修,场上,叶谦和无名已经纠缠在一起,无名再也沒有刚才那般的轻松写意了,二人完全是以快打快,拳势翻飞,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喝。”叶谦一拳狠狠的砸出,无名慌忙的挥拳迎去,“砰”的一声,两拳对接,叶谦的身子不由的倒飞出去,凌空一个跟头落在了地上,而无名,却也是踉踉跄跄的对了好几步,方才站稳。

        叶谦暗暗心惊,无名的实力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很明显的压制着自己,胜出自己不止一筹啊,忽然间,叶谦的左眼一抹鲜血留下。

        “嗯,夜叉。”面具男不由的愣了一下,说道,“什么时候夜叉动了这个手脚,他就真的对这小子那么的相信吗,胡非啊胡非,看來你很多事情都沒有跟我说哦,嗯,不知道你能把这只眼睛发挥到什么程度,会超过夜叉吗,胡非,你又应该如何的应付呢。”

        看到叶谦的情况,无名不由的吃了一惊,忽然有股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往叶谦的方向拽了过去,这股力量很大,大的无名根本就沒有办法抵挡,身子就这样的飘了过去。

        “我靠,搞什么玩意,这是咋回事啊。”修嚷嚷着说道,一脸的茫然,转头看了名一眼。

        “这是夜叉当年干的事情,那天首领见到夜叉的时候,他的左眼是瞎的。”名说道,“看样子,这么多年來,叶谦已经渐渐的融会贯通了。”

        “靠,这算不算是作弊啊。”修说道。

        “作你妹,你丫的不说话能死啊,草。”名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们首领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不然,夜叉也不会死在首领的手里了。”说话时,名的目光一直都沒有离开场上的叶谦和无名两人,这种高手决斗可不是常见的,仔细的看,那对自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可不会像修那个白痴一样,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就在无名的身子快要飘到叶谦的身边时,忽然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仿佛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因为,现在,无名分明的就站在那里,根本就沒有动,离叶谦还是有那么远的距离。

        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名仔细的看了一下,不对,无名现在跟叶谦的距离,和刚才跟叶谦的距离,明显的变小了,也就是说,无名的身子明显的是往前挪动了,可是,刚才无名明明是无力的被叶谦吸了过去,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靠,我疯了,我疯了,尼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修嚷嚷着说道,“我他妈的是在做梦吗,还是我眼睛坏了,我靠,这到底是哪跟哪啊,喂喂,你们究竟是在搞什么啊,逗我玩吗,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靠。”修很明显的也跟名一样察觉到异样,他虽然喜欢吵吵嚷嚷,但是不代表他就是一个粗心大意之人。

        “哦,有意思了哦。”面具男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叶正然,原來你还跟我玩了这样的把戏啊,我都被你骗了哦,我还一直再找,原來你是给了胡非了,叶正然啊,叶正然,我越來越佩服你了。”顿了顿,面具男又接着说道:“不对啊,不是应该有两个才对吗,还有一个在哪里。”

        叶谦的表情不由一愣,刚才的情形他可是比名和修都要感受的更加的真切,眼前的一幕的确是有些太匪夷所思了,他根本就沒有办法理解,明明无名已经快到自己的面前了,可是忽然间,就仿佛时间停顿或者说是倒退了一般,无名竟然依旧好好的站在那里。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我也同样觉得惊讶,当初我找夜叉,却沒有想到他竟然耍了我一道,跟我玩了这么一个花样,不过,倒是沒有想到,这只左眼在夜叉的身上竟然跟他自身融合,有了这样的变化。”无名淡淡的说道,“如今到了你的身上,反而更加的得心应手了,看來,还是血脉的关系啊,哎。”

        “什么意思。”叶谦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诧异的问道。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无名淡淡的说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父亲根本就不是死在邹双那些人的手里,就凭他们,就算你父亲受了重伤,那也绝对可以轻松的击毙他们,你只需要记住这么多就可以了,你已经出全力了,现在该我出力了,小心了。”

        话音落去,无名陡然间冲了过去,刚才无名的那番话,在叶谦的脑海里不断翻滚着,让他的心一时间纷乱不已,可是,看到无名攻了过來,叶谦慌忙的将心中纷乱的思绪压了下去,这个紧急的时候,自己怎么能想这些事情呢,应该专心的应战才对。

        叶谦慌忙的闪身向后退去,“砰。”无名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叶谦的身上,顿时,叶谦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咦,这么简单直接的一招都沒有躲开吗。”修诧异的说道,“这到底他娘的在玩什么把戏啊。”

        名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也觉得匪夷所思,以叶谦的功夫,刚才无名那么简单直接的一招应该是不会躲不过的,这有点不太可能啊,叶谦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缓缓的站了起來,眉头不由紧紧的蹙着,刚才自己明明就已经躲开了,可是,为什么却还是中招了呢。

        “哦,越來越有意思了哦,叶谦,你会怎么应付呢。”面具男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

        叶谦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舌头舔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不但沒有任何的退缩,身上的战意反而更浓了,“这就是你的全力吗。”叶谦冷笑一声,说道,“好像不太够哦。”话音一落,叶谦又冲了上去,身子猛然跃起,凌空一脚当头踢下。

        无名淡淡的笑了一下,身子往后一闪,躲开,叶谦一脚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顿时,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沒有任何的停留,一个翻身,叶谦又是一脚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