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09章 突发事故
  • 第1809章 突发事故

    作品:《超级兵王

        宋然就曾经说过,叶谦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冷血无情的雇佣军,他最大的弱点就是感情,也是他最致命的弱点,宋然曾经不止一次的劝告过他,希望他可以尽量的改变一下,否则很容易吃亏,如果被敌人知道他的弱点,那也将会是致命的,可是,叶谦却始终还是我行我素。www.00ksw.org

        在叶谦看來,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如果连感情也抹杀了,那与一个机器何异,在叶谦的眼里,权利、地位、金钱都不是那么的重要,朋友、亲人那才是至高无上的,他很清楚冰冰心里对自己的感觉,只是自己对她沒有那份情感,这是沒有办法改变的事情,叶谦觉得自己欠着冰冰的,她无私的帮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自己理应感谢她,不是吗,即使做不成情人,那也应该做很好的朋友啊,所以,叶谦处理完那边的事情,还是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冰冰的家里,希望可以好好的跟她谈一谈,不要让她钻牛角尖。

        叶谦很少跟自己树立假想敌,但是,面对天网叶谦却不得不如此,虽然无名每一次的表现都是让叶谦大吃一惊,越发的琢磨不透他,但是,长期以來训练出來的那一种敏锐的感觉,让叶谦不得不觉得天网对自己是一个威胁,不过,如今华夏高层已经准备对天网动手,这就不是他可以操心的事情了,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烦,如果可以,叶谦还是希望冰冰可以退出天网,免得被搅合进去。

        沒多久,叶谦的车子在冰冰家的门外停了下來,大门紧紧的锁着,叶谦的眉头不由微微的蹙了一下,暗暗的想道:“难道她沒有回來。”

        微微的愣了愣,叶谦翻院墙进了屋内,空荡荡的,静悄悄的,看样子好像真的沒有人似的,叶谦连连的叫了几声,都是沒有任何的回应,想了想,如果冰冰这丫头真的生自己的气,估计自己叫她,她也不会理自己吧。

        径直的走去后院,一样是静悄悄的,冰冰的房门也反锁着,从窗户里往内看了一眼,沒有人,看样子冰冰是真的沒有回來了,那会去哪里呢,在武道,冰冰好像沒什么朋友,除了这里也只有去武道学院了吧,不过,那种情况之下,冰冰会去武道学院吗,显然是有点不可能。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样子暂时是找不到他了啊,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砰砰”的急促的敲门声,叶谦微微的愣了一下,走过去把门打开,只见洪凌等六个小子站在门口,一脸着急的模样,看到叶谦,仿佛大大的松了口气似的。

        “叶老师,你真的在这里啊,太好了。”洪凌说道,“我们刚刚问过师母,她说你应该在这里,我们就立刻赶过來了。”

        微微的愣了一下,叶谦说道:“这么急冲冲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别急,慢慢说。”

        “叶老师,我们刚刚收到消息,传说宗派和凤鸣宗派在不久前被人攻下,魏寒元和沈友是死了,两派的弟子也损失了一大半。”洪凌说道,“师母说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她推测对方应该还会是月明宗派,或者去对付寒霜宗派,她暂时沒有办法抽身,必须留在寒霜宗派里防止万一。”

        眉头紧紧的蹙了一下,竟然有人趁着自己对付邹双的时候将传说宗派和凤鸣宗派攻了下來,会是谁,天网,地缺,叶谦脑海里第一个就浮现出这样的想法,能够如此迅速的解决传说宗派和凤鸣宗派,除了他们,叶谦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人了。

        他们在这个时候对武道发动进攻,是不是有点趁虚而入了,天网不是正在跟地缺较劲吗,如果是他们任何一方所为,那就说明另一方已经战败了,这对自己來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叶谦一阵头疼,华夏高层不是已经对他们开始行动了嘛,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也太不给力了吧。

        无论是天网还是地缺,这对叶谦來说都是一个劲敌啊,不过,通过这些日子以來无名所表现的态度,叶谦总觉得他不像是想跟自己争的,如果他真的要跟自己争,那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这件事情难道是地缺做的,叶谦又有点不敢相信,天网那么强大的势力,怎么会被地缺给灭了呢,叶谦有点不敢相信。

        “叶老师,你怎么了。”看到叶谦皱着眉头沉思,洪凌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呃,沒事。”叶谦说道,“我知道了,你们先去寒霜宗派吧,如果那边有什么事情你们也可以照看着,万一有事,给我电话,我先去月明宗派一下。”既然对方已经对传说宗派和凤鸣宗派动手了,只怕也会对月明宗派动手吧,虽然月明宗派也是自己的敌人,但是,在这个时候,叶谦却是不希望他们落到别人的手里,那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洪凌几个小子也沒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跟叶谦告了声辞,转身离开了,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沒想太多,赶紧的出门驱车朝月明宗派赶了过去,虽然说薛芳紫也是自己需要对付的目标,但是如果让月明宗派被灭,落到了天网或是地缺的手里,对自己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叶谦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啊,为了武道,如果有必要的话,叶谦愿意暂时的救薛芳紫一次,救月明宗派一次。

        到了月明宗派的门口,叶谦把车停下,心里不由的一凉,叶谦來过月明宗派,可是现在给自己的感觉是那么的死气沉沉,打开车门,叶谦走下车去,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在死亡的边缘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对死亡有着很敏锐的感觉,眼前这种死气沉沉的景象,让叶谦不由的觉得事情不简单。

        点燃一根香烟,叶谦缓缓的抽了几口,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朝月明宗派内走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敌人在里面,所以,叶谦不得不小心谨慎,无论是天网还是地缺,叶谦都觉得他们是很厉害的对手,肯定会想到自己会來月明宗派,如果他们在这里布下埋伏等自己,那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推开月明宗派的大门,触目惊心,地上躺着一具具的尸体,叶谦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对方这哪里是想要收服月明宗派啊,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想斩草除根,赶尽杀绝啊,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啊,无论是天网还是地缺,不都应该是想着要收服武道的吗,怎么能够采取这样的方式,就算最后他们得到了武道,那又能得到什么呢。

        穿过庞大的练武场,远远的便看见月明宗派大厅门口的石阶上坐着一个人,咧嘴笑着,手里拿着一把足足有一人高的大刀,“修。”叶谦的脚步停了下來,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这一切都是天网做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叶谦不希望天网会败给地缺,可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天网做的,叶谦的心里还是有一股很大的愤怒,就算是要对付武道,那也不必用这么绝的方式吧,未免有些太过了。

        上前几步,走到修的对面停下,叶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问道:“都是你们做的。”

        咧嘴笑了一下,修淡淡的说道:“不是我们,而是我,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特厉害啊,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你们到现在才來啊。”

        叶谦心里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一个人就摆平了整个月明宗派,整个修的功夫看來并不是自己以前看到的那般啊,“在这里等我。”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怎么,是想在这里杀了我吗。”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修说道:“我可不敢这么做哦,这不是我的份内事,我只是來传个消息而已,明天午时,青芒山顶,我们首领要跟你一决生死,如果你赢了,武道就是你的,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生存下來,如果你输了,武道就会跟月明宗派一样的下场。”

        “一决生死。”叶谦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说道,“为什么忽然有这样的决定,我和天网向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有必要嘛。”

        微微的耸了耸肩,修说道:“这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事情了,总之,我们首领吩咐我这么说,我就这么说呗,至于去不去,随便你了。”接着,修缓缓的站起身,手一挥,大刀扛到了肩膀上,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你自己慢慢考虑吧,我先走了。”

        “这就想走。”叶谦冷哼一声,说道,“有那么简单吗。”

        “怎么,你还想留我下來吃饭吗。”修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说道,“不用了,我还不饿,我劝你还是别有这个想法了,即使你现在杀了我,但是你肯定也会受伤,这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哦,况且,你还未必能杀的了我,所以,我还是先撤了,拜拜。”

        修挥了挥手,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