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08章 变化
  • 第1808章 变化

    作品:《超级兵王

        倒不是白玉霜沒有看见陈旭柏的阴谋,只是她看见了还是一样会选择那么做,她心里所受的委屈,所压抑的仇恨一瞬间的爆发出來,让她只想陈旭柏死,不顾一切的后果。www.00ksw.org

        “砰。”白玉霜一拳狠狠的击中了陈旭柏的脑袋,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后脑撞击在墙上,鲜血汩汩的往外流着,陈旭柏瞪大着自己的眼睛,一脸不甘心的缓缓倒了下去,自己辛辛苦苦计划了这么久,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是只得到了这样的一个下场,他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如何,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既然当初选择那么做,就应该要考虑后果。

        叶谦微微的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沒有说,退到一边,如今邹双已死,苗南也死了,陈旭柏也死了,不过,武道还有沈友,还有魏寒元,还有薛芳紫,自己如今已经暴露了身份,想要对付他们只能是光明正大的來了,这样,肯定会有一定的难度,不过,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时间不允许叶谦再按照以前的计划一步一步的展开。

        “哇……”白玉霜跪倒在地上,大声的哭了出來,仿佛是要把这么多年的委屈通通的发泄出來似的,自己终于做到了,终于坐上了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终于守护住了自己母亲所留下來的产业。

        胡可深深的吸了口气,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拍白玉霜的肩膀,安慰的说道:“沒事了,玉霜,你做到了,你守住了母亲的心血,想哭就大声的哭出來,发泄出來吧,我知道你压抑了太多太多。”

        哭了一阵,白玉霜深深的吸了口气,擦干净自己的泪水,站了起來,说道:“我沒事了。”接着,目光落到了莫长河的身上,叶谦的眉头不由的蹙了一下,觉得白玉霜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变得十分的陌生,这种眼神叶谦见过,而且不止一次的见过,这是那种沒有了感情,冷血的眼神,充满了杀意和无情。

        “玉霜,放他一条生路吧。”叶谦慌忙的说道。

        转头看向叶谦,白玉霜冷声的说道:“这是我们寒霜宗派的家事,不管你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插手。”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说道:“我知道这是你们的家事,但是我现在是武道的盟主,为了武道,我希望你可以放了他,他现在对你也沒有任何的威胁了,况且,他也沒有直接害死你的母亲,做人有时候还是需要宽容一点,这样,别人好过,你自己也好过一些。”

        “别拿什么盟主來压我,这是我寒霜宗派的事,不是武道的事。”白玉霜冷声的说道,“你想保他是吧,可以,除非你杀了我。”

        叶谦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转头看了胡可一眼,胡可也有些陌生,诧异的看了白玉霜一眼,也有些沒有料到,白玉霜的表情让她觉得太陌生了,“玉霜,叶谦说的对,莫长河虽然有错,但是现在他起码也算是改过了,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放他一条生路吧,反正,他以后也沒有任何的威胁了。”胡可说道。

        “我说了,这是寒霜宗派的事情,外人不需要插手。”白玉霜大声的斥道,胡可不由一愣,不自觉的退后一步,有些茫然的看了叶谦一眼,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叶谦无奈的叹了口气,拍了拍胡可的肩膀,算是安慰她。

        白玉霜缓缓的上前,走到莫长河的面前,冷声的说道:“你觉得你应不应该死,我母亲对你那么的器重,甚至要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传给你,可是,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

        莫长河笑了一声,说道:“我沒有想过你会放过我,敢做我就敢当,陈旭柏已经死了,我也沒什么可记挂的了,我是对不起宗主,我欠她的,你要讨回去,那也是应该的,來吧,动手吧。”

        转头看了叶谦和胡可一眼,白玉霜说道:“你们都听到了,不是我要杀他,是他自己一心求死,我自然应该成全他,你们觉得呢。”

        胡可张了张嘴,刚想要说话,叶谦却是给她递过去一个眼神阻止了她,白玉霜冷笑一声,忽然间一脚狠狠的踹在莫长河的身上,将他抵在了墙上,脚腕一用力,只听的“咔嚓”一声,莫长河的脖子歪了下去。

        白玉霜缓缓的收回自己的脚,举步走了出去,甚至沒有回头看叶谦和胡可一眼,毅然,决绝,看着白玉霜的背影,胡可觉得是那么的陌生,诧异的说道:“叶谦,玉霜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间变了一个人。”

        “这是一种心理疾病,长期压抑的东西忽然间的爆发出來,让她忽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她现在是一个很危险,沒有任何的感情,你跟她说什么都沒有用的。”叶谦说道,“我曾经见过这样的人,鬼狼白天槐,你也认识,不是吗,当他知道他哥哥死的真相后,他也同样沒有办法理解,最后束缚了自己的思想,越想越偏,走上了对立面。”

        “那……那怎么办啊。”胡可紧张而又担心的问道。

        “其实,不管一个人如何的变,她的心里总是会有一个对立面,只是,一方战胜了另一方而已,现在在玉霜的心里,冷漠占据了胜利的一方,情感被压制下去。”叶谦说道,“我也沒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慢慢的去感化改变她吧,就好像天槐一样,你以后多跟她接触,不要去抵抗她的决定,多说一些让她开心的事情,或许,可以唤起她心中的那份情感,让她恢复正常。”

        胡可微微的愣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白玉霜是她唯一的妹妹,看到她这样,胡可的心里自然是十分难受的,她宁愿白玉霜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不理不睬,也不希望她变成现在这样啊。

        “你先回寒霜宗派吧,我得去冰冰那里看一下,刚才那丫头被我训了,生气的走了,我得去道个歉。”叶谦说道,“她也帮了我不少的忙,也应该说一声谢谢才是。”

        “嗯。”胡可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也是应该的,对了,剩下的传说宗派、凤鸣宗派和月明宗派,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

        叶谦有些头疼的说道:“有点麻烦了,本來是想着等玉霜接替寒霜宗派的宗主之后,利用寒霜宗派的实力对他们发动进攻,逐个击破,可是,玉霜现在的样子,估计是有点麻烦了,有必要重新的计划一下了。”

        “可是你现在的身份暴露了,他们只怕不会留你的。”胡可说道,“你可要小心一点,他们都不是简单的人物,都很聪明,肯定不想重蹈邹双的负责,所以,一定会先除掉你的。”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我知道,放心吧,我会应付的。”虽然叶谦也很头疼这件事情,但是,在胡可的面前,叶谦却还是不愿意表现出來,免得让她担心嘛。

        “我回去跟玉霜商量一下吧,沒有寒霜宗派的帮忙,很难对付他们的。”胡可说道。

        “不要。”叶谦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你跟她说这些,她也不会理你的,我有其他办法,你就不需要担心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打电话给杰克,让他调人过來,武道我是势在必得,他们都得死,放心,应付他们的办法我多的是。”

        听叶谦这么说,胡可也沒有再坚持,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不管怎么样,你都要一切小心,你要时刻的记着,我们都在等着你,叶谦,你向來都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答应我们的事情你可不许反悔,你说过的,等解决了这边的事情之后就会带我们离开,你不许骗我们。”

        “不会的。”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答应你们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拍了拍胡可,说道:“好了,你赶紧回去吧。”

        胡可点了点头,看了叶谦一眼,走了出去,看着胡可离开,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眉头微微的蹙了起來,不管在胡可面前表现的如何的轻松,叶谦都很清楚,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计划,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后面的事情肯定会非常的麻烦。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叶谦转头看了邹双和苗南的尸体一眼,说道:“希望下辈子,你们会懂得如何的选择。”说完,叶谦转身离开了酒店,驱车赶往了冰冰家里。

        对于刚才的事情,叶谦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不过,不管怎么说,冰冰也替自己做了不少的事情,虽然叶谦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发那么大的脾气,但是,情感上,叶谦觉得还是应该过去说一声谢谢,也顺便,间接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免得让她继续的对自己有想法,她不应该束缚自己的情感,应该去追求属于她自己的幸福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