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04章 生死之谜(三)
  • 第1804章 生死之谜(三)

    作品:《超级兵王

        这一剑落下,叶正然体内的真气一乱,气血一阵翻滚,“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的鲜血,付十三拔剑退后,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看着叶正然,脸上有种不悦和怀疑之色,旁边的人或许看不出來,但是,付十三刚才却是看的很清楚,叶正然刚才明显的动作慢了一下,不过,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之下,还能避开自己的要害,有点不敢想象。www.00ksw.org

        “叶正然,我希望你正视这次的比武,你不觉得你刚才那么做,是太不重视自己的对手,是在侮辱我吗。”付十三说道,“如果你再这样的话,你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我虽然很想你死,但是,我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较量。”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叶正然笑了一下,说道:“你误会了,刚才是我一时走神,沒有侮辱你的意思,我现在还不想死呢,所以,你放心吧。”深深的吸了口气,叶正然说道:“现在该我出招了。”

        话音落去,叶正然忽然间的将匕首收进怀里,大吼一声,“第六门,景门,开。”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叶正然真的很不希望用这招,可是,却是沒有任何的办法,体内的那股毒性已经爆发出來,只有用这样的方式可以暂时的将毒性压制下去,虽然叶正然也很清楚,这样做后果会很严重,事后不但会因为打开六门而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毒性也会瞬间的侵蚀全身,可能真的是药石无灵了啊。

        瞬间,叶正然浑身上下骤然间冲起一股强大的真气,席卷而上,付十三不由一愣,有些惊愕的看了叶正然一眼,慌忙的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不过,脸上却沒有害怕之情,反而是多了一点兴奋之色,能跟真正的高手,一较高下,那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

        忽然,叶正然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付十三一愣,还沒有反应过來,只觉得背后猛然的中了一拳,不由的一阵踉跄着朝前面跌去,这一拳可不轻,付十三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还沒等付十三反应过來,叶正然再次的冲了过去,一拳狠狠的砸下。

        付十三头也沒回,回手就是一剑,接着脚下一滑,瞬间的避开,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付十三的模样显得有些狰狞,笑了笑,说道:“痛快,來吧。”话音落下,付十三快速的挥动手中的长剑,剑气宛如一只巨大的网,将他罩在其中。

        “喝。”叶正然大吼一声,快速的挥舞着拳头,强大的气劲流动,凝结在一起,轰然间冲破付十三的剑网,重重的击打在付十三的胸口,付十三一声惨叫,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虽然付十三心中有些不甘,但是,付十三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败了,输的心服口服,而且,能够跟叶正然來一次这样的较量,付十三也觉得十分的痛快,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付十三站了起來,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赢了,我输的心服口服,这是你儿子下落,你自己去找吧。”说完,付十三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丢了过去,身子一纵,跃出了院墙。

        唐淑妍慌忙的跑过去,扶住叶正然,说道:“你沒事吧。”

        “沒事。”叶正然话音一落,“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正然,正然,你怎么了。”唐淑妍关切的问道。

        惨然的笑了一下,叶正然说道:“毒已经倾入我的心脉了,淑妍,谦儿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抚养他长大,这些事情你不要告诉我,我不希望他背负着仇恨过日子,你带人按照地址去找,我要去休息一下。”

        “我扶你进去。”唐淑妍说道。

        “不用了,你快去找谦儿吧,我沒事。”叶正然坚定的说道。

        唐淑妍虽然十分的担心,但是,却还是不得不赶紧带人离开了叶家,赶去了纸条上所记载的地址,支撑着回到闲雅居,叶正然盘膝坐了下來,深深的吸了口气,赶紧的运气,希望可以将体内的毒素逼出去。

        可是,因为刚刚用了八门遁甲的关系,导致毒气已经倾入心脉,想要逼出去,自然是十分的困难。

        忽然,叶正然的眉头微微的凝了一下,说道:“出來吧,既然來了,何必藏头露尾呢。”

        话音落去,只见四人从角落里走了出來,领头的是邹双,还有传说宗派的宗主魏寒元、凤鸣宗派的宗主沈友、青龙宗派的宗主苗南,“叶盟主,你沒事吧。”邹双一副很关心的模样,问道。

        “你们來做什么。”叶正然说道,“邹双,你跟随了我那么多年,应该清楚,就算我现在受了伤,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你们都是跟随了我那么多年的人,我不想对你们动手,你们走吧,这次的事情我会当做什么也沒有发生。”

        邹双微微的愣了愣,眉头一蹙,他的心里对叶正然还是充满着忌惮的,他也很清楚叶正然的确有那个实力,即使是他受了一点伤,自己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的,不过,小人总是把别人都看成小人,在邹双看來,叶正然分明的就已经知道,那么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呢,刚才叶正然跟付十三比武的情况他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一直到现在,分明叶正然已经是受了重伤了。

        “哼,你会那么好心,只怕等你的伤势一好,就会对我们动手了吧。”邹双冷笑一声,说道,“叶正然,我跟随了你那么多年,做牛做马,可是呢,你却要把武道的盟主之位给别人,我算什么,你也怪不得我,是你自己做的太过分了。”

        叶正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看了其余的那些人一眼,说道:“你们呢,也是一样的想法吗。”

        “你说呢,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家破人亡,采薇又怎么会死,不杀你,难泄我心头之恨。”苗南愤愤的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叶正然说道:“你老婆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从始至终,这都是她一个人的事,我自认沒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哼,你认为沒有就沒有吗,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呢,如果不是你,她怎么会死,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你,我要杀了你。”想起自己老婆死在自己面前的模样,苗南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那股愤怒,朝叶正然冲了过去。

        听完邹双的话,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冷冷的哼了一声,“照你这么说,那天是你们杀死了叶正然了。”叶谦说道。

        “不错,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你觉得我们会让他活着吗。”邹双说道,“那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错过了那次,就再也找不到下一次了。”

        “既然如此,那叶正然死后,你不是应该坐上武道盟主的位置了吗,怎么还等了这么多年。”叶谦说道,“是你们之间又出现了矛盾,他们都不支持你坐武道的盟主之位,都不想再受束缚,是吗,你算计了那么多,可是结果还不是什么也沒有得到。”

        “哼,这还不都是拜叶正然所赐,如果不是他临死前一掌重伤了我,害的我休息了这么长时间才恢复过來,武道早就是我的天下了。”邹双愤愤的说道,想起这件事情,邹双就觉得窝火,如果当初不是叶正然重伤了他,害的他武功大损,怎么会等到今天,怎么会需要通过这样的手段,他早就坐上武道盟主的位置了,也不会上了叶谦的当了。

        叶谦的身上涌起浓浓的杀意,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千算万算,最终还是算不过老天爷,你注定这一辈子就是一个失败者,因为,你太自大,自大的以为好像全天下的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似的,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嘛,我说你选错了对手。”

        话音落去,叶谦身上的气势猛然间大涨,再也沒有任何的克制,一拳狠狠的朝邹双砸了过去,邹双淬不及防,也是完全沒有想到,被一拳重重的击中胸口,身子倒飞出去,砸在了餐桌上,一阵哗啦啦的声音,餐桌断裂开,碗筷全部的跌落到了地上。

        一旁的苗南也不由的大吃一惊,有些沒有料到,惊愕的看了叶谦一眼,有点不敢相信,叶谦转头看了苗南一眼,微微的笑了笑,接着缓步的走向邹双,“邹双,你有点太小看我了吧,原本我还以为你会是一个很好的长者,可是,沒有想到你却是这种人。”叶谦说道,接着,叶谦弯下腰去,凑到邹双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最后,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也好让你死的不冤,其实,我真的是叶正然的儿子,是不是很惊讶。”

        邹双浑身一震,愕然的看了叶谦一眼,愤愤的哼了一声,吼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