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02章 生死之谜(一)
  • 第1802章 生死之谜(一)

    作品:《超级兵王

        叶谦还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因为那样会引起苗南对自己不必要的怀疑,可是,如今邹双不顾一切的对自己进攻,让叶谦有些哭笑不得。www.00ksw.org

        “你是不是傻了,干嘛只打我一个人,我草。”叶谦一边退让躲闪着,一边说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邹双说道:“这就是出卖我的下场,就算今天我要死在这里,我也要先杀了你。”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叶谦说道:“切,你打我我不跟你打,最后你只是白白的浪费力气,等你筋疲力尽的时候,那也就是你的死期了,邹双,你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可是你却每次都算计错,当初算计叶盟主,以为杀了他你就可以坐上武道盟主的位置,结果你却白白的浪费了自己那么多年的时光,你知道你的失败源自什么吗,就是你太自大了,总是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却不知道,你一直都是一个失败者。”

        “失败者,哼,就算我是失败者,至少我也辉煌过。”邹双说道,“都说叶正然是华夏古武界的第一高手,可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死在我的手里了吗,就算我现在死了,我这一辈子也够了,可是你就不同了,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这样落幕了,不觉得太可惜了嘛。”

        “这话说的可有点早哦,我现在可是还活的好好的。”叶谦说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当初是怎么杀了叶正然的,凭你的功夫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啊,我还真的很好奇呢。”

        “我什么要告诉你。”邹双冷声的说道。

        “无所谓,你说不说都跟我沒有关系。”叶谦微微的耸了耸肩,说道,“这也正常,你本來就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敢做不敢当,却又非要把自己装的多么的伟大崇高,邹双,你根本就是一个沒能力沒胆量的小人而已。”

        “你。”邹双气的有些说不出话來,接着深深的吸了口气,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愤怒,此时绝对不能冲动,否则只会上了叶谦的当,高手决斗,必须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冷冷的笑了一声,邹双说道:“这个世界上高手有的是,可是,高手不一定都是最后的胜利者,叶正然的武功再高又怎么样,他还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如果不是他想要把武道盟主的位置让给别人,就不会有那样的下场,都是他自作自受。”

        苗南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却也沒有说什么,杀死叶正然的计划,他也有参加,不过,具体的他却并不是很清楚,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既然叶谦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很想听邹双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他说过武道盟主的位置他会让给我,结果,却忽然的改变主意,要把武道的盟主让给白玲,笑话,一个女人,也配做武道的盟主吗。”邹双说道,“我辛辛苦苦的帮他做了那么多事情,他也不想想,如果沒有我,武道有那么容易就成立起來吗,既然他不仁,那也就怪不得我不义了,要解决他,最先要解决的就是他最信任也是唯一帮助支持他的人,白玲。”

        “白宗主是你杀的。”叶谦虽然是早就猜到,但是邹双亲口说出來还是不免有些吃惊,看來周羽调查的结果是一点也沒有错,真的是邹双做的。

        “虽然不是我亲手所杀,但是却是我一手策划,她有什么能力,她有什么资格做武道的盟主,武道的盟主之位应该是我的。”邹双愤愤的说道,“我只是抛给陈旭柏一个简单的好处,让他解决了白玲,我就想办法扶他上位,让他坐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果然,不仅仅是一个陈旭柏,寒霜宗派旗下的四个宗主都想要致白玲于死地,可见白玲在寒霜宗派根本就不受欢迎。”

        “既然如此,那你跟陈旭柏应该关系很好啊,为什么你还想着要除掉他。”叶谦问道,虽然他猜透其中的原因,但是还是希望亲口听邹双说出來。

        “我也不想的,只是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沒有坐上武道盟主的位置,怎么扶他做寒霜宗派的宗主啊,一拍两散呗,对我又沒有任何的损失。”邹双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不过,我倒是沒有想到陈旭柏竟然那么阴险,自己沒有动手却是让其他几位长老动手,害的我也找不到他的茬,沒办法除掉他,也只好等了。”

        “这么说起來,那周羽应该也是你杀的了。”叶谦接着问道。

        “那是他自己找死。”邹双说道,“想为白玲报仇,他有那个资格吗,煞笔,还真的以为自己很痴情啊,人家白玲根本就不喜欢他,他却傻乎乎的自毁容貌跟在人家的身边,还想着为白玲报仇,简直是做梦。”

        “那你是怎么害死叶正然的。”叶谦心里有些激动,但是却不得不压制下去,自己苦苦追寻了许久的答案,应该就快要揭开了。

        “对付一个叶正然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嘛。”陈旭柏说道,“他太容易相信人,也同样得罪了不少人,武道五大宗派之中,有四位宗主希望他死,他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他做事的方式方法是不是正确呢,他有沒有检讨过自己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呢,他为人太过的自以为是,从來不征询别人的意见,武道虽然是他所创,但是武道却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是怎么煽动其他宗主的。”叶谦问道。

        “这还需要我煽动的吗,眼前就有一位,你问问他,为什么想叶正然死。”邹双冷笑着说道。

        苗南的脸色有些尴尬,也有些愤怒,那些不堪的往事忽然间好像又全都涌了上來,愤愤的哼了一声,苗南说道:“他该死,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家破人亡了,是他,是他勾引采薇,害的采薇为了他连我和孩子都要抛弃,不顾廉耻,他就该死,不杀了他,难泄我心头之恨。”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那天在寒霜宗派就已经听陈旭柏提起过,当时苗南的表情就是十分的僵硬和愤怒,苗南口中的采薇,应该就是他的妻子吧,这件事情根本就怪不得自己的父亲,因为从始至终都只是那个采薇自作多情,如果真的要怪,苗南也应该怪自己,自己为什么沒有能力让自己的坚定不移的爱着。

        “那其他几位宗主呢,他们你又是怎么煽动的。”叶谦接着问道。

        “我说过,根本就不需要我煽动,他们都很想叶正然死。”邹双说道,“就比如那个薛芳紫吧,深爱着叶正然,可是叶正然却是从來都不正眼看她,她自然是十分的气愤,由爱生恨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爱的越深,恨的也就越深,说起來还真要是谢谢她,如果沒有她的话,我们还根本沒有机会杀掉叶正然呢。”

        “她,她的功夫可不如你,怎么可能杀的了叶正然。”叶谦说道,那天已经听薛芳紫说过一些,不过,叶谦还是想要知道的更新详细一点,所以,就装着什么也不知道。

        “女人有时候做事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薛芳紫就刚好能够起到那样的一个好作用。”邹双说道,“当初,叶正然跟付十三的比武震惊整个华夏古武界,谁也沒有想到付十三竟然敢挑战叶正然,不过,大家也都清楚这场比武的结局会是什么,付十三必败,不过,我却从其中看出了另一番的景象,只要把握的好,那么,最后的结果就一定会是我赢,不管是叶正然也好,付十三也好,最后都只是输家。”

        古武,叶家。

        面对付十三的挑战,叶家的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虽然他们也都清楚叶正然的功夫是如何的厉害,但是,却也同样清楚付十三不是简单的角色,能够号称魔门第一高手,自然有他不凡的实力。

        闲雅居,叶正然和他妻子唐淑妍住的地方,就算是叶家的人也不能随便的进去,叶正然一身白衣,很是优雅,唐淑妍坐在他的对面,看了他一眼,说道:“明天就要比武了,有信心吗。”

        淡淡的笑了一下,叶正然说道:“我倒是不在意这个,只是,以付十三的脾气就算他输了,也不会说出谦儿的下落的。”接着转头看了唐淑妍一眼,说道:“淑妍,自从结婚后,我很少回來,跟你也很少见面,而且,在外面还惹出那样的事,委屈你了,我已经决定了,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会把武道的事情交给别人去打理,我就在家陪你,好吗。”

        唐淑妍的脸上荡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专心的比武,把谦儿找回來,那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