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95章 鼓动
  • 第1795章 鼓动

    作品:《超级兵王

        接下來的几日,武道都显得那么安静,似乎沒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明白,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魏寒元和陈旭柏这边都积极的在做着准备,准备对青龙宗派发动猛攻,现在他们都在等着叶谦的指令。www.00ksw.org

        在得知叶谦登上了武道盟主的位置之后,苗南也有些吃惊,心里也隐隐的意识到不妙,自己是一直反对叶谦登上武道盟主位置的,如今叶谦顺利的登上了武道的盟主,怎么会不报复自己呢,所以,苗南也一直的在悄悄准备着。

        这几天,他的脾气非常的不好,可能是那天被陈旭柏揭破了心里的疮疤,让他到现在都沒有恢复过來,这些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青龙宗派的弟子沒有一个敢來打扰他,也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敢來自讨沒趣啊。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苗南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声的说道:“我不是吩咐过,别來打扰我吗。”房间里,苗南捧着自己妻子的照片,回忆着当年的事情,忍不住的老泪纵横,忽然的被人打断了思绪,苗南的心情自然不是很好。

        外面的弟子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显然是被苗南的话语给吓住了,微微的顿了顿,说道:“宗主,武道新上任的叶谦叶盟主过來拜访,说要见你。”

        苗南微微的愣了一下,有点诧异,说道:“叶谦,他來做什么。”

        “不知道,他只说要见宗主。”外面的弟子回道,“宗主,要不要赶他走。”

        “不用了。”苗南深深的吸了口气,将妻子的照片放回抽屉里,这么多年來,他一直不敢把自己妻子的照片摆出來,因为那样会引起他的伤心事,“带他去客厅,我一会就过去。”苗南吩咐道。

        “是。”那名弟子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苗南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暗暗的想道,他來做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恐怕沒什么好事吧,不过,苗南也沒有理由会害怕他吧,如果自己连见他都不敢,岂不是被人笑话吗,收好照片,苗南拭去眼角的泪水,缓缓的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径直的來到客厅里,看见叶谦坐大模大样的坐在那里,苗南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说道:“你來做什么,青龙宗派可不欢迎你,你是來跟我显摆你登上了武道的盟主之位吗,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是不是武道的盟主,都跟我沒有半点的关系,我青龙宗派也绝对不会听从你的指挥的。”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苗宗主,何必把话说的那么绝呢,其实,我坐上盟主的位置也沒有伤害你,不是吗,干嘛你总是对我那么的不对眼,那天打伤你儿子,你也看的出來,那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我知道,是邹双的意思嘛,他是见我处处跟他作对,所以想给我一个下马威,想让我屈服嘛。”苗南说道,“可是他未免太小看我苗南了,这样就想让我屈服做他的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你觉得你这个盟主做的是不是很得意,很潇洒。”

        讪讪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苗宗主,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的事情我清楚,我这个盟主其实只不过是一个空架子而已,沒有什么实权,指挥不了任何人,而且,如果武道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这个盟主还得承担起责任,哎,说來说去,我这个盟主其实是很悲催的啊。”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嘛。”苗南说道,“不过,不管你这个盟主是不是邹双的走狗,都不管我的事情,你來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用跟我拐弯抹角的,我不喜欢。”

        叶谦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苗宗主,你不要对我有成见嘛,我今天來是真心实意的想跟你道歉的,真的,那天的事情虽然说是邹校长的旨意,我不能违抗,但是终归是我动的手嘛,我觉得有必要跟苗宗主道个歉,我是真心诚意的,苗宗主这么惩罚我,我都接受。”

        苗南微微的愣了愣,诧异的看了叶谦一眼,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啊,我是真的來跟苗宗主道歉,是真的想交苗宗主这个朋友的。”叶谦说道。

        “不必了。”苗南说道,“我不想交你这个朋友,而且,你跟我做朋友,难道就不怕邹双知道吗,如果他知道了,你可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我当然知道了。”叶谦说道,“可是,我也同样清楚,我现在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等我这个棋子沒有了用处的话,就会被弃之不用,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五大宗派里,只有苗宗主敢跟邹校长对着干,所以,我想摆脱现在的困境,只能來找苗宗主了。”

        苗南微微的愣了愣,很怀疑的看了叶谦一眼,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你跟我开玩笑吧,想利用我,引我上当,哼,你觉得我会那么傻吗。”

        “苗宗主不相信我也沒有办法,不过,苗宗主,你觉得我有欺骗你的必要嘛,我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叶谦说道,“苗宗主是五大宗派里面唯一一个敢跟邹校长唱反调的人,如果连你也被邹校长除掉了,那我真的就是孤立无助,只能等待死亡了哦。”

        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苗南说道:“既然你知道邹双是在利用你,那你为什么还要上他的当呢,你这是自己往圈套里钻,就算死了,那也活该。”

        无奈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苗宗主,我跟你可不一样啊,你有青龙宗派,你有这么多的人站在你这一边,有实力,而我呢,孤零零的一个人,邹校长让我做,我能不做吗,如果不做,只怕我立刻就会被除掉吧,我这也是沒有办法,如果我能有苗宗主这样的实力,我也可以大声的说不。”

        苗南的眼神一直在叶谦的身上扫着,显然是想分辨叶谦刚才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不过,叶谦是早有准备,苗南自然是看不出任何的东西,“你找我就是想让我帮你对付邹双,那对我有什么好处。”苗南说道。

        “这不是帮我,也是帮你自己啊。”叶谦说道,“相信苗宗主应该也很清楚,你公然的跟邹小子唱反调,他第一个想除掉的人肯定是你,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呢,只有这样,才能永绝后患。”

        “先下手为强,哼,你知道武道学院的实力有多强大吗,而且,邹双的功夫那更是出类拔萃,想要杀他,那是难上加难。”苗南说道。

        “杀一个人,不一定要功夫胜过对方的,不是吗,双拳还难敌四手呢,你青龙宗派这么多人,只要有我的配合,除掉邹双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叶谦说道,“现在邹双还是相信我的,只要我把他引出來,引入我们事先设计好的圈套里,那么,你觉得邹双还是生还的可能吗。”

        苗南微微的愣了愣,也不由的觉得叶谦的话说的很有道理,的确,这是一个除掉邹双的很好的办法,但是,苗南可不敢那么轻易地相信叶谦,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知道叶谦说的话沒有错,就算自己不杀邹双,邹双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与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一个阴险的计划,在苗南的心里暗暗的浮现。

        他狠邹双,想杀了他;同样,他也不喜欢叶谦,也想要除掉他,如果能一箭双雕,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他沒有想到,竟然竟然会主动的找上门來,“难道你不怕我对付了邹双之后,一样会对付你吗。”苗南说道。

        “不会的,我相信苗宗主这点诚信还是有的。”叶谦说道,“况且,我对苗宗主又完全沒有任何的威胁,苗宗主又怎么会跟我过不去呢,是吧,只要苗宗主答应,我们就可以立刻的制定计划,然后除掉邹双,那样,我也就安全了,苗宗主也可以安枕无忧了。”

        微微的沉默了片刻,苗南说道:“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如果你敢骗我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苗南心里冷冷的笑了一声,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了,不管叶谦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都愿意试一下,况且,他也有两手的准备,根本就不必担心,不用担心会上了叶谦的当。

        这也是沒有办法的办法,这对他來说是一个好机会,如果错过了,真的不知道以后还有沒有了,所以,他愿意赌一次,不过,他不是孤注一掷,他有两手准备,不担心叶谦会耍花样。

        “真的,太好了,有苗宗主帮忙,肯定能够水到渠成。”叶谦说道,“那我就先谢谢苗宗主了,以茶代酒,我敬苗宗主一杯。”

        苗南冷冷的哼了一声,撇了撇嘴巴,沒有说话,不过,却是端起茶杯对叶谦晃了晃,算是碰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