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86章 狡猾的老狐狸
  • 第1786章 狡猾的老狐狸

    作品:《超级兵王

        胡可的忍耐性比较的高,她也很是看不惯这种风骚成性的女人,只是,胡可有点清高,觉得沒有必要跟这样的女人去争风吃醋,去攻击她,那样只会是抬举了对方贬低了自己的身份而已,可是,白玉霜是一个小孩子,本來也就有点冲动,看到薛芳紫这样,心里自然是极为的不舒服,所以,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www.00ksw.org

        男人,要懂得在适当的时候闭上自己的嘴巴,虽然这话是白玉霜所说,但是叶谦看的出來,这只怕也是胡可的心里话吧,如果自己出言的话,很容易一不小心连双方都得罪了,女人的战争,还是让女人自己去解决吧,叶谦扭过头去,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什么都沒听见的模样。

        薛芳紫微微的顿了顿,并沒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看着白玉霜,笑了一下,说道:“小妹妹,吃醋了,你不知道男人都喜欢风骚一点的女人吗,那样在床上才够味,你要不要学一下,姐姐免费教你。”

        这么多年來,薛芳紫不知道听到多少人这样说过自己,早就已经不在乎了,又怎么会因为白玉霜的一句话而发怒呢,如果真的动怒了,那就代表自己承认了对方的话,代表自己认输了。

        白玉霜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是,男人是喜欢风骚一点的女人,可是只是愿意跟她上床,却不愿意付出感情。”

        薛芳紫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沒有再理会白玉霜,转头看了叶谦一眼,举步离去,“不知羞耻的女人,哪个男人喜欢她真是瞎了眼了。”白玉霜说道,顿了顿,看了叶谦一眼,接着说道:“我骂她你沒有生气吧。”

        “呃,什么。”叶谦一副茫然的样子,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生气,我生什么气啊,跟我沒有关系。”

        “哼。”白玉霜愤愤的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们要不要把言计丰也救走,他会是我们以后的一个帮手,现在让他死了,似乎有点便宜了陈旭柏。”

        “不用。”叶谦淡淡的说道,“言计丰跟莫长河不同,他太狡猾,就算我们救了他,他也不一定会跟我们合作,而且,很有可能暴露我们的身份,而且,莫长河的事情因为引起了陈旭柏的怀疑,如果这个时候再救走言计丰,以陈旭柏的精明很有可能会联想到我们的身上,那可就是真的太不值得了,反正言计丰也该死,就让陈旭柏动手除掉他,免得以后我们动手,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白玉霜看了胡可一眼,显然是想胡可帮忙说几句话,在白玉霜看來,能救莫长河,为什么不能救言计丰呢,即使言计丰成不了自己的朋友,但是可以让陈旭柏多一个敌人,那对自己也应该是有好处的啊。

        胡可拍了拍白玉霜的肩膀,说道:“叶谦说的对,言计丰跟莫长河不同,他太过的狡猾,留着他不但不能成为我们的朋友,很可能会成为我们的敌人,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就让陈旭柏解决了他,也省得我们日后麻烦。”

        见胡可也这么说,白玉霜仔细的想了想,沒有再坚持,虽然她还并不是能够把事情看的很透彻,但是,她心里很清楚的明白叶谦和胡可是不会伤害自己的,所以,既然他们都坚持这么做,她也沒有理由再继续的反对。

        邹双和几位宗主被带进了偏厅休息,有人给他们沏了茶,不过,显然他们都并沒有心思去聊天,也沒有心思喝茶,目光不时的往外看,可惜,却是什么也看不到,沒能看见这么精彩的一幕,他们都觉得有些遗憾啊,至于谁赢谁输,他们并不关注,因为无论是谁赢了,对他们沒有好处也沒有坏处,最好是两个都一起翘辫子了,那才是最好的结果。

        这几个人也都是各怀鬼胎,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十分的和睦似的,可是,都是恨不得对方死在自己面前。

        “苗宗主,怎么你的风格有点变了哦,令公子被那个叶谦打成那样你都能忍,我算是佩服你了,如果是我的话,我可忍不了,不杀了那小子怎么泄自己的心头之恨啊。”魏寒元嘲讽道。

        苗南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好像听说魏宗主的儿子也被叶谦给打过,而且,好像连你也被叶谦扇了一个耳光,我倒是更加的佩服魏宗主,这都能忍,看來,我还是不如你啊。”

        魏寒元眉头一皱,接着笑了笑,说道:“那只是外界的谣言而已,不可信,可是,苗宗主的儿子苗伟被打伤可是我们亲眼所见,苗宗主要不要我帮忙,如果需要的话就尽管开口,我有一个师弟,对医术颇有些研究,说不定可以弄点药,让苗宗主老來发威,再中一炮,找个女人添个大胖小子呢。”

        “哼。”苗南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冷哼一声说道:“魏宗主,你别在这里说这些风凉话,也不用拿话來激我,我苗南怎么可能轻易地上你的当呢,你想对付叶谦,你自己去啊,不过你可要想好,人家的背后还有人支持着呢,你杀了叶谦,有人可是不干了,人家还想着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呢。”

        邹双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自然清楚苗南这是再说自己,虽然对苗南的这种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有些气愤,不过,却还是忍耐下來,淡淡的笑了笑,邹双说道:“苗宗主这话怎么说,你以为我扶他做武道的盟主是为了自己吗,他是叶盟主的儿子,我扶他坐上武道盟主,顺理成章,而且,我这也是为了武道好,难道你们希望看到武道被灭吗。”

        “明人不说暗话,邹校长,在我们的面前你又何必伪装自己多么的伟大呢。”苗南说道,“叶盟主是怎么死的,你应该比我们都要清楚吧,你会扶植叶盟主的儿子做武道的盟主,简直是笑话,如果那个叶谦真的是叶盟主的儿子,只怕你早就对他下手了吧,你会留着他。”

        冷冷的哼了一声,邹双的脸色阴沉下來,冷冷的说道:“苗宗主,有些话不能乱说,你应该很清楚的,这件事情爆出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可别忘了,你也动了手。”

        “我只是看不惯有些人假装自己多么的伟大似的,什么为了武道,说穿了还不是为了自己。”苗南冷哼一声,说道,“叶家的人在华夏是有很强的实力的,如果被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可是,你担心,我却不担心,大不了鱼死网破呗,你想做武道的盟主,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为什么要屈居你之下,你们说呢。”说完,苗南的目光扫过其他几位宗主的身上,显然是让他们也说话。

        “是啊,如果还要有什么盟主的话,那我们倒是宁愿跟随在叶盟主的旗下。”魏寒元说道,“邹校长,你想做武道的盟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们根本不相信你。”苗南微微的愣了愣,诧异的看了魏寒元一眼,沒想到他竟然会帮自己,不过,却也沒说什么感谢的话,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嘛。

        薛芳紫的脸色也是微微的变了变,看向邹双的眼神有些杀意,不过,却是一闪即逝,什么话也沒有说,沈友只是一脸暧昧的笑容,看着他们争吵,也不说话。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说的却都是事实。”邹双虽然心里十分的愤怒,但是此刻却也不得不压制下來,严肃的说道,“天网、地缺,以及华夏的高层对想消灭我们武道,如果我们还像现在一样勾心斗角的话,那我们的结果只能是被灭亡,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所以,我才找了另一个人來接替盟主的位置,而他也的确就是叶盟主的儿子,当年的事情,叶家的人不知道,他就更加不知道了,只要我们守口如瓶,他一辈子也不知道,等我们渡过了这个难关,想要除掉他,还不是简单的事情吗,我这也是为了武道好,我不希望我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

        “你说我们就相信你啊,就凭他长的跟叶盟主有点相似,我们就可以认定他是叶盟主的儿子,这简直就是笑话。”苗南说道。

        “其实,对于你们而言,他是不是叶盟主的儿子有那么重要吗,他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呢,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有一个人站起來,需要一个人替我们去承担责任,去承担风险。”邹双说道,“华夏的高层对我们武道这些年的做法十分的不满意,我已经受到消息,华夏政府已经有意要解散武道,武道虽然强,可是我们终究是沒有能力跟国家机器斗,不是吗,与其如此,我们不如捧一个人出來,让他去替我们承担责任,只要给华夏高层一个满意的表示,他们也就会不了了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