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85章 始料未及
  • 第1785章 始料未及

    作品:《超级兵王

        言计丰有些措手不及,完全沒有料到,沒有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败在白玉霜的手里,不过,事已至此,他已经沒有了退路了,不管白玉霜是不是肯站出來,他都必须解决了陈旭柏,甚至,连白玉霜一起解决了。www.00ksw.org

        叶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要杀陈旭柏,又何必这么麻烦呢,找一个枪手,当陈旭柏站在台上的时候直接将他狙杀掉,一枪爆头不就行了吗,这样做,动静似乎有些太大了啊。

        “言计丰,你阴谋杀害宗主,等同于叛逆。”陈旭柏冷哼了一声,说道,“想要除掉我,你还不够资格,也好,既然你这么做,那也就怪不得我不讲情义了。”陈旭柏也同样有些沒有料到,是不是自己逼迫白玉霜,他自己心里十分的清楚,如果换做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之下,肯定会站出來狠狠的捅自己一刀吧,不过,白玉霜并沒有这么做,看样子是叶谦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陈旭柏转头看了叶谦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看來自己还真的沒有信错这个小子,的确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有了这小子,以后自己统一武道就不是空想了。

        叶谦倒不是不想陈旭柏死,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况且,叶谦以为陈旭柏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完全沒有准备的,言计丰知道陈旭柏一定会除掉自己,难道陈旭柏会不知道言计丰也一样会对付自己吗,所以,叶谦决定等着看一看,如果陈旭柏真的不行了,那自己索性就趁着这个机会把言计丰也一起除掉,让白玉霜坐稳寒霜宗派的宗主。

        “哼,想要杀我,言计丰,你还不够资格。”陈旭柏的话音落去,猛然的撤掉身上的外套,赫然只见他身上竟然穿着一件避弹衣,炸弹威力虽然大,不过,碎片并沒有插进他的要害,所以,他虽然受了伤,但是却并不大碍,冷冷的笑了一声,陈旭柏说道:“言计丰,你以为我会一点准备都沒有吗,你了解我,我也同样了解你,从那天你沒有站出來支持莫长河开始,我就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跟我玩,你还不够资格。”

        白玉霜不由的愣了一下,暗暗的松了口气,庆幸刚才幸好是叶谦提醒自己,否则自己只怕就做了无法回头的事情了,白玉霜的确是沒有料到陈旭柏竟然还有这一招,始料未及啊,如果是叶谦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是言计丰这样的做法,因为太过的简单了,在狼牙的时候,叶谦对付敌人,从來都是打头,因为那样才会一枪毙命,打心脏可就未必了,好像陈旭柏现在这样,身上穿着避弹衣,那就是白白浪费子弹,除非是那种穿透力很强的穿甲弹差不多。

        言计丰一阵错愕,显然是有些沒有料到,愣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沉默了片刻,言计丰愤愤的说道:“老狐狸,我真是太低估你了。”

        “哼,是你自己找死,可就怨不得我了。”陈旭柏说道,“來人。”话音落下,无数的人从一旁冲了出來,全副武装,手里都拿着武器,显然是早有准备,看到这样的情形,言计丰也知道自己上了陈旭柏的当,看样子,陈旭柏让自己操办这个继任大典,就是料定自己会对他下手吧,想故意的引自己暴露,他才好有借口。

        在座的那些宾客都是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沒有要上來劝阻的意思,这是人家的家事,哪里轮到他们管啊,再说,能管他们也不会管啊,他们巴不得陈旭柏和言计丰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呢。

        “原來是早有准备啊,老狐狸,我真是太低估了你。”言计丰说道,“这一幕只怕是早就在你的算计之中了吧,你就是想找个借口除掉我,现在终于可以称心如意了,对吗。”

        “猎物再聪明,也始终逃不过猎人的手掌心。”陈旭柏说道,“如果不这么做,以你的狡猾怎么可能会站出來呢,你跟莫长河不一样,他很冲动,有什么事情藏不住,会表现出來,而你,却可以忍住,这就说明你比他要难对付,所以,对付你,就必须要用不一样的手段,言计丰,束手就擒吧,免得动手,伤了寒霜宗派的弟子。”

        深深的吸了口气,言计丰说道:“陈旭柏,当天你杀不掉莫长河,今天你也一样杀不了我,你以为你稳操胜券了吗,好,我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我言计丰不是那种束手待毙的人。”话音落去,言计丰拍了拍巴掌,瞬间,从外面涌进一帮人,人数不下陈旭柏的那些人,“你以为我会那么傻,做事沒有两手准备吗。”言计丰说道,“咱们今天就拼个你死我活,看看谁才是寒霜宗派的宗主。”

        陈旭柏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说道:“莫长河是你救走的,他现在在哪里,你可知道窝藏宗派的叛徒是什么下场。”

        “陈旭柏,你这些话用來吓唬小孩子还可以,跟我就不必玩这些花样了。”言计丰说道,“别说莫长河不是我救走的,就算是我救走的,你也从我口中问不出任何的消息。”

        脸色阴沉下來,陈旭柏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转头扫了在场的宾客一眼,陈旭柏说道:“各位,大家请先离场,我们有些家事要处理,各位宗主可以先去偏厅稍坐,待会陈某再來给各位赔礼道歉。”说完,转头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那人微微的点了点头,过去引导那些宾客离开。

        虽然那些人有些不愿意离开,希望留在这里看戏,但是,既然陈旭柏已经发话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再说,过程并不重要,只要知道结果不就行了吗,所以,那些人还是齐齐的站了起來,跟着那人朝偏厅走去。

        叶谦微笑着转头看了胡可和白玉霜一眼,说道:“我们也退远一点吧,别被殃及进去可就不划算了,我们找个远一点的地方坐下看着就好,这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就好好的看着就行。”

        “可是,损失的都还是寒霜宗派的实力啊,我们要不要阻止一下。”白玉霜说道。

        “能阻止的了吗。”叶谦说道,“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做大事就需要有牺牲,而且,双方有很多人都是他们的死忠,这些人不死,对你以后也会是一种威胁,所以,让他们狗咬狗,两败俱伤是最好的办法。”

        白玉霜微微的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沒再说话,她知道叶谦说的也有道理,就算她现在站出去,又能做的了什么,能阻止陈旭柏和言计丰两虎相争吗,能阻止这场战争吗,显然是不能,她能做的,就只有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看着。

        接着,陈旭柏高高的举起令牌,说道:“寒霜宗派的弟子听令,言计丰意图谋杀宗主,阴谋造反,乃是寒霜宗派的叛徒,大家一起将他拿下,我会重重有赏。”伴随着陈旭柏的话音落下,首先是陈旭柏最忠实的手下对言计丰发动了进攻,剩下的那些寒霜宗派的弟子对视沉默了片刻之后,也都纷纷的对言计丰发动了进攻,如今,陈旭柏已经是寒霜宗派的宗主,而他们也亲耳听到了白玉霜所说,自然而然的,言计丰就成为了无理的一方,他们不是帮陈旭柏,但是,却不能放任言计丰这个叛徒。

        事已至此,言计丰也沒有了任何的退路,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好在他的那些死党并沒有因为形势逆转而叛变,跟陈旭柏的人打在了一起,这点就是言计丰要比莫长河成功的地方,至少,言计丰的手下沒有想莫长河的那些手下一样,反戈一击。

        擒贼先擒王,言计丰很清楚己方的实力跟对方有着很明显的差距,如果这样硬碰硬下去,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所以,言计丰毫不犹豫的对陈旭柏发动了进攻,只要解决了陈旭柏,剩下的事情就都容易解决了,他的那些人沒有了主心骨,势必会乱了方寸,自己只要抛给一些适当的利益,他们就都会乖乖的投降了。

        言计丰的计策是沒有错,可是,陈旭柏和他的功夫本就不相上下,想要杀陈旭柏,哪有那么容易呢,虽然刚才炸弹炸伤了陈旭柏,但是却也只是轻伤,并不是很严重,更重要的是,言计丰要比陈旭柏更加的担心,担心万一拿不住陈旭柏该怎么办,而陈旭柏却是淡定的多了,自己这么多人,言计丰肯定是休想能够逃走。

        “谦弟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应该是你一手策划的结果吧。”经过叶谦身边的时候,薛芳紫凑到叶谦的耳边轻声的说道,那模样,那态度,都显得暧昧至极,仿佛他们在说着什么甜言蜜语似的。

        “不要脸,老**。”一旁的白玉霜有些看不过去了,愤愤的嘟囔着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