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84章 变故
  • 第1784章 变故

    作品:《超级兵王

        陈旭柏目不斜视,就连经过几大宗派宗主身边的时候,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沒有瞥一下,他自然也清楚來的这些人并不是都是來真心的祝贺自己的,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在这些人的面前展露出自己的威风。www.00ksw.org

        本來,今天的继任大典完全沒有必要请这些人过來观礼,只需要等自己正式的继任寒霜宗派的宗主之后,再把消息通知下去也就行了,不过,陈旭柏还是让人通知了他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过來,自己好展露一点威风给他们看看,让他们以后不敢小觑自己。

        意气风发,指点江山,陈旭柏感觉很爽,原來拥有权利的感觉是这么好啊,现在是寒霜宗派的宗主,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无数人的生死,想想,如果有一天自己掌握了整个武道,那种感觉是不是更加的舒服呢。

        想到这里,陈旭柏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叶谦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要叶谦按照自己说的办法去做,那自己就有这样的一天。

        缓缓的走上平台,陈旭柏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伸手抚摸着椅子两边扶手,心里忍不住的有些激动,权利,这就是权利啊,俯瞰着下面的人,陈旭柏的心里有无比的满足感,扫视了众人一眼,陈旭柏的目光缓缓的落到了言计丰的身上,后者慌忙的站了出來,说道:“寒霜宗派长老言计丰,携寒霜宗派弟子拜见宗主。”话音落去,带头单膝跪下。

        寒霜宗派的一众弟子们,愤愤的跟着单膝跪下,陈旭柏缓缓的站了起來,享受着别人的朝拜,目光缓缓的扫过众人的身上,也沒有急着叫他们站起來,叶谦自然是不会给他下跪的,白玉霜也不会,虽然白玉霜是寒霜宗派的人,不过,毕竟还挂住寒霜宗派少主的头衔,而且,陈旭柏为了显示自己的大义,也不好命令白玉霜下跪。

        陈旭柏掏出宗主令牌,举起,环视了众人一眼,说道:“我,陈旭柏,不才,被推举为寒霜宗派的宗主,今日起,我必当尽心竭力,恪尽职守,努力将寒霜宗派发扬光大,不辜负前宗主、少主和各位兄弟的厚爱,希望各位兄弟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大家一起将寒霜宗派发扬光大。”

        “同心协力,发扬光大。”言计丰带头叫出声來,所有的弟子纷纷的跟着齐声喝道,白玉霜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冷冷的哼了一声,原本,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是自己,可是却被陈旭柏给抢了过去,看到陈旭柏那一副伪君子的模样,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白玉霜心里就忍不住的有股愤怒,更重要的是,陈旭柏很有可能是害死自己母亲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叶谦在这里,白玉霜早就冲上去跟他拼命了。

        只是,谁也沒有注意到,言计丰的眼睛里闪露出一丝的阴霾,嘴角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陈旭柏挥了挥手,说道:“大家都起來吧。”接着,目光扫过前來观礼的那些宾客的身上,说道:“谢谢大家今天來参加我继任寒霜宗派宗主大位的盛典,希望以后我们可以和睦相处,大家一起为了武道的壮大而奋斗。”

        在座的那些宾客,脸上都浮现出一抹很不屑的神情,为了武道的壮大而奋斗,狗屁,他们可不相信这些,不过,也都懒得说出來,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沒有必要挑的那么白,那么清楚嘛。

        言计丰抬起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嘴里喃喃的念叨:“一、二、三,砰。”伴随着言计丰的话音落下,忽然间,平台上想起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椅子四散开來,整个平台被烟雾笼罩着。

        寒霜宗派的那些弟子们不由的大吃一惊,那些在场的宾客先是一愣,接着都不由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陈旭柏的生死他们才懒得理会呢,他们本就是來看戏的,本來听到言计丰那么说,他们还以为沒什么好看的了,不过,如今看來,似乎并不是这样啊,好戏在后头呢。

        叶谦不由的愣了一下,完全沒有料到,目光落到了言计丰的身上,看到他的表情,顿时心里会意,知道这件事情跟言计丰肯定脱不了干系,如果陈旭柏死了,那自己的计划可就要重新计划了啊。

        陈旭柏完全沒有任何的准备,虽然躲闪的及时,但是炸弹爆炸的威力可是不小,陈旭柏整个人还是被炸的飞了出去,身上也有多处受伤,鲜血不停的往外流,好在沒有当场就死,陈旭柏支撑着站了起來,拔出自己身上的弹片,简单的给自己包扎了一下。

        言计丰走了过去,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陈旭柏,你沒有料到会有今天的下场吧,哼,想做寒霜宗派的宗主,你有那个资格吗,你机关算尽,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现在呢,还这么想吗。”

        “哼,我早知道你不是一个可靠的人,可算是,却沒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动手。”陈旭柏愤愤的说道,“你的确比莫长河要更加的阴险,是我有点太低估你了,沒有想到你竟然敢今天动手,还按了炸药。”

        “如果不这样做,我怎么杀了你呢。”言计丰冷笑了一声,说道。

        寒霜宗派的那些弟子都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到底应该帮谁,这两个人打了起來,可有些让他们为难了,言计丰转头,看着寒霜宗派的弟子,大声的说道:“大家都安静一下,听我说,陈旭柏根本就不配做我们寒霜宗派的宗主,是他害死了我们宗主,是他在柳明立的耳边煽风点火,鼓吹让他杀害宗主,他是我们寒霜宗派的罪人,这种人,怎么配做我们寒霜宗派的宗主呢。”

        “你说是就是啊,他们凭什么相信你。”陈旭柏冷哼一声,说道,“你可别忘了,现在宗主令牌在我手里,我已经是寒霜宗派的宗主,只要我一声令下,马上就会把你碎尸万段。”

        “不错,当年的事情的确沒有什么证据,柳明立也已经死了,找不到证人,不过,你软禁少主是事实吧,如果不是你威胁她,少主怎么会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让给你呢,那天我之所以不站出來,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安排,就算我站出來最后的结果也只是跟莫长河一样。”言计丰说道,“不过,今天就不同了,我们的形势完全的逆转过來了。”

        “那天开会的时候,大家听的都很清楚,是少主亲口说的,是自愿让出宗主之位,而不是我逼她的。”陈旭柏说道,“言计丰,你说了这么多,也只是想自己做寒霜宗派的宗主吧,你以为你可以杀的了我吗。”

        “你现在能做什么,我只要动一根手指头,你就会死在我的面前。”言计丰不屑的说道,看着陈旭柏浑身的伤势,言计丰根本就沒有丝毫的在意,虽然沒有把陈旭柏当场炸死,可是以陈旭柏现在的状况也根本做不了什么,转头看向白玉霜,言计丰说道:“少主,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了,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马上就杀了陈旭柏替宗主报仇,你不用怕他威胁你了,有什么话你就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说出來吧。”

        白玉霜的心中一动,真的很想现在就杀了陈旭柏,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可是,一旁的叶谦却是不停的对她使着眼色,白玉霜自然也清楚言计丰这不是帮自己,只不过是满足他自己的权利**罢了,可是她真的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无奈,既然叶谦让她不要乱说,她也只好暂时的忍耐下來,深深的吸了口气,白玉霜说道:“言长老,我看你是误会了,陈长老并沒有逼我,是我心甘情愿让出宗主之位的,我不清楚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可是,不应该互相残杀啊,这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嘛,哎。”

        言计丰浑身一震,不由的一阵愕然,如果说那天是因为白玉霜清楚陈旭柏有安排,莫长河根本斗不过他,所以不愿意说出实情,可以先走自己完全占据着主动啊,她应该沒有理由害怕才对啊,他可不相信白玉霜是真的心甘情愿让出寒霜宗派的宗主的,他敢肯定是陈旭柏威胁她,虽然他不知道陈旭柏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手段。

        “少主,你……你还怕什么啊。”言计丰说道,“有什么苦衷你都可以说出來,我和寒霜宗派的众多弟子都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支持你的,你说,是不是陈旭柏威胁你,是不是他威胁你让出寒霜宗派的宗主的。”

        言计丰显得有些激动,毕竟,在他的计划里,是先让白玉霜说出被陈旭柏威胁的实情,那么陈旭柏就是寒霜宗派的敌人,自己对付陈旭柏就站住了一个理字,可是,现在白玉霜这么一说,岂不是等于让他陷入了无理的一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