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81章 真小人
  • 第1781章 真小人

    作品:《超级兵王

        真小人和伪君子,叶谦更喜欢真小人,当年的事情莫长河既然敢说出來,就证明他已经料到说出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会害怕,不会担心;却又直言自己不会束手就擒,这在一定的程度上,足以说明他不是什么伪君子。www.00ksw.org

        当年的事情,也的确说不上來是莫长河有什么错,只能说他太笨,不过,让叶谦有些不理解的是,既然当初白玲那么看好莫长河,希望他继任宗主,那么,他应该对白玉霜很好,而不应该想致她于死地才对啊,论才智,论能力,莫长河都不及其他三位长老,可是白玲为什么会看中他呢,可能看中的就是他沒有那么多的机心吧。

        “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也不能全怪你,只能说你太傻,上了别人的当。”叶谦说道,“不过,我很想知道,既然你是玉霜的母亲选中的宗主接班人,你就算不对玉霜好,也沒有理由去伤害她吧,为什么你要派人杀她。”

        “扯淡。”莫长河愤怒的吼道,“我什么时候派人杀玉霜了啊,我就是再混蛋,我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不错,我是很想做寒霜宗派宗主的位置,因为那本來就是属于我的,可是,我还沒有绝情到连少主也要杀害,不管怎么说,宗主对我也算是有恩,我怎么会伤害她的女儿,再说,如果我要杀少主,我会自己出手。”

        的确,以莫长河的为人,似乎也想不出那些阴损的招,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叶谦说道:“那你知不知道那天玉霜來这里的时候,在路上被人追杀,虽然武道的其他宗派都很想寒霜宗派越來越好,但是,他们还不至于杀了玉霜,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杀了玉霜,只会让寒霜宗派更快的走向团结,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们三位长老派人下的手,沒有多久,你们三个就來这里说是要接玉霜回去,这就更加可以证明事情是你们做的了。”

        “我说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我莫长河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是我做的,我会承认,如果不是我做的,谁也别想诬赖我。”莫长河说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凭什么相信你。”白玉霜愤愤的说道,虽然白玲不是莫长河所杀,但是,想起自己的母亲对莫长河寄予厚望,可是他却这般的对待自己,白玉霜的心里就非常的愤怒,更何况,虽然不是莫长河亲手杀了白玲,但是,却也等于是间接的凶手。

        “爱信不信。”莫长河说道,“我又沒有要你们相信我,反正我问心无愧。”

        转头看了白玉霜一眼,叶谦示意她暂时的安静,别说话,接着转头看向莫长河,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我当然是相信你的,以你的性格,如果是你做的你绝对不会不承认的,我想,这一切应该也都是陈旭柏的主意吧,我很想知道,在你们过來接玉霜之前,陈旭柏到底跟你们谈了什么。”

        “哼,那个阴险小人。”莫长河听到陈旭柏的名字就十分的愤怒,自己竟然被他给耍了,心里的那口气怎么能够平复呢,“他当时找到我和言计丰,说我们三个应该站在同一条线上,一起管理寒霜宗派,平起平坐,当时他的意思是杀了少主,不过,我坚持不同意,最后,他同意将少主软禁,我也清楚当时我的实力还不足以跟陈旭柏拼,所以,我也同意了这个办法,等待时机除掉他,可是,我沒有想到他竟然先下手为强,而且,你们竟然也被他给收买了,哼,是我太愚蠢了,竟然会相信他,这个阴险小人,只要我一天不死,我就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莫长河接着说道:“你把我抓來这里做什么,如果是想救我的话,就马上放了我,我跟他沒完,如果你想杀我,就尽管來好了。”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我们沒有要杀你的意思,否则,也不用救你了,我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现在去找他,你觉得自己有胜算吗,只是白白去送死而已,既然这样,那我又何必救你呢。”

        “那你也应该把我放开,关在这里算什么。”莫长河说道。

        “只能暂时的委屈你了,我也不想,只是,你的性格太急躁了,我真的害怕你出去乱來,所以,只能委屈你了。”叶谦说道,“你可以放心,等时机一到,我会放你出去,会让你亲手杀了陈旭柏。”

        “好,只要能亲手杀了陈旭柏,什么都值得。”莫长河愤愤的说道,“想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來,不亲手杀了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放心,你会有机会的。”叶谦说道,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題,希望你可以回答我。”

        “这些事情我都说了,还有什么我不能说的,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会全部告诉你。”莫长河说道,“只要知道你不是陈旭柏的走狗,那就行了。”

        “当年武道的盟主叶正然到底是怎么死的。”叶谦问道,这个问題,也是叶谦最关心的一个问題,如鲠在咽,让他十分的不舒服,如果不弄个究竟的话,他总觉得心里有根刺,非常难受,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但是,还是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莫长河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眼神在叶谦的身上扫过,越发的觉得叶谦跟叶正然十分的相像,忍不住的问道:“你那么关心叶盟主,难道你真的是他儿子。”

        “不错。”叶谦说道,“叶正然就是我的父亲。”反正莫长河也逃不出这里,叶谦觉得沒有必要跟他撒谎,直言的说出來,或许可以让莫长河将当初的事情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说出來。

        莫长河浑身一震,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诧异的说道:“叶盟主的儿子,在很小的时候不是就已经被付十三给劫走了吗,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就连叶家的人找了那么久也沒有他的消息,我凭什么相信你。”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你觉得我有理由骗你吗,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打电话去叶家问一下,其实,几年前,我就已经认祖归宗了,只是,武道一直在这个小岛,对外面的消息有些不灵通而已。”一边说,叶谦一边掏出手机递了过去,叶谦估计莫长河也不会有叶家人的电话,來武道这么久,只怕跟外面早就已经断了联系了,再说,叶谦也不怕他打电话去问。

        莫长河沒有接电话,叶谦猜的沒错,他根本不知道叶家人的电话,有电话又去问谁呢,不过,他一直盯着叶谦的眼神在注意,沒有看出任何的破绽,再加上,叶谦的确跟叶正然长的十分的相似,他心里已经信了**分了,“你真的是叶盟主的儿子,我还真的一点都沒有想到,邹双是怎么找到你的。”莫长河问道。

        “邹双并不知道我是叶盟主的儿子。”叶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不知道,不是邹双要扶你坐上武道盟主的位置,不是他介绍给五大宗派的人说你是叶盟主的儿子嘛。”莫长河诧异的说道。

        “他那么做,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他是觉得我长的很像叶盟主,所以找我冒充,却不知道我真的就是,索性,我就将计就计呗。”叶谦说道,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我已经跟你说了这么多了,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題了,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隐瞒,你应该知道,就算你隐瞒,我也是有办法知道的。”

        “我只知道叶盟主并不是死于和付十三的决斗,这也只是我的推测,沒有任何的证据,到底叶盟主是怎么死的,我就不得而知了。”莫长河说道,“不过,我怀疑跟邹双有关系。”

        “邹双,为什么你会这么怀疑。”叶谦问道。

        “叶盟主的功夫那么厉害,付十三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即使是受了伤,付十三也胜不了他,当初叶盟主承诺过自己不会在武道的盟主位置上做很久,等武道稍微的稳定之后,就会把位置传给邹双,可是,之后叶盟主似乎跟邹双发生过几次矛盾,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觉得应该是为了这个事情,可能是叶盟主改变了主意,所以,邹双觉得不舒服,觉得叶盟主欺骗了他,趁叶盟主受伤对他下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莫长河说道,“虽然我也不是很喜欢邹双,但是我不会无缘无故的冤枉他,我也只是推测,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不清楚,既然现在邹双利用你,你正好也可以将计就计,查出事情的真相。”

        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來,说道:“今天是陈旭柏的继任大典,我们还要赶过去,免得引起他的怀疑,莫长老,就委屈你继续待在这里了,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尽管跟冰冰说,除了让你离开这里,其他基本上会满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