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76章 模糊回答
  • 第1776章 模糊回答

    作品:《超级兵王

        叶谦的突然到來,有些让魏寒元始料未及,也有点措手不及,他完全沒有想到,叶谦竟然还敢來找自己,那么他过來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报复当日自己抓走了他的女人吗,想一想,似乎又不想,如果叶谦是來找茬的,也不可能一个人过來吗,除非他是脑袋秀逗了,以为自己一个人可以对付整个传说宗派。www.00ksw.org

        不过,既然叶谦敢过來,魏寒元也沒有道理害怕,在自己的地盘上,岂能被叶谦给吓住,那岂不是笑话嘛。

        把叶谦请到了会客室,吩咐手下送了茶上來,“请茶。”魏寒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是沒有急着说话,沒有急着追问叶谦过來找自己有什么事,既然叶谦过來,那肯定是有事情找自己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叶谦沒有理由无缘无故的來找自己聊天吧。

        叶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好茶,魏宗主还真是很懂得享受啊,其实,沒事的时候坐在阳台上,泡上一壶茶,晒晒太阳,那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啊,这样的人生才是人生啊。”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有时候人为了追逐更多的权利和**,往往忽略了最基本的东西,有点本末倒置啊,有了权利和地位又如何,还不是希望自己可以活的轻松和惬意吗,可是当你真的拥有了这些的时候,却发现再也回不到从前,却再也找不到那份轻松和惬意了。”

        微微的愣了愣,魏寒元越发的诧异了,不明白叶谦到底想说些什么,难道是來跟自己说这些人生的大道理吗,沉默片刻,魏寒元说道:“有得就有失,你想得到某样东西,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东西。”

        “可是,本末倒置,最后却让自己变得更累,你觉得这样值得吗。”叶谦说道。

        “无所谓值得不值得,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值不值得來判定对于错的,每个人心目中对值得的概念不同,或许你认为不值得的东西,别人会觉得可以用生命去交换。”魏寒元说道,“就好比爱情,有些人觉得可有可无,有些人却愿意为了爱情放弃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你可以说他们这么做,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吗。”

        叶谦一愣,随即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沒想到魏宗主还是一个很有哲学思想的人啊,我觉得如果魏宗主不做传说宗派的宗主的话,倒是可以考虑去研究哲学,说不定世界上就会多一个哲学家呢,呵呵。”

        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魏寒元冷哼一声,说道:“你今天过來不会就是为了奚落我吧,如果是的话,对不起,我不是那么容易被别人影响的人,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魏宗主误会了,我沒有这个意思,刚才的这番话我可是真心诚意的。”叶谦说道,“可沒有半点奚落的成分在里面,我可以对着电灯发誓。”

        “哼。”魏寒元显然并不认为叶谦这是表达自己的歉意,分明就是有着藐视自己的意味,“我这人喜欢直來直去,说实话,我很讨厌你,上次你打我一个耳光的仇,我不会忘记的,所以,你最好有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魏宗主,我想我们之间是有误会的,我为上次的事情跟你道歉。”叶谦说道,“前两天你也抓走了我的女人,害她们受了不少的苦头,我想,我们之间的矛盾可以就此了之了,你说呢,人嘛,不能总是为了仇恨而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人好吧,我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跟魏宗主交个朋友。”

        “你今天來是想为那天的事情讨伐我吗,可是我并不觉得我上次做的有错,而且,我也沒有想过要和你交什么朋友。”魏寒元说道,“我抓走你的女人,我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所以,在我來看我沒有做错,如果你想报复的话,尽管冲着我來就好,我魏寒元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不是连这点责任都承担不起。”

        从那天被叶谦扇了一个耳光开始,魏寒元就对叶谦沒有什么好的印象,所以,出言也不懂得拐弯,很是直接。

        叶谦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魏宗主真的是误会了,不就那么点小事嘛,我有必要时时刻刻的记在心上吗,那多累人啊,况且,你也沒有伤害她们,她们完好无损,所以,我这次过來沒有要跟魏宗主讨伐的意思,是真心实意的想交魏宗主这个朋友。”

        “跟我交朋友,哼。”魏寒元冷哼一声,说道,“你不是邹双的人吗,他想扶植你登上武道盟主的位置,而我却是一直反对,你应该恨我才对,怎么会跟我交朋友呢,如果你觉得我魏寒元是一点心计也沒有,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人的话,我想,你看错了。”

        微微一笑,叶谦说道:“怎么会呢,我就是觉得魏宗主是聪明人,所以才想找你交个朋友,我想,很多事情魏宗主看的应该比我还要透彻,对吧,否则,也不会绑架我的女人了,对吗,而且,在我看來魏宗主并沒有要反对我坐上盟主的位置,不然那天也不会跟我提出那样的建议了,是吗。”

        一连三个问題,顿时的将魏寒元引入了叶谦的圈套,很多事情不能直接点明,对方往往都会以自己的想法作为推测,强加到别人的身上,叶谦这种看似回答却又并沒有回答的表达方式,让魏寒元先入为主,觉得自己当初的猜测沒有错,而对叶谦來说,却是可进可退,自己根本就沒有给出任何的答案,就算魏寒元出卖自己,把这一切都告诉了邹双,邹双也找不到自己的错漏。

        “你是想我支持你登上武道的盟主吗。”魏寒元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魏宗主,你也不是外人,我也不妨跟你说实话吧,其实,现在你这一票要不要无所谓,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邹校长的厉害之处,他已经说服了凤鸣的宗主沈友,月明的宗主薛芳紫,以及寒霜即将继任的宗主陈旭柏,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有了四票支持我登上盟主之位,就算魏宗主不支持我,我一样还是可以登上武道的盟主。”叶谦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什么來找我呢。”魏寒元心里暗暗的吃惊,的确是有些沒有料到邹双的速度竟然这么快,这么快就说服了三派的宗主,的确,就算沒有自己的支持,叶谦这个武道盟主的位置是坐定了。

        根据那天的情况來看,叶谦显然是拥有很强大的实力的,至少,从那几个人的表现來看,绝对是出类拔萃,在武道之中也沒有多少人是他们的对手,魏寒元不是傻瓜,自然也看的出來,叶谦有着那样的靠山,怎么可能会甘心的做邹双的棋子呢,叶谦现在所表现出來的对邹双的那种服从,很明显是有着另外的意图,是真的想自己坐上武道盟主的位置,自己可以反对,但是,现在反对也根本沒有任何的效果,这个事实只怕是已经改变不了的了,魏寒元也是聪明人,懂得如何的做出选择,在他的立场,如果反对的话,不但会遭到邹双的敌对,也会遭到叶谦的敌对,这对自己是非常不利的,不过,叶谦忽然來找自己,肯定是有所企图的,他也有着自己的担心。

        叶谦沒有回答魏寒元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魏寒元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越发的不解了,深深的吸了口气,魏寒元说道:“你不怕我把今天的事情告诉邹双吗,如果他知道你背着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觉得他还会相信你吗。”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你会去说吗。”这样的一个反问抛了过去,魏寒元不由的愣了一下,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很难回答,索性闭上嘴巴,什么话也不说,看到魏寒元的表情,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你跟邹校长相处了几十年,对他的为人想必是十分的清楚,你就算现在跑过去跟他说我的坏话,估计他也只会以为你是故意挑拨离间,就算他的心里的确对我会生出几分的顾虑或者怀疑,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他也不会忽然的就抛弃我,而放弃原來的计划,我想,这其中的道理不需要我说太多吧。”

        的确,魏寒元是清楚邹双的,自然知道叶谦的话说的不假,就算自己跑过去跟邹双示好,跟他说叶谦怎么怎么滴,邹双也不会相信自己的,甚至会更加的以为自己挑拨离间,对自己的愤恨更加的深。

        深深的吸了口气,魏寒元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我支持你登上武道盟主的位置,那么,我又能得到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