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73章 相处之道
  • 第1773章 相处之道

    作品:《超级兵王

        沒有一个女人,她的丈夫一夜不归,她会一点也不好奇,一点也不担心,不过,聪明的女人往往不会刨根究底的去问,这反而会让男人觉得很踏实很幸福,会很自觉的说出自己的行踪,如果实在是沒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话。www.00ksw.org

        即使的结婚了,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聪明的女人或者是男人,都懂得合理的把握好分寸,叶谦的那些女人,每一个都是聪明绝顶,她们都是出色的人才,也很懂得夫妻相处之道。

        所以,胡可即使心里是担心着他的,但是却也沒有去追问叶谦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只要他安全的回來了,那她也就可以放心了。

        看着叶谦进了房间,白玉霜转头看了胡可一眼,说道:“姐,你就这么相信他吗,不怕他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胡可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夫妻间相处,如果连这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的话,那生活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呢,况且,你姐夫也不是一个沒有分寸的人,别看他有时候吊儿郎当,一副好像很不正经的模样,其实他心里有着自己的一杆秤,他懂得什么该去做,什么不该去做,虽然说有时候感情的事情很难控制,但是我相信他懂得把握好分寸。”

        白玉霜若有所思,似乎是在思虑着胡可的话到底对不对,她从來沒有过任何的感情经历,自然也不懂得其中的道理,什么夫妻相处之道,对于她來说似乎有些飘渺,情窦初开,她只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开心就好,还有什么相处之道吗,她不懂,不过,她却愿意去学。

        顿了顿,白玉霜转而问道:“姐,你觉得今天那个莫长河的话说的是不是真的,妈妈的死,会不会跟陈旭柏有关。”

        胡可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在那个时候莫长河沒有说谎的必要,我想,十有**是真的,你跟我详细的说一说当初的情景吧,我來分析分析,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微微的点了点头,白玉霜说道:“那时候我还小,根本就不记事,也是事后听羽叔叔说起的。”二人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白玉霜将当初的事情一点一点的告诉胡可,胡可一句话也沒有说,一直都是在仔细的听着,眉头紧紧的锁着,仿佛是想从白玉霜的话中查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不过,很可惜,当初周羽为了不想白玉霜承担太大的压力,所以,一直都沒有她实话,所以,白玉霜对当初的事情知道的并不是很多,“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都是羽叔叔告诉我的。”白玉霜说道。

        “看來你对当年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根据今天的事情可以肯定的是,莫长河沒有说谎话,妈妈的死,肯定跟陈旭柏有着什么关系,甚至,我怀疑根本就是四位长老串通杀了妈妈的。”胡可说道,“不过,叶谦说的对,现在不管事情究竟是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我们都必须隐忍下來,这些事情就别太操心了,我想,叶谦肯定是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了,我们应该相信他。”

        微微的点了点头,白玉霜说道:“我也知道他肯定会帮我们的,只是,所有的事情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似乎显得我这个做女儿的有些太不称职了。”

        淡淡的笑了笑,胡可拍了拍白玉霜的肩膀,说道:“傻丫头,我们都是一家人嘛,这有什么关系呢,你别想太多了。”

        “对了,你说今天会是谁救走莫长河呢。”白玉霜问道,这是她很好奇的问題,究竟是谁可以未卜先知,还是莫长河早就有了准备,不过应该不可能是莫长河有准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了,那么,究竟会是谁救走了莫长河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叶谦应该很清楚吧。”胡可说道,“等你姐夫醒过來,我们问他吧,你难道沒看出來,刚才來人救走莫长河的时候,你姐夫一点诧异的神情都沒有吗,我想,肯定他是心中有数的,而且,他还告诉我们,让我们别乱说话,要忍住,根据我这么多年对你姐夫的了解,我想,这件事情他一定很清楚。”

        白玉霜回想起刚才叶谦的表现,对胡可的话已经是信了大半,心里不由的对叶谦越发的敬佩起來,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是知道的那么清楚呢,白玉霜的心里对叶谦越发的好奇。

        如何让一个女人喜欢上你,有很多种办法,不过,万变不离其宗,最主要的是,先让一个女孩子记住你,恨也好,好奇也罢,只要她记住了你,就会想着要去研究你,也就会慢慢的深入其中无法自拔。

        直到天色黑去,叶谦才醒了过來,走出房间,发现胡可和白玉霜都坐在客厅里,轻声的聊天,不远处的餐桌上摆满了盘盘碟碟,都盖着,叶谦走了过去,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你们不会都还沒吃饭吧,傻丫头,不用等我的,你们先吃就好了,如果我睡到明天起來,你们也一起陪我挨饿啊,來吧,來吧,赶紧吃饭。”

        三人走到餐桌前,白玉霜很自然的去厨房拿碗筷,叶谦打开盖着的那些盘盘碟碟,伸出手指抓了几根菜塞进嘴里,不停的点头,嘟囔着说道:“嗯,不错,可儿,这菜不是你做的吧。”

        “我们现在可是寒霜宗派的贵客,自然由他们伺候我们了。”胡可笑着说道。

        “也对,不使唤白不使唤,总不能让我们家可儿亲子下厨吧,碰太多的油烟对皮肤不好,呵呵。”叶谦呵呵的傻笑着说道。

        片刻,白玉霜拿了碗筷过來,摆好,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我发觉玉霜越來越懂事了啊,不错,等你长大了,姐夫给你物色一个好小伙子,保证出类拔萃,呵呵。”

        白玉霜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语气有些激烈,似乎是在责怪着叶谦多管闲事似的,叶谦微微的愣了愣,诧异的转头看了胡可一眼,胡可慌忙的对他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不要多话。

        都是女人,胡可又是过來人,如何会不明白白玉霜的心思呢,她很清楚白玉霜心里对叶谦是有着好感的,只是,后來接受了自己这个姐姐,所以,白玉霜就将对叶谦的这份好感压制下去,不过,感情这种事情,不是你可以控制的,叶谦突然的说出要给她介绍对象,她自然会以为这是叶谦嫌弃她,反应自然会激烈一些,胡可都明白。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吃饭吃饭,我的肚子都饿坏了。”跟胡可做了这么久的夫妻,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叶谦很识趣的闭上嘴巴,低头吃饭,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白玉霜可能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似乎有点太冲了,可是,现在道歉,似乎又有点说不出口,所以,也只好闭上嘴巴不说话,埋头吃饭。

        胡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这种场合,自然是需要她做一个和事佬來调节气氛了,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胡可说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莫长河到底是被谁救走了吧。”

        微微一愣,叶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你都知道了啊。”

        “如果我连这点事情都猜不出來,那我还配做你的老婆吗。”胡可说道,“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你也是刚刚知道要开会,根本就沒有时间安排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也沒有急着解释,而是继续的低头吃饭,片刻,胡可的手机响了起來,叶谦笑了笑,说道:“谁啊,这么晚给你发信息。”

        胡可微微的愣了愣,掏出手机,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你什么时候给我发的信息。”

        “刚才啊。”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这就盲发,不用眼睛看,凭着对自己手机的熟悉程度,发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你就是用这个方法通知别人的。”胡可说道,“如果我猜的沒错,救走莫长河的人应该是冰冰吧,你在这边也沒多少熟悉的人,除了她,我想不出來还会有其他什么人了。”

        “你都猜不出來了还问我做什么呢。”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莫长河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轻易的死呢,不过,也要让他受一点苦头,否则他就不知道厉害,就不会乖乖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出來。”

        “真的是你派人救走了莫长河。”白玉霜有点激动地说道,“走,那我们现在就过去,我要问问他,到底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母亲是不是陈旭柏所杀。”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你怎么就忘记我跟你说的话了呢,要学会忍耐,你这么激动,我怎么带你去见他啊,况且,现在也不是见他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