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67章 无形的攻杀
  • 第1767章 无形的攻杀

    作品:《超级兵王

        的确,莫长老抛出了很好的一个果实,一个很诱人的果实,红彤彤的,看上去似乎很美味,很甜,但是里面却已经是坏透了,咬上一口的话,很有可能就会中毒,无药可治,更重要的是,陈旭柏却是一句话也沒有说,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白玉霜的回答,这分明是在试探白玉霜,如果白玉霜的回答不让他满意的话,很有可能,先前所有的一切条件他都可以放弃,毫不犹豫的抹杀白玉霜。www.00ksw.org

        白玉霜迷糊,可不代表着叶谦也迷糊,他冷眼旁观,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莫长老根本就不是陈旭柏的对手,而现在陈旭柏继承宗主之位已经是势在必行无法改变的事情,就算莫长老真的可以摆平陈旭柏哪有如何,他只不过是另一个陈旭柏而已,他也只是想自己坐上宗主的位置,可不会是真的为了白玉霜在考虑。

        叶谦如今跟陈旭柏已经有了很好的协议,绝对不能再半途出现任何的差错,否则,很有可能影响全盘的计划,叶谦心里暗暗地摇了摇头,看样子白玉霜的忍耐力还不足够啊,不过,这也难怪,她毕竟还小,而且,莫长老抛出的果实也的确是非常的诱人。

        由于紧张,叶谦下手沒有分寸,生怕來不及阻止白玉霜,让她胡乱的说出什么话來,所以,下手可是有点重了,白玉霜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转头嗔了叶谦一眼,不过,却也反应过來叶谦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少主,你怎么了。”莫长老诧异的问道,以为是陈旭柏在暗中做了什么手脚,威胁她呢,“少主,你有什么苦衷你就直说,是不是陈长老威胁你,如果是,你就尽管说出來,我和言长老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支持你的,寒霜宗派是宗主一手创立的,理应由你继承宗主之位,谁也不能篡夺。”

        既然言长老那个老狐狸摆自己一道,以为不说话就可以什么事都沒有,可以置身之外,作壁上观,但是莫长老可不甘心,他摆自己一道,自己自然要要拉他一起下水,言长老如何会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却是什么话也沒有说,只是微微的耸了耸肩,一副模棱两可的样子,反正也解释不清楚,就索性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任由他们自己去想呗。

        “沒事,刚才被蚊子叮了一下。”白玉霜说道,顿了顿,白玉霜转头看着莫长老,说道:“莫长老,我看你是误会了,陈长老并沒有威胁我,是我主动提出來要让陈长老继承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的,寒霜宗派虽然是我母亲所创,但是,现在什么事情都讲究民主了,也不一定非得由我去继承宗主之位,况且,论能力和才干,我输给陈长老太多了,由他继承宗主之位,我相信一定能够带來寒霜宗派走向辉煌的,陈长老也是临危受命,身上的担子可是不轻啊,我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他,可以一起协助他发扬壮大寒霜宗派。”

        陈旭柏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微微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对白玉霜的表现很是满意,不过,他也不是傻瓜,莫长老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是清楚的知道,刚才分明就是叶谦在提醒白玉霜嘛,心里不由的对这个年轻人更加的刮目相看起來,是一个对手,也是一个很好的使唤的棋子,只要自己把握的好,叶谦必定会成为自己的一把利剑,可以狠狠的插进敌人的心脏。

        听了白玉霜的话,莫长老愤愤的哼了一声,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说道:“你……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陈旭柏野心勃勃,你让他坐上宗主的位置,以后你就更加的沒有地位了,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你母亲一手创立的基业,被别人所窃取吗,你这个不孝女,你根本就不配做宗主的女儿。”

        这番话骂的有些重了,白玉霜的神情不由的一阵黯然,暗暗的想道,是啊,是啊,我根本就不配做白玲的女儿,竟然眼睁睁的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拱手相让,而且还无能为力,还要去支持别人。

        胡可看出了白玉霜心里的难受,在桌子下面握住白玉霜的手,冲着她微微的点了点头,此时无声胜有声,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足够了,足够让白玉霜感觉到温暖,來自亲情的温暖和呵护。

        “别人把你卖了你都还不知道,你以为陈旭柏会这么好心吗,他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莫长老气愤难平,自己一直被陈旭柏所利用,到最后自己竟然什么好处也沒有得到,心里的这口气怎么能够咽得下去呢,转头看着陈旭柏,莫长老愤愤的说道:“陈旭柏,这个阴险小人,你休想自己的阴谋可以得逞,只要有我一天,你就休想可以坐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你可以骗的过其他人,可以骗的了全世界的人,但是你骗不了我。”

        陈旭柏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抹怒色,不过,很快的就消失而去,在这个时候,自己沒有必要像疯狗一样的四处乱咬人,更加的需要冷静的面对,那样会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分数,淡淡的笑了一下,陈旭柏说道:“莫长老,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误会,不过,我希望你还是可以冷静一些,宗主之位不是我抢來的骗來的,是少主信任我,对我的一种期望,我怎么能辜负少主的好意呢,按照寒霜宗派的规矩,谁的手里有宗主令牌,谁就是寒霜宗派的宗主,所有人都必须听命服从,莫长老,你不会是想违抗已逝宗主的旨意吧。”

        一顶大大的帽子,就这样的盖了下去,如果莫长老再反对的话,那反对的就不是他陈旭柏,而是已逝的宗主白玲,和现在的少主白玉霜,那将会成为众矢之的,无论是哪一个派系的人,他们对已逝的宗主白玲都还是由衷的尊敬的,别人亵渎白玉霜或许沒事,但是如果亵渎白玲,那无疑就是等于对他们的挑衅了,陈旭柏很轻易的一句话就把莫长老放到了对立面。

        “哼,谁有宗主令牌谁就是宗主,陈旭柏,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一下,你有这么坚持过吗,上次的酒会之上,你借助着柳明立柳长老的一点点错误,对他发动进攻,原本我们都以为你这是为了少主,是不想有人窃取寒霜宗派,可是,你不过只是想除掉自己的对手而已,怎么,现在柳明立死了,你又想对付我了吗。”莫长老说道,接着转头看了言长老一眼,斥道:“言长老,你就尽管在一旁看戏好了,你想置身之外,保持中立,但是有人却不允许你这样,今天我倒了,明天你的下场就会跟我一样。”

        这个道理言长老自然清楚明白,不过,在这个时候让他站出來,那不是找死吗,他很清楚自己如果站出來的话,如果赌错了,那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而现在这样,模棱两可,等到他们双方快要决出胜负的时候,自己再插上一脚,那就可以分享利益,也可以暂时的保住自己了。

        “柳明立意图对少主不利,想要谋夺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自然是我等的大敌,自然是不能留他,如果是少主将宗主之位交给柳明立的话,那我陈旭柏肯定一句话也沒有,会全心全意的扶持他,但是,事实却并非是这样。”陈旭柏说道,“莫长老,我知道你心里有些不甘心,毕竟我们以前都是寒霜宗派的长老,而现在我做了宗主,你会觉得低我一等,其实,咱们不都是为了寒霜宗派的未來吗,又何必分的那么清楚呢,我虽然是宗主,但是我们也是兄弟,一起扛起寒霜宗派未來的兄弟,我们应该同心协力才对,莫长老,我真的很希望你明白,我需要你的支持,我不希望看到寒霜宗派四分五裂,那样我们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宗主啊。”

        莫长老的确不是陈旭柏的对手,一步步的被陈旭柏引入了深渊,陈旭柏将自己的形象树立的十分的高大伟岸,如果莫长老反对的话,那他就是一个小人,一个人人得以诛之的小人了。

        可是,莫长老却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一点,他心中的那口气始终是难以咽下,愤愤的说道:“让我支持你做寒霜宗派的宗主,哼,休想,陈旭柏,你不用跟我演戏,不必假惺惺的装什么伟大,今天你不对付我,迟早你还是会一样对付我,你的眼里不容沙子,怎么会留下我呢,好,既然你想做寒霜宗派的宗主,你去做好了,我也不稀罕,从今天起,我退出寒霜宗派,从此以后,我的事情跟寒霜宗派沒有任何的关系,我们不在是同宗,或许,我们还有可能是敌人,谁愿意跟我一起走,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