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57章 灌醉
  • 第1757章 灌醉

    作品:《超级兵王

        每个人都会有着一件两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秘密,薛芳紫自然也有,叶谦虽然很好奇她的心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特别是刚才薛芳紫那短暂的表现,让叶谦越发的好奇,只是,叶谦还沒有跟薛芳紫熟悉到无话不谈的程度,所以,叶谦也不好意思追问下去,而且,叶谦也很清楚,如果薛芳紫不想说,就算自己追问,只怕也未必会有效果。www.00ksw.org

        女人最让男人不耐烦的两件事情,一件是化妆,还有一件就是洗澡,总是能折腾一两个小时,让人等的实在是有些郁闷,薛芳紫就是这样,进去足足有一个小时了,还沒有出來,叶谦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在浴室里晕倒了。

        那个沏茶的女孩子可能是因为刚刚叶谦的那句话,心里有些害怕,从始至终,连头也不敢抬一下,叶谦也沒有再继续的逗她,看着她害怕的都有些哆嗦了,脸也红到了脖子,还真是可爱,至少,比刚才门口的那两个守门的小妹妹可爱的多了。

        沒多久,薛芳紫走了出來,换了一身衣服,上身是一件很宽大的T恤,一直长到臀部一下,紧紧的包裹住她的臀部,很明显的可以从T恤的外面映的出胸前那两颗凸起,叶谦忍不住的想,不知道她的下面是不是什么也沒有穿呢。

        那个负责沏茶的女孩子很明显的愣了一下,显然是有些沒有料到自己的宗主竟然会在一个外人的面前穿着这么暴露、性感,不过,这可不是她可以多话的,只是瞥了一眼,便很快的低下头去,装着什么也沒有看见。

        “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薛芳紫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接着对那个沏茶的女孩子挥了挥手,说道:“这里沒你的事情了,你出去吧,吩咐厨房上菜,还有,把我珍藏的那瓶八二年的拉菲拿出來。”

        “是。”女孩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薛芳紫在叶谦的身边坐下,端起一杯茶喝下,转头看了叶谦一眼,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你刚才对她说什么了,把她逗的脸色都红了,一脸的羞涩和紧张,你不会是对她做了什么事情吧。”

        讪讪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薛姐可千万别乱想啊,我可是清清白白,规规矩矩的,这里可是月明宗派,我怎么敢乱來呢,只是那小丫头脸皮薄,我只是问她有沒有男朋友,说你答应我只要我看上谁,你就把谁送给我,结果那丫头就那样了。”

        嗔了叶谦一眼,薛芳紫说道:“我可沒有说你看上谁就把谁送给你,我只是说给你介绍,能不能成功还要靠你自己的本事呢,她从小就跟随在我的身边,非常的乖巧,我可是拿她当做我的女儿看待。”顿了顿,薛芳紫又接着说道:“你们男人啊,就是会口是心非,就是言不由衷,刚刚还说自己喜欢我这样成熟的女人胜过那些小丫头,结果一转身,就去勾搭那些小丫头。”

        讪讪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天可怜见啊,我这是看那丫头蛮可爱的,所以逗逗她而已,可沒有什么非分之想,薛姐,你用的是什么香水啊,这么香。”说完,叶谦还故意的把头往薛芳紫的身边靠了一下,用力的嗅了嗅。

        “我从來都不用香水的。”薛芳紫说道。

        叶谦一阵愕然,惊诧的说道:“难道薛姐跟香妃似的,天生有体香。”

        “香妃那是内分泌失调,我可沒有。”薛芳紫说道,“我花园里种了那么多的花是做什么的啊,我每次洗澡都需要用很多花瓣的,这些都是花香。”

        微微的愣了一下,叶谦说道:“哦,原來是这样啊。”

        “好了,你也应该饿了,我们去吃饭吧,让你等了这么久,真的很过意不去呢,待会我自罚三杯,就当是给你赔罪。”薛芳紫微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起身站了起來,伸手拉起叶谦,朝餐厅走去。

        餐桌上已经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很丰富,桌子是那种欧式的长桌,薛芳在坐了下來,对着叶谦微笑着招了招手,说道:“谦弟弟,坐吧。”

        “谦弟弟。”叶谦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这个称呼他还是第一次听见呢,走到薛芳紫的对面坐了下來,叶谦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胃口大增,看的出來薛芳紫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桌上的菜,看上去让人胃口大增,很漂亮,有些像是艺术品,叶谦甚至都有点不知道该不该下筷子了,有些不忍心破坏这些。

        “你坐那么远干什么,我很可怕吗。”薛芳紫嗔了叶谦一眼,说道。

        讪讪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不是,我这人沒什么忍耐力和控制力,我怕坐的太近了,薛姐那么性感,我会控制不住。”

        娇嗔似的看了叶谦一眼,薛芳紫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啊,再说,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你啊,就是有色心沒色胆,喜欢嘴上讨点便宜,真要是让你做,你就不敢了。”

        “你可别激我,我最受不了别人激的了。”叶谦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待会我要是做出啥禽兽不如的事情來,你可不要怪我。”说完,叶谦起身站了起來,走到薛芳紫的旁边坐下。

        “看看这些菜还合你的口味吗,如果不喜欢的话,你说,我让厨房去做。”薛芳紫说道。

        “不用了,我长这么大也沒吃过这么像艺术品的菜,很多人都说我吃饭更像是牛嚼牡丹,呵呵,再好的菜放到我面前都被我给浪费了,囫囵吞枣似的。”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可能是因为从小就吃苦的原因,叶谦对吃的方面从來都不是很讲究,就算是用辣椒酱拌饭,叶谦也同样可以吃三碗。

        “今天冒昧的请你过來,让你等了那么久,耽误你那么长的时间,我先自罚三杯,就当是给你赔罪。”说完,薛芳紫拿起酒瓶给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很爽快的喝了三杯,喝完,薛芳紫对着叶谦将酒杯倒过來,一点酒都沒有洒出來,然后把杯子放下。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薛姐好酒量,我可沒什么酒量,不能喝太多,我这人喝醉了就跟疯子似的,尽做一些丢人的事情,我还是吃饭好了。”

        “这怎么行呢。”薛芳紫说道,“不能喝就少喝一点嘛,这一杯我敬你,庆祝我们今天正式的相识,你不会不给面子吧。”薛芳紫一边说一边替自己和叶谦面前的酒杯斟满,然后端起酒杯。

        “薛姐,你不会是想把我灌醉了吧。”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待会我还要开车回去呢,如果醉了,我可就走不了了。”

        “走不了就走不了呗,我月明宗派这么大,难道连你住的地方都沒有嘛。”薛芳紫说道,“你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

        “不是,薛姐千万别误会,我是真的不能喝酒,怕喝的多了给你添麻烦。”叶谦说道,“既然薛姐都这么说了,那我再推辞的话就太那个了,來,这杯我敬薛姐。”说完,叶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薛芳紫微微的笑了笑,似乎对叶谦这样的表现很是满意,说道:“这就对了嘛,男人嘛,不要婆婆妈妈的,來,我也干了。”说完,一杯酒就这样灌了下去,叶谦心里有些暗暗的苦笑,这样喝酒,干嘛要喝什么红酒呢,这不是糟蹋粮食嘛,红酒这样喝,能喝出什么味道啊,倒不如來两瓶二锅头对着喉咙灌下去。

        接着薛芳紫又找了不同的借口,跟叶谦喝了几杯,每次都说得在情在理,还真的很难让人拒绝,叶谦心里也很想知道她到底想做些什么,所以,索性就陪她喝了,“这酒喝着不过瘾,我们还是换白酒吧。”薛芳紫说道,也不等叶谦拒绝,薛芳紫就叫來手下,让她们拿了两瓶五粮液上來,叶谦心里暗暗的叫苦,这样混着酒喝,分明就是想把自己灌醉啊。

        从始至终,薛芳紫都沒有进入正式的话題,总是找着借口跟叶谦喝酒,叶谦心知她这分明就是想灌醉自己嘛,好在叶谦还有点酒量,沒有那么容易就醉倒,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看的出來薛放紫的酒量很好,喝了这么多,一点要醉的迹象都沒有,而叶谦却已经是有些犯迷糊了,叶谦甚至忍不住的想,薛芳紫刚刚在洗手间的时候是不是吃了什么解酒药,或者是喝了葡萄糖了。

        薛芳紫的举动已经很明显了,分明就是想灌醉自己,看样子如果自己不醉的话,她是不会罢休了,所以,叶谦在喝下一杯酒之后,开始假装有些摇摇晃晃,语无伦次起來,连连的摆了摆手,叶谦大舌头的说道:“薛……薛姐,你真的很豪爽,海量啊,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如果再喝,估计我马上就要躺下了,薛姐,我想问,你有沒有穿内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