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50章 谁套谁的话
  • 第1750章 谁套谁的话

    作品:《超级兵王

        对于胡可来说,叶谦在他的心目中就是一个永远也打不倒的男人,他身上的那种坚毅和执着,让他可以在面对任何困境的时候都可以微笑着面对,人生在世,谁会没有坎坎坷坷呢,而如何坎坷中走出来,每个人的方法不同,结果也不同,有些人就此沉迷,自暴自弃,也有些人越挫越勇,最后走向成功。www.00ksw.org

        对于胡可来说,叶谦无疑是属于后者,这么多年来,叶谦所面临的困境和危险数不胜数,可是没有一次叶谦会自暴自弃、会哭天喊地、会不知所措;每一次,叶谦都会直面的去面对,一点一点的去解决,最后战胜敌人,也战胜了自己。

        有人说,人最可怕的敌人就是自己,很多时候,看不清自己需要什么,看不清自己能做什么,看不清自己坚持什么,最后,糊里糊涂,走向堕落的深渊,叶谦也有会迷茫的时候,也有会情绪低落的时候,不过,他能够很快的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这就足够了,人无完人,如何很好的规避自己的缺点,发挥自己的优势,这是至关重要的。

        如何的分化和离间三大长老,这是至关重要的,而且,还要进行的很周详和细致,并且不能让他们感觉到,否则,一旦不成功的话,那就等于是将白玉霜推向死亡,这点叶谦十分的清楚,而他对三大长老的了解并不多,基本上都是从白玉霜的口中听来的,再结合一些事情给出的一些推测和判断,至于结果到底如何,谁也不清楚。

        寒霜宗派有很大的餐厅,一楼是大厅,给那些普通的弟子吃饭的,二楼是包间,自然是属于寒霜宗派那些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就餐的,陈旭柏就餐的房间自然也跟一般人不同了,十分的豪华,施华诺水晶吊灯,墙上全部都是大师的壁画,地毯也是世界顶级的,可以说,这间包间的装修要比那些五星级的酒店都要奢华。

        到了门口,门口守着的两个人推开门让叶谦走了进去,包间内只有陈旭柏一个人,这也是叶谦预料之中的事情,也就更加的让叶谦肯定了自己的推测,陈旭柏找自己肯定是为了宗主令牌的事情,怎么会让其他的两位长老知道呢,桌子上已经上了不少的菜,不过多数都是素菜,桌上还摆放着一瓶五粮液,微微的笑了笑,叶谦暗暗的想,看来是想跟自己来软化的政策啊。

        “来了。”陈旭柏并没有起身,对叶谦招了招手,说道,“来,过来坐吧。”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举步走了过去,在陈旭柏的身旁坐了下来,看了桌子上的菜一眼,呵呵的笑着说道:“陈长老,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可是食肉动物啊,你请我吃饭不会只请我吃青菜萝卜吧。”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年纪大了,还是喜欢吃一些素一点的菜,对身体好,你想吃什么就自己叫,寒霜宗派的厨师手艺还是不错的。”陈旭柏说道。

        “入乡随俗,算了吧,既然陈长老都已经点过菜了,我就不必再麻烦了。”叶谦说道,“偶尔的吃吃素菜也不错,全面的补充营养嘛,现在不是讲究什么健康饮食嘛,多吃高纤维,少吃高脂肪的食物。”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咦,其他两位长老呢,怎么就陈长老一个人啊,我还有些事情要跟你们商量呢,他们都不在,我还真不好说呢。”

        微微的笑了笑,陈旭柏打开酒瓶,要给叶谦倒酒,叶谦慌忙的从陈旭柏的手里结果酒瓶,说道:“还是我来吧,怎么能劳烦陈长老呢。”

        “没事。”陈旭柏没有把酒瓶给叶谦,淡淡的说道,“你可是我们武道未来的盟主啊,邹校长一力的推荐你,这是迟早的事情,我给你斟酒倒也没什么。”

        讪讪的笑了笑,叶谦说道:“陈长老这是在取笑我啊,这武道虽然是我父亲创下的基业,但是,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也不流行世袭制,武道的盟主也应该是有能力居之嘛,那天开会的时候陈长老也在,你也看的很清楚,五大宗派可都是不支持的,单单只有一个邹校长,这个武道盟主的位置我还是想都不要想了,我现在只希望五大宗派的人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记恨我,这一切本来也不是我的本意啊。”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邹双的意思了,你也只是被赶鸭子上架是吗。”陈旭柏说道。

        “我可没这么说过啊,陈长老可不要误会。”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一副你心里明白就好,不要说出来的模样。

        陈旭柏也附和着呵呵的笑了笑,没有继续的追这个话题,转而说道:“叶先生,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了,我跟叶先生也蛮投缘的,大家打开心扉好好的聊一聊,你觉得呢,其实吧,在我面前你就不用再伪装了,什么叶盟主的儿子啊,这根本就是邹双的阴谋,只是为了让你登上武道的盟主,找一个合适的借口罢了,其他四大宗派的人可能都是以为你是邹双从小培养起来的,是他的一颗棋子,我倒是不这么认为。”

        “哦,陈长老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叶谦微微的笑了笑,对陈旭柏的话没有给予肯定的答复,也没有给予否定的答复,所有的表现都是他想的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这样的表情在一定的程度上更加让陈旭柏觉得自己的推测没错。

        “首先,叶先生是刚到武道没多久的,如果邹双要培养一个人的话,应该会留在自己的身边亲自的培养,怎么会把他放到外面呢,其次,据我所知,叶先生在认识我们少主的时候还不认识邹双,这就更加的可以肯定我的猜测了。”陈旭柏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邹双的确是曾经想着要找一个人冒充叶盟主的儿子,扶他登上武道盟主的位置,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是,后来看到了叶先生,觉得你无论是模样还是气质都跟叶盟主有一定的相似,所以,就找你来冒充,对吗。”

        微微一愣,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陈长老可以在寒霜宗派一枝独秀了,连一向自大的柳明立最后都栽在陈长老的手里,陈长老果然是智慧过人,佩服,佩服啊。”叶谦的心里的确有些暗暗的心惊,陈旭柏的这些推测无疑都是正确的,他能通过这点事情推敲出这么多,的确是有点本事。

        叶谦的回答很是模棱两可,你可以认为他是同意了陈旭柏的话,也可以认为他是否认了陈旭柏的话,反正就是避重就轻,不给予正面的回答,让陈旭柏爱怎么想就去怎么想,难道要叶谦傻乎乎的把自己真实的身份说出来啊。

        “邹双前两天来找过我,想必你应该知道吧。”陈旭柏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叶谦说道:“邹校长跟我说过一点,可是具体是什么我不是很清楚。”接着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会是邹校长来游说陈长老,希望陈长老可以支持我登上武道的盟主之位吧。”

        “你真不知道。”陈旭柏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说道。

        “瞧陈长老这话说的,我自然是真的不知道了,如果知道,我又何必在这里假装呢。”叶谦说道,“邹校长只是跟我说,他已经跟你谈好了,说我可以放心的送玉霜回来,你们不会为难玉霜的,再具体的就没有说了,陈长老,其实吧,我这样想过,我只想跟玉霜能够在一起,过我们自己想要的生活,其他的都不重要,什么武道的盟主,什么寒霜宗派的宗主,我们都不在乎。”

        微微一愣,呵呵的笑了笑,陈旭柏说道:“叶先生还真是个多情种子啊,你可知道武道的盟主是多少人窥觑的,那可是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啊,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让一切灰飞烟灭,你不羡慕。”

        “说实话,身为男人,对权利都会有着一丝的**。”叶谦说道,“不过,我也知道凡事都需要量力而为,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很明白,别说现在五大宗派的人都不支持我登上武道的盟主之位,就算我真的坐上了武道的盟主,他们也不会听我的,况且,我背后还有一个邹校长,不是吗。”

        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转,陈旭柏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笑容,说道:“年轻人能把事情看的这么透彻我很佩服,以我对邹双的了解,他扶植你登上武道盟主的位置完全只是为了控制你,让他成为幕后的操控者,他是一个私欲很强的人,当年叶盟主对他那么好,可是他呢,还不是趁着叶盟主跟付十三比武受伤之后,趁机对他下手,如果不然,叶盟主怎么会英年早逝呢,而他沉寂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他真的是隐退了呢,没想到原来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窥觑这武道盟主的位置啊。”